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videsdesexo孕妇 艳婢桃儿全文免费阅读

“来了。”老头答应一声,扯了扯金科的衣服,“走,干活!”。

几个人一起把货卸了下来,从卡车上又搬下来六箱活的小龙虾。

“嚯,这龙虾怎么这么脏啊。”金科坐在盆边,盯着这些新来的货。

老头走过来瞅了一眼:“这还脏啊?我见过最脏的,就跟泥巴水一样的颜色。”老头摇摇头:“别抱怨这些了,你只是用刷子刷,比起花钱把他们买来吃的可是好多了。”

老头说完蹲下来,用手捡了一只龙虾,翻过来看虾的腹部:“这是典型的野生虾,咱又有得累了。”

第二天,高晓天和温姝又准时出现在陆涛的健身房里,昨天他们跟着王玲的车到了她的小区门口,一晚上就没看到她再出来。在没休息好的情况下,高晓天看见杠铃小胳膊就开始瑟瑟发抖,今天他要做20组扩胸,20组拉背。温姝也愁,她今天要干的是拉筋和下腰。

高晓天咬着牙开始训练胸大肌,没想到刚扩了几下就弄不动了,趁着旁边没人,他偷偷把男子正常水平的重量调整为女子正常水平,这才勉强做完了。

刚放下器械,就听旁边有人说:“小陈,你这重量不对吧?”

高晓天转头看到是指导教练,拿了张毛巾擦了擦胳膊上的汗,嘿嘿一笑:“韦教练,我这也是循序渐进。你也看到了,我这身子骨压根儿就不是练这个的料。”

教练点点头:“的确,有些人的肌肉是先天性成长不足的。”

高晓哭笑不得:“我是说,我不适合做这种运动。”

教练一脸自信:“所有的不适合都是因为方法不对。”

做梦都想拥有一副健壮体魄的高晓天来了兴趣:“你有方法?”

教练朝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跟我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更衣室,教练指着自己那个贴满健身照片的衣橱门:“你看这张,这是我上一年参加健美比赛拿到铜牌的时候,你可以明显看到,我这里的肌肉不够饱满。”

高晓天一头雾水:“教练,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教练从他衣橱里窸窸窣窣的翻出一个小黑包,又从里面掏出了两个黑色的瓶子。

高晓天瞪大眼:“这是什么?”

教练眼睛放光:“增肌药,每天定量服用一次,可以增长你身体上的肌肉,帮你突破瓶颈,你看我现在,Perfect。”

高晓天将信将疑,仔细看瓶子上的英文说明:“这好像是违禁药品啊。”

教练拍着胸脯“放心吧,不在违禁药的名单范围内。那些著名的橄榄球运动员,都用这种药,完全合法。”

高晓天咽了下口水:“这药哪能买到?”

教练再次压低声音:“老板娘那里就有卖,我也是在她那买的。记住,你去买的时候,记得跟她说是我推荐的。”

“早说嘛,有了这东西,就不用天天折腾自己了。”高晓天拿着瓶子喜形于色,一副马上就掏钱要买的样子。

教练犹豫了几秒,说:“肉还是要练的,这是基础。药只是让肌肉增长,保证你能事半功倍。”

高晓天颇为满意:“管它呢,能偷懒一点是一点。我这就去看看老板娘那里有没有卖的。”

走出更衣室,高晓天立刻往温姝的瑜伽教室走去。自从王玲又开始授课后,来学的人不少。刚到门口,高晓天就听见温姝的惨叫声,他心里一惊,一个箭步冲过去把门拉开,巨大的声响让正在进行的瑜伽课被打断,原本放着悠扬音乐闭目养神的学员齐刷刷的看着高晓天。

“对……对不起!”高晓天对着一屋子人尬笑。

温姝揉着被拉得全身酸痛的腿,颤颤巍巍站起来:“不好意思,那是我弟,打扰大家了。”她说完,从角落里站起来,一瘸一拐的拉着高晓天走出去。

来到走廊上,温姝急急问说: “怎么了,金科来消息了?”

高晓天怪不好意思的:“没有,我本来想过来跟你说件事,到门口听到你的惨叫声就冲来了。”

温姝也一脸尴尬:“我脚底板刚才抽筋了,你要跟我说什么?”

高晓天看了眼四周,压低声音,把刚才教练跟他说的那个增肌药告诉温姝,最后一脸崇拜说:“姐,看来你说的没错,这个王玲,的确有问题。”

温姝沉默了几秒:“你先给老金打个电话。”

“好。”高晓天拿出手机拨过去,对方提示已经关机。

高晓天一脸担忧:“姐,金哥一直联系不上,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要不我们现在过去吧。”

温姝双手用力绞在一起,她比谁都担心,但她又比谁都相信金科的能力。她咬着牙摇摇头:“再等等,今晚还没消息我们就过去。”

而此时的金科因为一直在厨房忙活,根本没时间回去充电,手机没电自动关机了,他只能临时在厨房关机充电。

“李逵”不在,金科站在锅台边上,拿着长勺在锅中不停搅拌,锅里全是虾仁。他学着“李逵”的样子,把各种辛香料全部加在锅里,直到已经完全闻不出死虾变质的臭味。

“这人吃了真没问题?”金科一边搅和一边问老头。

老头摇头:“不知道,反正我是不吃,老板敢卖,有人敢买,咱们就干活拿钱就行。”

正说着话,楼道口一声刹车,一辆小车停在楼前。

门口放哨的小工急忙跑了回来:“大家都麻利点,大老板来了。”原本就轰隆隆的厨房,因为这一句话变得更加吵闹起来。

金科没停下手上的活,问老头说:“大老板是谁啊?”

老头低头干活:“一会你就看到了。”

金科边搅拌边时不时地斜眼往外面看。孙老板和“李逵”打开车门后,一脸谄媚的站在外面,一个男人从车后座出来,金科这次看的真切,他就是失踪的林明。

“果然是你。”金科心里叨念着,把头又压低了些,避免打草惊蛇。

林明带着人直接进了另一间一直上锁的房间,金科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什么也没听到。

“这大老板来这里做什么啊?”金科小声问老头。

“来算账吧?”老头摇摇头,说得并不确定。

金科看了眼四周都在忙着干活的帮工,他装作要上厕所,把手里的勺子交给了老头,偷偷拔下充电的手机,快步走到门口。

金科边观察四周边开机,目光停留在了门口的汽车上。他想拍下这辆车和车牌,但车里的司机还在,正开着顶灯低头找着什么东西。

金科刚想偷偷摁快门,身后忽然听到一声喝:“新来的,让开!”金科赶紧把手机装到口袋里,一回头,看到两个帮厨正准备把虾壳扔掉。

两个人费力的抬着桶,金科闪身的同时把手伸进口袋里,打开手机的录像,又将手机往上提了提,卡在口袋边缘,漏出摄像头的位置。然后才跟那两人说:“我也来搭把手。”

两人看了他一眼:“算你还有点眼色,屋里还有,我们回去拿,你先把这些拿去倒。”

金科也不气,乖乖接过垃圾桶。慢慢朝车旁边走去。一路上,金科能感觉到车里的人一直在看着他。金科绕过车子,目不转睛的拖着垃圾桶朝后面一排茂密的花圃和杂草垃圾堆走去。

倾倒垃圾的时候,金科检查了拍摄的视频,发现走动的时候手机下滑,大部分拍的都是他裤兜里的黑影,好在回程还有一次机会,他在垃圾堆旁把手机认真的别好,又拖着空垃圾桶从车的正后方慢慢靠近上去。

就在金科顺着楼体侧面的茂密花圃慢慢靠近汽车时,车门忽然打开,司机走了出来,毕恭毕敬的站在车边。

“把后门开了。”孙老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金科一闪身,躲到了旁边的楼体侧面。

孙老板后面跟着林明和“李逵”,几人陆续从房里走了出来。机不可失,金科立刻掏出手机开始录像。

“小心头。”孙老板用手护住车顶边,让林明坐进车里,十足的马屁精形象。

就在“李逵”坐上副驾驶时,金科的电话忽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上面显示温姝的号码。此时的金科懊恼得只想骂娘,他怎么就忘了他的手机关机重启后,之前设置的静音会自动变成正常铃声?

金科迅速摁了电话,又将手机静音,手机这才没了动静。

车门还没关,刚才隐约的铃声让“李逵”半个身子探在外面,向四周看了看。

“关门,别看了,是我的手机响。”孙老板拿着自己的手机接起来。

车子开动后,躲在一侧的金科这才松了一口气。

那头的温姝拿着电话喃喃说:“他摁掉了,肯定是不方便接听,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坏事。”

高晓天着急问:“那我们现在要不要去看看?”

天色已晚,温姝沉默了几秒:“行,过去看看情况。”

两人开着车快到小区时,一个陌生号码打到了温姝的手机上。温姝看了高晓天一眼,接起来:“哪位?”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