自述被老外干到高潮 总裁嗯啊别舔那里 好爽

没有退路了。

面对逼近的僵尸和魇魔,赤一个纵越飞身上前,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猩红的煞气涌出体外,苍茫古朴的气势冲天而起,一时间天地失色,众人纷纷生出想要委身下拜之念来。

陆飞天和将蛇脚步顿了顿,均是皱起了眉头,奋力抵抗这股卑躬屈膝的冲动,唯有玹羽平静地看着赤,瞳孔深处闪过一丝了然。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战争,还没有结束!”手持混杂着血光的夜寒梭,赤咆哮一声,向玹羽直扑而去!

明明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众人的神情却在刹那间变了!

恍惚间,他们只觉自己变成了疆场上的将士,咚咚的战鼓在耳边轰鸣,连他们的热血也一同沸腾起来,呐喊着跟着王冲入敌阵!

方才还一蹶不振的士气陡然高涨,法术法宝像暴雨一样倾泻而下!

面对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玹羽三人也被逼后退,但不一会儿,因为莫名澎湃的狂热而提升的士气迅速降低,和尚、修士们的攻击变得孱弱起来。

“鼓舞士气的法术吗?可惜只是昙花一现,现在轮到我们了。”玹羽张开双臂,背后陡然腾起火焰汇成的巨浪!

好灼热!

赤眼角一跳,这股热量和她在愈疗院修士丹田中遇到的火焰一模一样!

这个玹羽绝不是简单货色!同样,这片火海也……

“快退后!”赤大声疾呼着抽身而退。

话音未落,火浪已经从天空压下!

若是被这片火海压住,还有人能生还吗?

可怕的想法涌现在心头,赤来不及权衡利弊,只身腾空而起,冰晶寒火从夜寒梭剑尖飘出。

寒武冰封!

此时的赤已经没有精力去思索寒武冰封给自身和队伍造成的影响,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挡住这片火海!

火焰绽放,寒冰凝结,空中陡然出现冰火两重天的奇景,那一瞬间,赤突然感到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可感慨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刻,冰雪消融,灼热的火遮天蔽日,仿佛要将他们点燃!

不行,实力差距太大了,完全挡不住!

赤还是第一次面对让她完全看不见战胜希望的敌人,神情愈加落寞。

这就叫做穷途末路吗?

“都说了不要露出这种表情,王怎么能轻易低头?”

霎时间,一片紫雷浮上天空装上火浪,雷电与火焰在空中拼命厮打,爆炸连天!

赫连晨曦,是她!

可是,还不够!

火焰最终将雷电扫清,余势仍旧将所有人罩在其中。

就在此时,一层七彩的护罩阻挡在前,温和而倔强地抵抗着火焰的灼烧。

是戴晴!

“竟然能挡住,看来她们比我想象得还要强啊。”玹羽观赏着人们的奋战。

“快杀了她们啊!”将蛇对玹羽戏耍的态度极其不满,但想起镰却被其轻易玩弄的场景,却又只能压住恼怒提醒道。

玹羽慢条斯理地说:“在下操控火浪已经尽了全力,腾不出手来。”

这混蛋,打的什么算盘?

将蛇绝不相信玹羽尽了全力,但却敢怒不敢言,只能冷哼一声,化作一道黑影扑将上去:“那我就不客气了!”

一分为三,将蛇化身三条巨蟒,绕过赤赫戴三人,向那群重新沉浸在悲痛中的和尚扑去。

陆飞天也悄然瞥了一眼玹羽,一言不发地攻向在火焰下挣扎的人群。

上有绝命的烈焰,左右是凶猛的僵尸和魇魔,赤等人节节败退。

突然,空中的火焰消失无痕,众人正在纳闷,却见一只快若闪电的手从陆飞天身侧探出,直插赤的胸膛!

众所周知,赤除了头部浑身都被骨甲所覆盖,其硬度远超五阶法宝,连陆飞天的戾气爪也无法在其上留下一丝伤痕,这只看上去温和的手能做什么?失误?

然而当赤看见这只手,脑中却闪出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她来不及施展法术,只来得及将手臂向上一台,正巧架在那只手的手腕上。

交锋只是一瞬间,赤脸色剧变,向后猛跳。

硬碰硬,赤竟然逃了?

众人不解,然而当她们看到赤的左手后,脸色顿时变得和死灰没什么两样。

坚硬的,无敌的骨甲,融化了。

赤左臂外侧出现了五道嵌入的指印,虽然还没有将骨甲融穿,但只凭一瞬间的接触就造成了如此可怕的后果也足以令人心惊了。

赤的侧脸有冷汗划过:“是‘灼’?”

“艳王何必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盯着在下?”玹羽神秘地笑着,“艳王能用‘罡’和‘煞’,就不许在下藏‘灼’了?”

赤捂着手臂,心中微凉,连她最大的依仗——骨甲都吃瘪了,她与玹羽之间的修为差距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弥补,如此一来,无论是攻击还是防守,她们都处于了绝对劣势,这一场战斗还有任何胜算吗?

然而战斗是不会随着赤心凉而冷却下来的,玹羽三人越斗越勇,形势一边倒。

赤与赫连晨曦、戴晴、镰却不断交换位置寻求着突破点,但却始终未果,众修士和尚在后方全力支援,终究还是抵不过强势的敌人。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战术都是徒劳的。

赤等人节节败退,如今谁都看得出来玹羽从头到尾都没有拿出过真本事,它只是在玩而已,赤也好,化神修士也好,魇魔也好,在它眼中都全部得什么。

差距竟然如此巨大,绝望的情绪再次在队伍中弥漫,屠杀在沉默中进行。

“艳王大人,在下有一个提议,”就在这时,玹羽淡然的声音再次响起,他放缓了攻击速度,对赤说道,“艳王大人天赋异禀,和我等实际并无仇怨,甚至可以说,你我的立场是一样的,我们为何不能携手共进?”

“立场一样?我和你们?”赤眯起眼睛。

“没错,艳王大人的敌人是四圣会,和我等目标一致,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何必争个你死我活让四圣会渔翁得利?”玹羽循循善诱。

赤哑然失笑。

玹羽真是抬举她啊,什么“你死我活”,只要没瞎都看得出来自己绝不是它的对手!

见赤不以为然,玹羽也不生气,目光掠过赫连晨曦和龙茗铮:“艳王大人是怎样的人,四圣会中极少有人愿意去了解,他们固步自封,只会打压不同于自己的意见,即便有极个别对艳王大人并无偏见的人存在,也因为守旧势力太过庞大,完全无法发声。被这样四圣会统治的修真界不会有未来,若是想一展拳脚,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合起来推翻四圣会!妥协的结果只有灭亡!想想您的前代吧,艳王大人!”

前辈……

赤胸中,悲哀与愤恨来回震荡。

深吸一口气,赤盯着玹羽的眼睛:“说吧,你想我怎么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