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深了拔不出来了 办公室被轮流

“啊!”

清晨百鸟争鸣,一声声鸟叫传出,伴随着鸟叫声传来,一道消瘦的身影,在从兽皮之上坐起身来的时候,就忍不住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呼!

一个懒腰伸出,略显活动一下身子骨,随之身躯一动,这位黑衫少年,就已经从兽皮之上站起了身来。

唰!

身躯刚刚站起凌厉的双目扫过四周,在发现少了行神药的踪影之后,少年嘴巴一动,紧跟着就对着身旁的行金鼠问道:“行老呢?”

“出去解决一些麻烦,想来快回来了!”

嘴中淡淡的回答,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行金鼠心中也莫名其妙的很,行神药那老东西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对付那数道人影,也不见得是多么难的事情。

可是这个老家伙出去到现在,都已经两三个时辰的时间了,竟然还没回来,这件事情行金鼠想想,就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呵呵!今天太阳没从西边出来吧!好端端的怎么就问起了我来!”

心中想着,就在行金鼠纳闷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陡然传出,伴随着声音传来,紧跟着一道人影,突兀的就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身前。

“你这老东西!”

只听这话,贾五嘴巴撇了撇,随后双目也看了行神药两眼,紧跟着嘴中又冒出一句来:“看来你出去是找吃的了吧!正好我也饿了!这次不会又是野果什么的吧!”

山中什么都不缺,尤其是山中的野果,更是多的要命,平日里这些东西,也只有一些身居在山中的行人之类才会采摘当做食物。

嘴上问着,贾五双眼饶有深意的看着行神药,似乎想要看着这老东西出丑。

“你这混小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能让你老是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要是因为那些东西没营养,导致你发育不良,将来你还不得埋怨死我,来!今早给你改善一下伙食,补充补充营养!”

嘴上笑将出声,贾五想看自己出丑,行神药那老东西怎会如了贾五的意,好在自己昨晚没有白出去一趟,收获大大的有。

“给!”

本来还想看行神药这老家伙出丑,贾五却没想到行神药这老东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双眼怪异的望着他,还不等贾五说话,行神药嘴巴一动,随后手骨一扬,就将一个包裹对着贾五丢了过去。

“什么?”

嘴中问着,贾五手掌伸出,随后将包裹接住,而后站在原地,似是等着行神药的回答。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只是面对着贾五询问,行神药嘴上一笑,却避而不提。

“这老东西!今天还真是古怪!”

心中嘟囔着,不在理会行神药,贾五手掌一动,随后就将自己手中的包裹打开。

“干肉!”

只看包裹里面的东西,贾五嘴中就脱而出。随后贾五手掌伸出,就对着包裹之内的干肉抓了过去。

“干!干肉!”

唰!

嘴中口水不断的流淌而出,只听干肉两个字,行金鼠的身子,腾的一下就从兽皮之上蹦了起来。

唰!

身躯站起,口水已经成河,哗哗的对着地面流淌而去,一双鼠眼,泛着丝丝精光,行金鼠双目在将行神药锁定的同时,长舌就添了添自己口中流出的口水,随后就迫不及待的对着行神药道:“老东西!我的呢!我的呢!”

都好几顿没有吃过肉了,一向嘴馋的行金鼠,又怎会放着这么的好食物,让贾五这个臭小子一人独享!。

“瞧你的熊样,若是族内那些兄弟看到了,不笑掉大牙才怪!”

嘴上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行神药的目光,也狠狠的瞪了行金鼠一眼,随后手掌一挥,紧跟着又将自己手中的另一个包裹,直接丢给了行金鼠。

“呵呵!我就知道你这老家伙不会忘记我的!”

眼见着还有自己那份,行金鼠嘴上笑着,随后一句话,就将一定大帽子扣到了行神药的头上。

“真拿你没办法,不过吃归吃,少说废话!若不然,以后有什么好东西!也没你这臭老鼠的份!”

双目望着行金鼠那副臭样子,行神药嘴上又对着行金鼠补充了一句。

嗤!

好吃的都已经到手了,行金鼠哪里还会听行神药这些废话,前肢放在包裹上面,随后锋利的前爪在将包裹打开的同时,行金鼠的鼻子就狠狠的嗅了两口。

“真香!”

只闻干肉本身的那种香味,行金鼠嘴中的口水就忍不住流的更急。嘴中说着,下一刹那,行金鼠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嘴馋的习惯,嘴巴张开,就已经快速的吞噬着自己面前的干肉。

“这臭老鼠!也不怕自己噎着!”

行金鼠这边的情况,贾五看的一清二楚,嘴上笑着,贾五也狼吞虎咽的啃食着自己手中的干肉。

“当真比干果好吃多了!”

一连啃了好一会,贾五这才吃饱。胡乱的抹了两把嘴唇,紧跟着贾五嘴中就说道。

嘴上虽然这样说,不过贾五嘴巴也累的够呛,因为干肉这东西虽然好吃,不过啃起来也够费事的,咀嚼有的是嚼头。除了一些野蛮的人不会觉得有什么之外,像其他的人,只是吃上一次,就不会再想吃第二次。

“嘿嘿!你小子是不是吃饱了!”

而当贾五吃饱的时候,行金鼠身前包裹之内的干肉,早就被行金鼠啃得一干二净,而且连渣渣都不剩,可见这只臭老鼠,究竟嘴馋到了什么地步。

“嗯!”

只看行金鼠双眼之中那种期待的目光,贾五看看行金鼠,而后在顺着行金鼠的目光,看看自己手中剩下的那半个包裹,贾五就已经明白了行金鼠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想吃!”

心中乐的不得了,可是贾五可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一副不解的神色,在对着行金鼠询问的时候,贾五就挥了挥手自己手中的包裹,而后在行金鼠的面前晃了晃!

“嗯!”

眼见着放着干肉的包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嘴上应声的时候,行金鼠的长舌不住的舔着自己的嘴唇。

至于行金鼠的双眼,则是闪烁着一丝丝的精光,而后随着贾五手中的包裹不断的移动着。

“你们两个家伙在做什么?”

唰!

这边的情况行神药看的一清二楚,只看贾五手中的包裹,行神药双眼之中红芒一阵跳跃,随后出声就对着他们问道。

没想到行神药忽然之间,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贾五在望向行神药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了一丝不解。

或许正是因为这丝不解,直接导致贾五手中晃动的包裹停在了行金鼠的身前。

唰!

双眼看的清清楚楚,眼望着这个包裹在自己的面前停下,行金鼠双眼之中精光在大涨的同时,身躯一动,身躯一跃而起的瞬间,直接将贾五手中的包裹撕裂而开。

噗!

噗!噗!

包裹破裂,身在包裹之中的干肉,直接就对着地面落去,而伴随着干肉的掉落,行金鼠的身躯,已经稳稳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嘶喽!

嘴中狠狠的添了一下嘴唇,随后行金鼠张嘴就啃住了自己面前的一块的干肉。

吱吱!

嘴中不断的咀嚼着,只是眨眼的功夫,行金鼠便将自己面前的这块干肉啃得一干二净。这边将这块干肉啃食殆尽,紧跟着行金鼠速度不减,接连又将剩下的两块干肉啃食完毕。

“啊!真是美味!好久都没有吃过这么香的人肉干了!”

长舌不断的舔着自己的嘴唇,行金鼠嘴中就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句。

唰!

说着无心,听着有意,只听行金鼠这话,贾五和行神药二人同时身子一震,瞬间两人便是有着相反的神色的表现出来。

“人!人肉干!”

二人之间的神色变动,行金鼠转瞬看的清清楚楚,眼望着此时二人的都有些阴沉的脸色,行金鼠似是想起了,随后嘴中就结结巴巴的说出声来。

“这!这是人肉干!”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