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好紧抽出粗大 妻子迎合着粗大的肉棒

血海池内一片狂暴!

但此刻在外面观战的人却都焦躁起来。秦锋和任丘原本距离就很远,此刻更是进入到法宝之中,这让他们以肉眼根本看不到!

“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何两个人突然消失了呢?”

“难道说是同归于尽了?”

“瞎扯,宗主乃是元婴的修为,岂会败给一个金丹。我看你是用心不良。”

“不过都已经这么久了,还没有灭掉秦锋,看到这小子真有两下子。”

众人都在议论纷纷,药师门翘首以盼,他们期盼的是干掉秦锋后,如何分配丹神派的资源。相比他们,丹神派的人却看的心惊胆颤,如果一旦宗主落败,他们的结局可想而知。

不过,和这些人相比,那些动用国家力量的却不在乎,毕竟在现代科技的支持下,二人在法宝中的战斗,他们也看的清清楚楚。

方玉站在那里,满脸都是疑惑的神情。

“老祖,任丘为何不还手,而是任凭凌空斩劈下来呢?他虽然是元婴的修为,但也不可能硬抗这灵宝的攻击吧。”

坐在他一侧的,赫然正是端华老祖。他接到方玉的电话就急匆匆地赶了回来。虽然他是支持秦锋的,但如果真让他和任丘战斗,他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迟疑。

毕竟,任丘是元婴,即便只相差一个境界,但却是天壤之别。

端华沉吟道:“生死符文的威力太大,任丘必须全力催动才行。所以,他根本没有能力反击凌空斩。老夫真的没想到,天地宝鼎在秦锋的手中,竟然能够发挥出如此巨大的作用。”

端华也有些后悔,他知道天地宝鼎是宝物,但是以他的能力只能打开第一层而已,至于后面的基本都不用去想了。

更何况,他以为天地宝鼎只是储存灵力的法宝,并没有真正的重视。谁知道这里面内有乾坤。

“老祖,是否可以要回……”

端华摆摆手:“我端华送出去的东西,何曾收回来过。再者,如果秦锋能够战胜任丘,你觉得他还会理睬我的要求吗?”

“这个……他还没有胆量和官队正面抗衡吧。”

“官队,桀桀,他当初杀掉狼人和吕天松的时候,修为还很弱,那时候他尚且不在乎,更何况现在。”

端华摇摇头,这个方玉,就是太看重官队的力量了。的确,官队在某些时候代表了国家的意志,但并不是所有人对官队都服从。

修道界,以实力为尊。

而就在他们谈话的时候,此刻血海池内,凌空斩已经接连劈下了十八剑了。

一时间,任丘的鲜血已经染满了全身,看起来就如同一个血人一般。他的面容极度狰狞,双眼中闪烁的愤怒火焰,几乎要把人给焚烧。

也就是任丘,如果换做别人,不要说硬撑十八剑,就算十剑都撑不住。

“岂有此理,姓秦的,本尊给你拼了,元婴出窍。”

就在这时候,只见任丘一声怒吼,紧接着他的百会穴突然间开窍了,随即一个不过拳头大小的人物从里面飘了出来。

这个小人太小了,但是却通体健全,面容也和任丘一模一样。

这就是他的元婴,以凝聚精气神等精华,通过无上道术,这才修炼出来的元婴。别看元婴很小,但是它的道行却很高。

以任丘现在的修为,他的元婴应该也达到了金丹的修为。

任丘这是疯了,竟然连元婴都释放出来。要知道,一旦元婴受损,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够恢复。这可比修复肉身艰难太多。

轰!

凌空斩没有任何的迟疑,仍然一剑斩了下来。

而那元婴陡然一声长啸,随即一拳轰了过去。顿时间,两股力量在半空中猛烈地撞击在一起,顿时硝烟四起,血池喷发,整个血海池几乎要被翻转过来了。

不愧是元婴,集天地人之灵气,实力真是太强悍了。

凌空斩这全力一击,竟然被它硬生生地阻挡住了。

“停下,不要浪费灵力了!”

秦锋意念一闪,阻拦住了凌空斩的进攻。经过这十八剑的攻击,此刻的任丘力量已经削减了很多,催动生死符文的能力也大大降低。

不过他这样的生死拼斗,不惜以元婴出战。不过效果却是很好,元婴还是能够抗住凌空斩的进攻,至少在一段时间内能够保护住他的肉身。

“就不信你能够支撑住!”

秦锋啐了一口,随即口中念着净化咒。

净化咒的威力无比的强悍,当初血祖就是硬被净化咒净化掉了本心,彻底成为秦锋的奴隶。此刻,对于元婴是否有效,秦锋还真没有测试过。

嗡嗡嗡!

就在秦锋念着净化咒的时候,只见原本漂浮在任丘头顶的元婴,突然间就开始颤抖起来,接着四下里晃动着。

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看起来就如同疯了一般。

“怎么回事?”

任丘吓了一跳,他和元婴是本心相连,不论元婴有任何的情况,他都能够第一时间察觉到。怎么会这样,元婴的心神竟然不稳,而且隐约有种臣服的感觉。

不对,元婴常年待在体内,怎么它的大脑中会有这种意念的存在,一定是姓秦的搞的鬼。

任丘真是心神一凛,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秦锋不但修为高,而且会的道术也太多了。竟然能够连元婴都沾染到。

一连串的净化咒念下来,顿时将元婴弄的到处乱飞,就像时空的飞机一般,根本控制不住。

“凌空斩!”

秦锋的神念一闪,顿时血祖又催动凌空斩劈了下来。

轰!

这一剑是如此地结实,稳稳地劈在了他的头心。任丘的大脑原本就锻造的如同硬铁一般。但此刻,因为要元婴出窍,所以他的百会穴已经打开了。

这一下,整个大脑一下就松垮下来。

一剑斩下,顿时任丘的脑袋几乎要被劈成两半了,看起来极度的恐怖。任丘须发皆张,在这一瞬间,只见他的精气神都在急速的流失起来。

而且,他那原本仙风道骨的面容,也开始衰老起来。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