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抱我到他房间揉我 宝贝含好了不准吐出来

“是吧,她好像就是很喜欢那个男的,你也懂得,陷入爱情的人智商都会掉线。”代瑁小声地感叹。

凤瓷松却不以为然:“切,我才不会呢,为了一个不珍惜自己的男人做出这种牺牲,真是太傻了。”

“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啊。”声线干净悦耳,明明近在耳边,但却又有一种是从远方飘来的感觉,凤瓷松和代瑁都吓了一跳,是一直安静吃饭的妖孽男突然出了声,他嘴角微勾,仿佛又在嗤笑她们。

“你到底什么意思?”凤瓷松不解,自己和代瑁都已经将声音压到最低了,这男又怎么会听见呢?还有他说的不记得了是什么意思?

蓝衣男又是沉默不言,他突然起身,朝凤瓷松走去,凤瓷松终于见到了他的正脸,她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没见过长得这么精致的男人,而他拥有的那双海水般的蓝眸正死死地盯着自己,那锁定了猎物般的目光,让凤瓷松一阵心悸,她刚想开口,却听那人说“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流苏。”语毕,便径直朝门外走去。

凤瓷松听得疑惑,什么流苏,什么鬼?她忙起身准备去追那蓝衣男,不过迟了他几秒,跑到大街上却发现,街上哪还有银发蓝衣的男。凤瓷松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又用力掐了自己一把,疼得“哎呀”一声,代瑁也追了出来,问她是否有寻到那个男,这一切都在告诉她,刚刚发生的都是真的,突然消失的蓝衣男和他莫名其妙的话。

“这......怎么回事啊?”代瑁也还没从刚才的事情反应过来,凤瓷松嘟囔着摇摇头:“兴许是个神经病吧,莫名其妙的。”

凤瓷松又朝男消失的方向望了望,还是那条熟悉的街道,卖鸡翅的小哥还在吆喝着不好吃不要钱,奶茶店门口还是排着长队,好像一切都没有变化,可心里又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心大的两人准备回店里继续吃饭,80一份的大盘鸡可不能浪费。

转身走进大盘鸡店门,却被一道白光晃得眯上了眼睛,再次睁眼时,一切早已不是原来的模样......

前两章可能比较无聊,但都是一些必要的铺垫,会有隐藏细节在里面,大家将就吃点素!!

凤瓷松睁眼的时候,看见的是她二十年来的人生里从未见过的景象。

那是一片笼罩在灰蓝色夜空下灯火通明的十里长街,街道两旁散布着酒肆、小摊,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远处的河道上,飘着一条条精美得画舫,偶有一乌篷穿过其。行人来来往往言笑晏晏人们的热情并未被初秋傍晚的寒意影响。她跌坐在街道的拐角处,仿若一个局外人,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

等等,他们穿的衣服,还有那些雕梁画栋的建筑,好像......好像,只在历史图册和电视上见过。

凤瓷松咽了口唾沫,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清思路,首先,在晕过去前,她是和代瑁一起在小吃街吃大盘鸡的,两人正在聊小月的八卦,突然出现了一个言行奇怪的男,说了一堆她们听不懂的话,然后她追着他出去,再然后......一道白光出现,她就记不起之后的事情了。

“难道我被人拐卖了?下了点迷药被卖到这里当童养媳??”,可是放眼望去,哪里有人和自己在一起啊,且自己行动自如,被拐卖的人不是应该会被绑起来之类吗,对了!代瑁!自己当时是和代瑁在一起的,她会不会也在附近呢,这么想着,凤瓷松赶紧站起来,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那个白白圆圆的身影,“代瑁!”她对着人群大声喊着,现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比找到自己的姐妹更重要,其实她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只能随着人流,喊着代瑁的名字,眼睛像雷达一样在人群四下搜寻,一路上都有人向她投来奇怪的目光,凤瓷松低头看看自己,还穿着吃大盘鸡时那一身体恤加破洞热裤,一双光洁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里,在寒夜的侵袭下起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她被这些人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本是很普通的装束,但对比起他们里三层外三层的打扮,就显得裸露多了。

“小姑娘,你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衣服都破成这样了啊。”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婆婆上前关切地问。

凤瓷松略微尴尬,因为这就是破洞裤啊,心里虽这么想着,可流落异乡人生地不熟的突然被关心她也是挺感动,忙拉着老婆婆:“婆婆,我跟朋友出来玩,遇上坏人了,而我现下又跟我朋友走散了。”

老婆婆听闻脸色大变:“可有伤着?走走走,我带你报官去,最近这一片山贼闹得厉害,已有好几个姑娘被欺负了去。”

报官??

山贼?????

凤瓷松眨眨眼,再看看那老妇人,一脸正经,半点不像是在开玩笑或是作秀。她又瞟了瞟四周,人群往来,摊贩生意兴隆,俨然一副安然平静的古风画作。她再次仔细的环视周围,没有摄像机,也没有录音设备更别提导演演员......

“婆婆,请问这里是哪里啊?还有,现在这是什么时候啊。”心闪过一丝不妙的念头。

“这是帝都无忧城啊,什么时候,这下应该是快到戌时了,姑娘你可是被山贼伤着脑袋了?”

无忧城???戌时????

什么鬼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