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字头有什么字 木马调教小说

第一章一见倾心

天气晴朗,初吻一般惬意。

蓝海心走下了蓝色的轿车,这是她三十年来,第一次开着车,来到她几乎每周都要来的大海边。

海边,人很多。到海边游览的人们脱去了平日里厚重的伪装,仅以最纤巧的泳装遮羞,各自在海边嬉耍。

蓝海心穿着一袭天蓝色的礼服,这是她为自己今天买了新车而特意购买的礼服,法国进口的,这是她最昂贵的衣服。

刚一下车,海滩上,就传来一声尖叫,紧接着,是一大片的尖叫。蓝海心起初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很快她就知道了,是无数的目光,聚焦到了她的身上,蔚蓝天空下,湛蓝大海边,幽蓝轿车旁,一位身着宝石蓝礼服的美女款款走来,怎能不引起一阵骚动。

蓝海心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似乎早已经厌倦了这些炽热的目光,继续向海边走去。她并不是来玩水的,她从来不玩水,她只是来看海,就像看望一位老朋友一样。

每次,她都只去一个地方,那就是被称为“恒石岛”的小岛上去。因为在那里,有一个故事,一个关于她母亲的故事。这个故事,海天市上了年纪的人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是二十五年前的一个冬天,蓝海心的父亲蓝天雄因为与女秘书通奸,背叛了她的母亲苏毓嫊,苏毓嫊得知后,把那个女秘书约到了海边,想好好谈一谈。正在她们详谈的时候,蓝天雄来了,他向苏毓嫊承认了错误,但是却不肯放弃与女秘书的感情。之后,是三人激烈的争辩,最后,三人都没有回来。据当时在海边捕鱼的渔民说,三人是手牵手一起跳进了蓝色的大海中的。关于他们的恋情,后来有了许多的传说,虽然众说纷纭,但大家有一个共识,就是感动。

父母双亡之后,年仅五岁的蓝海心就和奶奶去了乡下。父母的爱情悲剧,深深地触动了她幼小的心灵。奶奶说,父母当初,是非常恩爱的,他们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结婚后也是如胶似漆,相敬如宾。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自那以后,年幼的蓝海心就在心中立誓,一定要成为一名神医,能够发明一种神药,能让相爱的两个人永远相亲相爱地生活在一起,没有欺骗,没有猜忌,没有背叛,就如童话里的神仙眷侣一样。为此,她读书非常用功,年仅25岁,就成了美国某著名大学最年轻的医学博士。

如今,她已经是海天市制药厂的一名药剂师,已经研制了二十余种享有国内国际专利的药品,是海天市家喻户晓的精英人物,可以说是名利双收的杰出青年了。

可是,三十岁的她,虽然美貌与智慧令万千人艳羡,却仍然独身一人。很多名流主动上门示好,愿结秦晋之好,可总是被她以心有所属为由,婉言谢绝。其实,只有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害怕自己重蹈父母的覆辙,成为爱情悲剧的主角。不然,青春的少年,谁个不怀春呢?

坐在租来的小艇上,温婉的海风轻轻吹拂着她的长发,茫茫蓝海,此时因了这一袭长发,才终于有了中心,仿佛是海上的灯塔,游人们都还在注目着。

“小姐,你看看那些游客,还在欣赏你呢。”艇主笑着说,“我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呢。”

蓝海心一笑而过,“他们是在看海。”

蓝海心这么说了,艇主也就随口“是是是”附和,同时也专心了很多,把精力集中到掌舵上。

忽然,蓝海心叫了一声“停”。艇主不解地说“还没有到呢。”

蓝海心说:“听,好像有人在岛上。”

两人同时倾耳,果然,恒石岛那边,传来了一个非常磁性的男中音,似乎在朗诵诗歌。起初,声音很低沉,非常幽怨。“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元素!你碧蓝的波浪在我面前,最后一次地翻腾起伏,你的高傲的美闪闪耀眼。像是友人的哀伤的怨诉,像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召唤,你忧郁的喧响,你的急呼,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那声音顿了一顿,似乎在深情地看着大海,叹息一声后,继续颂道:“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彷徨,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那低沉的音调,深渊之声,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打鱼人的温顺的风帆,全凭着你的意旨保护,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就会沉没多少渔船。”

这一次,他的声音舒畅了许多,像是在津津有味地回味甜蜜的往事。但是,突然间而来的一阵海风,掀起一个海浪拍在海岩上,朗诵者的情绪,也有如晴天来的一个霹雳般,陡然海啸般爆发,声音也渐渐地哀怨而至于歇斯底里。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我满怀欣喜向你祝福: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穿越你的波峰浪谷!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为那强烈的激情所迷惑,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朗诵者似乎已经热泪潸然,声音喑哑而低沉。

接下来,是长久的沉默。

“这人声音还真不错,挺好听的,不过我还是喜欢赵忠祥那样的男中音,他这声音嘛,去做歌星才好听。”艇主终于厌烦了,“小姐,我送你过去吧,你去和他切磋一下,看来你喜欢这个。瞧你这气质,就是一个诗人,比那些古装片里面的大家闺秀还靓丽,又比那些靓丽的女明星要端庄高贵,我活了五十年还从来见到你这样美的人呢。”

马达的轰鸣声,掩过了朗诵者的抒情,他们又出发了。不过两分钟,他们就在恒石岛登陆了。艇主递给她一张名片,“小姐,你要回去就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蓝海心道谢后,艇主又忙着回去招揽生意了。

“大海呵,世界一片虚空,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处?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哪儿有幸福,哪儿就有人占有,不是教皇,就是暴君。”朗诵者激昂而愤怒的声音还在继续,“再见吧,大海!你的雄伟壮丽,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我将久久地久久地聆听。你的形象充满了我的心坎,向着丛林和静谧的蛮荒,我将带走你的岩石。你的港湾,你的声浪,你的水影波光。”

声音终了,朗诵者默然地跪倒在地上。蓝海心此时距离他,只有十步之遥,朗诵者是个年轻人,虽然跪着,但仍掩饰不住他的魁伟挺拔。蓝海心从侧面看去,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秀美的下颌,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沧桑,却写满了坚毅。

蓝海心看着还沉浸诗意里的朗诵者,心中一热,双手却不自觉的鼓起掌来。“真好!”

朗诵者像被惊吓了一般猛然回过头来,噙满泪水的双眼突然一亮,显然被眼前这个大美人震慑住了。

“先生真是天才,诗歌写得好,朗诵更是声情并茂,我都陶醉了。”

朗诵者眼里闪过一丝不安,随即站了起来,“哪里哪里,献丑了。小姐才是卓尔不凡,蕙质兰心呢。”

“叫我蓝海心就行了。”蓝海心伸出玉手,向他走过去说道,“幸会。”

“我叫覃明,西早覃,日月明。”覃明礼貌地和她握了手。

不知道为什么,两手相握的瞬间,蓝海心娇躯一颤,浑身像触电一般,心儿小鹿乱撞,竟忘了把覃明的手放开。

“蓝小姐……”

“喔,对不起。”蓝海心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手松开。“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不过,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覃明当然不知道,蓝海心说的,是她的父亲蓝天雄,“覃先生和他有着同样伟岸的身形,同样动人的声音……”说着说着,蓝海心陷入了童年的回忆,目光却直直地看着覃明,眼睛一眨不眨。

覃明被看得不知道该看哪那里才好,只好侧身看着微风中波澜起伏的大海。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他才回过头来,但却与蓝海心那痴然的目光再次相对,蓝海心的眼里闪着泪光,似乎还在回忆里挣扎,没有回过神来。

覃明看得心都碎了,虽然不知道她在想着谁,但是,那盈盈泪眼,却让他起了怜惜之意。“蓝小姐,你没事吧?”

蓝海心脸上,两条清泉喷涌而出,嘴角却洋溢着微笑,心中滋味,不知为何。

“抱抱我好吗?”蓝海心凄然道。

覃明显然被这突然的请求弄得一时不知所措,“这……”

但看到蓝海心那被泪水淹没了的俊脸和凄楚的目光,他轻轻地用修长的右臂拥住她的半个身子。

蓝海心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紧紧搂着他的肩膀,失声痛哭起了。

覃明拥着她,左手轻轻拍着她的香肩,轻声说着“不哭,不哭……”

良久,蓝海心才从他的抚慰中清醒过来。“对不起,我太失态了。”

覃明微微一笑,“没什么,每个人都有情不自禁,陷入茫然的时候。人在最脆弱的时候,难免会难以自制。不过,千万不要活在回忆和痛苦的阴影里不能自拔,生活总是美好的。我再给你朗诵一首诗吧,也许你听了,心里会好过一些。”

“嗯。”

覃明看着她的眼睛,轻声朗诵道:“如果生活将你欺骗,不必忧伤,不必悲忿!懊丧的日子你要容忍;请相信,欢乐的时刻会来临。心灵总是憧憬着未来,现实总让人感到枯燥:一切转眼即逝,成为过去;而过去的一切,都会显得美妙。”

蓝海心的嘴角浮起了笑意,“你真是一个天才,和你在一起,恐怕没有人会伤心难过的,因为你就是一部诗集,总给人诗意的感受。”

“惭愧……”

“不知道为什么,和你总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前生就已经相逢似的。”蓝海心眼神迷醉地看着覃明,“这难道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吗?”

覃明微微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蓝海心再一次扑入他的怀里,紧紧地搂着她,“我爱你。”

覃明不知所措,本能地想把她推开。

“不要推开我,不要。从前,我不知道爱情是什么,也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从来没有对人说过我爱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去爱一个人。今天,见到你,我才知道,爱情原来就是波澜不惊的大海上突然掀起的巨浪,似乎根本就没有缘由。或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我爱你,虽然我们只是初见,你我互不知道对方的过去,更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但是,我只希望此刻可以永恒。亲爱的,抱紧我,让我融化在你的身体里,也让我在你的胸怀里融化。我爱你,我爱你……”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覃明的眼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喜悦,“让我无以是从。”

“或许这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是突然,也是必然。”蓝海心陶醉在覃明紧密的拥抱里,“从此刻起,爱将你我相连,我们就像两种毫不相干的植物,经过爱情的化学反应成为良药,互相依附,互相滋养,但愿我们能够天长地就地生活在一起!”

覃明一语不发,只把她搂得更紧了。

蓝海心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为什么初次相见,她就那么热烈地爱上了覃明呢?对他信誓旦旦,对他依依不舍,似乎要把整个人整颗心都交给他,这个似乎还没有认识的陌生的男人。可是,她的脑海里,没有任何答案,有的,只是一种渴望,渴望这样紧紧相拥的状态,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能够永远不再分离。

三十岁了,二十五年来对爱的渴望,终于在此刻,被她深深地、紧紧地拥抱在怀里。那种幸福的感觉,让她再次热泪满面。

很久之后,她们终于分开身来。伫立在海浪微涌的海岛上,看着瓦蓝的天空,湛蓝的大海,蓝海心不知何故,脸上涌出一种淡淡的忧伤。或许这个小岛,让她太多不知今夕何夕,悲喜难测的感想吧。父母的三角殉情之处,竟是自己获得爱情之所,真的是令人百感交集。

渐渐的,天色已晚。湿润清凉的海风徐徐吹拂而来,蓝海心娇躯微颤,不自觉的双手交臂,抱着自己。

覃明脱下西装,给她披上,轻轻从背后搂住她。“我给你朗诵一首即兴为你创作的诗《海边的爱人》吧。”

蓝海心甜然一笑,把头埋进他的怀里,一副幸福聆听的小鸟依人模样。

“夕阳用它微弱的光芒将你包裹。

沉思中的你,面色苍白,背对着

晚霞那衰老的螺旋

围绕着你不停地旋转。

“我的女友,默默无语,

孤零零地与这无助时刻独处

心里充盈着火一般的生气,

纯粹继承着已破碎的白日。

“一束光芒从太阳落至你蓝色的衣裳。

一条条巨大的根茎在夜间

突然从你心田里生长,

隐藏在你心中的事返回外面。

因此一个苍白的蓝色民族

一降生就从你身上获取营养。

“啊,你这伟大、丰盈,有魅力的女奴

从那黑色与金黄的交替循环里,

挺拔屹立,完成了生命的创造

鲜花为之倾倒,可你充满了伤悲。”

吟罢,两人又甜甜地温存了一番。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