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雏妓小说 裴骏叶安宁全文阅读

一颗心除了痛之外不能感受任何的感觉,全身上下血液剧烈的沸腾起来。猛的朝凤仇扑去,今天就算是拼了命他也要杀了凤仇报仇雪恨。

可就是在欧阳晨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10多名男子,将他团团围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慢慢玩吧,我就不奉陪了。”凤仇扛起一旁的欧阳华景,准备离开的同时好像又想到了什么,回头对欧阳晨说道:“你的反应我很满意。”凤仇嘴角划出一道笑容,江落雪应该也快找到这里了吧,接着便和穆小雪一起离开了长廊。

欧阳晨的情绪本来就已经暴涨了,在加上凤仇的刺激,欧阳晨一双眸子已经变成了深红色。这群突然出现的男子就是他的发泄对象。

“咔~咕~咔~”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传来,欧阳晨拧着一个人的脖子用力一扭,接着把他仍向墙角。继而快速的擒住身旁的另一名男子的手臂一拧,接着一个下劈正中男子的脑门,男子重重的倒了下去。

十分钟不到的工夫,这10多名男子瞬间变成了一堆尸体安静的躺在地面。汗水在欧阳晨的额角、流海滑落。胸口也在剧烈起伏着,手上的青筋突兀,眼神清冷的可怕。嘴角的血迹已经干了,身上的衣服也在打斗中变得破损不堪,摸样显得有些狼狈。

“啊!!!”欧阳晨一拳用力的打在墙壁上,血迹从手背上渗出来,瞬间在墙壁上晕染开来,有一股窒息的妖娆。

就算现在追出去,凤仇的身影也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身上的力气在刚刚的战斗中已经完全耗尽,身子背靠着墙角,沿着墙角缓缓的滑下坐在冰冷的地板上。

“爸……”欧阳晨的声音开始变得喑哑,眸中隐隐的有几丝泪光闪动。终于一滴泪珠从欧阳晨的脸颊滑落,他没有哭的撕心裂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好像这滴泪根本不是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的一样。从小母亲就死得早,是他的父亲用所以的父爱填满了空虚的母爱,欧阳晨把欧阳华景视为这辈子最重要的人。

欧阳晨脸颊上划出一道浅痕,爱情家曾说过,男人哭过之后心会变硬。欧阳晨的心原本就已经够冷,再加上这一层的打击,相信就算是花一辈子的时间也不可能走出这段人生中最痛苦的阴霾吧。支起身体,拖着无力的身子走出了酒店。

江落雪一直跟踪凤仇来到壑卟竹酒店门口,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凤仇的身影。直接告诉她凤仇来这里一定是秘密的进行什么勾当,一定要找到他。江落雪在四周都巡视了一遍,最终决定到酒店里面去找找。

来到酒店门口,江落雪隐隐的看到前面有一个人影有点眼熟。因为那个人的样子实在是太落魄了,又低着头,江落雪不敢确定。直到那名男子走到门口,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江落雪这才确定了。又惊又喜,冲到欧阳晨面前高兴的抱住欧阳晨:“真的是你,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

欧阳晨面对着忽如其来的拥抱一怔,下一秒立马将江落雪推得老远:“滚开。”欧阳晨看到江落雪气愤瞬间暴涨,双手用力的捏成拳状,手上的青筋再次突兀。一脸厌恶的盯着江落雪,眸中尽是冷意。

看到欧阳晨这个反应,江落雪一脸不解。目光停留在欧阳晨身上,嘴角有斑斑的血迹,身上的衣服似乎因为打斗变得破损,发型也乱了,额前的流海可能是被汗水浸得湿湿的,被弄到了头顶上。脸上因为气愤,变得惨白。

江落雪也意识到了她可能来晚了一步,刚刚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欧阳晨也不会这个样子。一脸心疼的伸出一只手准备去擦欧阳晨嘴角的血迹:“发生什么事了?”

欧阳晨先是一愣,继而转向一脸苦笑:“江落雪,你把我当傻子吗?你以为装做什么事都不记得了,我就会放过你吗?”说着便用力的抓住江落雪迎来的一只手。

手腕上传来一股剧痛,江落雪眉头一皱。咬住下嘴唇忍住这股痛意,解释道:“我刚刚才从……”

“够了!我不要听。”欧阳晨大声吼道,打断了江落雪的辩解。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江落雪,样子有些恐怖:“从你帮凤仇杀害我爸的那一刻起,我们就是敌人,你走!看在以前你曾经救过我,今天我就放你一马,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欧阳晨用力的甩开江落雪的手,转身就准备离开。多在这里呆一秒,他的心就要多痛一次,这一辈子他都不想再看到这张脸。

欧阳晨的话就犹如一道晴空霹雳,直直的劈向江落雪的脑袋。欧阳伯父死了?而且她还是帮凶,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看到离去的欧阳晨江落雪大脑第一时间做出的反应就是冲过去挡在欧阳的面前:“在别墅里我们不是把心交给了彼此吗?相信我那个帮凤仇的人不是我。”不管怎样她都要拼一拼,这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的爱情,不到最后她绝不放弃。

看到江落雪这个样子,欧阳晨忽然对着天空大笑了几声:“哈哈哈……”眸光冷冷在江落雪身上瞟了一眼:“心?江落雪你搞错了吧!从头到尾我就没有说过我喜欢你,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而已。你让我相信你?可是相信你了我爸就能活过来吗?”他很想相信她,可是他亲眼看到了她和凤仇一起把欧阳华景带了出去,这样要他怎么相信她?

江落雪心揪痛,大声的叫囔着:“你骗人!你是喜欢我的,你是被气昏了头对不对?没关系,我不会在意的,等你知道真相的时候就好了。”江落雪像是在安慰欧阳晨又像是在安慰自己。

“江落雪,我再重复一遍,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欧阳晨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避过江落雪准备离开。他不喜欢她,他多么希望刚刚那句话是真的。不喜欢她心就不会这么痛,不喜欢她就不会他或许早就离开了这个地方,不喜欢她他的父亲或许也不会死,不喜欢她……

毫无预兆的,随着欧阳晨的转身离去,江落雪眼角的泪水从双颊滑落。她不能就这么放弃,这是误会,她一定要解释清楚。直觉告诉她如果欧阳晨就这么走了,他们将错过一辈子。

“晨……”江落雪在身后大声的叫道。

意外的,欧阳晨停住了脚步,并没有回头。冷冷的声音透过耳朵传遍江落雪的每一处神经:“不要叫我晨,你不配。”说完便迈开步子,朝前面走去。

江落雪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光了一般,无力的坐在马路上。她不配。简单的一句话无疑是对江落雪宣判死刑,心痛的像要撕裂一般。她没想到他爱欧阳晨已经爱到了这种地步,无法停止痛苦的蔓延。一只手用力的揪住心脏的位置,她想继续嚎啕大哭,张了张嘴竟然一个音也发不出来。心痛到了极点却没有发现眼泪。

“你看看这个女孩子好可伶啊……”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一个大叔终于忍不住说道。

“可伶什么呀?你没听到那男孩子说她帮着别人害死了他爸爸吗?”一旁一个看了很久热闹的大婶忍不住插嘴。

“这个女孩子心真么这么狠啊……”一个大妈在一旁伸出一只手指责道。

面对四周七嘴八舌的议论,江落雪一句话也听不进去。脑海里不听的回荡着欧阳晨的话。

“江落雪,我再重复一遍,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不要叫我晨,你不配。”

双手撑在地面上,费力的站起来想要离开这个地方。身子刚刚直立,忽然眼前一黑,双脚脱离了地心的引力,身子重重的倒了下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