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娘欲海生波 快穿之夺爱游戏

“对呀娉婷,聚魂瓶只有一个,你让我们怎么样?保住阿川让清莲师姐死吗?到时候你就又要说我们为什么放弃清莲师姐了。”

“就是,你怪什么怪,这能怪谁啊!”

几个男弟子站出来,大声反驳着娉婷。

见娉婷被你一言我一语怼的不再说话,阿南大声喊道:“我们连怀念阿川都不行了吗?清莲师姐就这么重要吗?是清莲惹的祸,阿川为护她而死,我们说一句都说不得?”

几个弟子被他说的脸色涨红,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清莲一向是被他们高高捧起来的人,可是这次,她确实是做错了。

……

“看来我该离开了。”羽秋说道。

对面两妖微微晃了晃头,表示回应,而且站起来,轻踏大地就打算离开。

“等等……”

两妖回头。羽秋笑着指了指绿壁虎,“小壁虎,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呗,以后有需要找你翻译啊~”她对着绿壁虎说话,眼睛却看向两个冰魇妖族,她知道,绿壁虎归属于冰魇族,想要壁虎是肯定要这两位点头的。

两妖对视一眼,战直接对着壁虎吼了一声,绿壁虎慌忙跑到羽秋这里,“大王,战大王说把我送给你了。”

羽秋低头,轻点了一个绿壁虎的背脊,“那真是太好了,只是,如果我还想培养更多的你族,可以吗?”

绿壁虎又对两冰魇吼叫翻译了一番,战冰魇很快吼了回来,利却好像在沉吟思考。壁虎翻译战说的话:“我的族人都在冰魇族地,是和冰魇一族共生的,只是冰魇不太爱和外族交流,我族便也不太受看重,要是毓毓大王愿意培养我们,那真是太好了!刚刚战大王已经同意了,你想要多少幽绿壁虎,直接来冰魇族接取就是。”

羽秋笑道:“那真是太好了!那就多谢战大王了^O^”利看起来不太愿意的样子,但既然战已经答应了,那冯管它们内部怎么样,先应下再说,嘿嘿。

两冰魇点点头,大步踏出,天地共震,很快它们就消失不见了。

羽秋反而不记得走,老神在在地在原地打坐养神。

过了一会儿,森林上响起一声奇怪的叫声。羽秋抬头望天,只见一只巨大妖爪从天而降,准确地落在羽秋面前。

这就是胡图本体,如房屋大小的妖爪模样。

“大王,我来了。”胡图的小脑袋高兴地摇晃着喊道。

“嗯,很好”羽秋向前走去:“你随我来。”

胡图变小,依言跟着羽秋。羽秋带着胡图,来到刚刚人族妖族小辈大战的地方。

“看看这个地方有没有残余魂魄,不管是完整还是破碎,找到别吃,我都要。”羽秋说道。

“好咧~”胡图答应一声,就发动天赋法术,仔细寻找起来。

羽秋虽然是空灵体,修的灵魂法术,但是在寻找灵魂方面,确实还不如胡图,她只是模糊感应到这个地方应该有个灵魂,却看不清是谁,也不知道是否完整,更加不能把它抓到盛装起来了。

“大王,找到了,一个男人魂魄。”胡图兴奋地跳过来,右上爪的一个指甲微微地勾着,上面挂着一个缥缈的虚影。

“他怎么样?”

“不行了,死的很惨,飘了太久,估计救回来也是个撒子了,大王,他已经废了,不如给我吃了吧。”胡图随意地甩着手指,不经意地说道。

“这个不可以吃。我要养好他,你说要怎么养?”羽秋伸出一只手指,从胡图手中接过那个灵魂,让他站到自己手心。

“这样啊”胡图摸摸脑袋,说道:“若是放灵玉中将养,养个百八十年或许就恢复了,若是喂它吃上次那个金黄色的汁液,或许能缩短个二十年,要是能找到最好将养神魂的养魂木的话,可能一两年就能恢复了”

“养魂木?”羽秋笑道:“你既然说了出来,那一定能找到吧。”

“还是大王知我意,养魂木自然可以找到,养魂木就是魂树妖族的身躯,只是砍下魂树妖族,自然就可以找到了。”

羽秋皱眉不语。

“嘿嘿,知道大王不忍心下手,但是魂树妖族族内还有好多死去魂树的躯干,效果也是一样的呢~~”

羽秋看向胡图,说道:“还有别的方法吗?”

胡图咧嘴:“目前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一个,要么就让他随天地散去吧,反正人总是要死的。”

羽秋摇头:“他不能散,我还有用。”

……

青秀山众人休息够了,正相互扶持着准备下山。

走着走着,却见一人从天而降,拦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毓毓姑娘”阿遥作揖说道。

羽秋手中拿着个小瓷瓶,在手中抛上抛下,“你们就这样走了吗?是否忘了谁呢?”

“忘了谁?”青秀山众人对视一眼,惊疑不定。

“这个人,你们就这样抛弃他吗?”羽秋左手接过瓷瓶,右手在上面挥舞几下,小施法术,瓷瓶里就显出一个蜷缩的身影,仔细看去,正是阿川。

“阿川?!!”娉婷不敢置信地尖叫了一声,跑过来就想来拿这瓷瓶。

羽秋手微转一圈,“小心哦,瓷瓶易碎,打坏了里面的人可就回不来了。”

青秀山众人哗然,他们期待又戒备地看过来,接受到众人期待的小眼神,阿遥上前一步:“毓毓姑娘,怎么才能把阿川还给我们。”

羽秋又将瓷瓶在手指尖滴溜溜旋转起来,惹的众人紧张地看向他,“给你可以啊,只是他魂魄碎裂,怕你们不知道养护,最后导致他魂飞魄散呢!”

“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时一个沙哑的嗓音响起:“毓毓姑娘,请问要怎样养护?”大家看去,却是阿青。

一个男弟子也说道:“对啊,怎么养护魂体啊,清莲也还是魂体状态呢,也要好好养养的。”

说道清莲,娉婷和阿南怒火又起,怒视着那个男弟子,两边瞬间剑拔弩张,他们似乎已经这样吵过好多次了。

“大家不要紧张嘛,这个养魂魄的方法,且让我跟你们说来。”羽秋便将胡图跟她说过的说了,只不过又将严重性夸大了好几倍。

“妖族!”众人对视一眼,沉默不语。

一个男弟子站出来,激动喊道:“让我们打入养魂木族地,砍养魂木,救阿川和清莲师姐,拿养魂木填充宝库!”

他说的激烈,可是尴尬的事,没有一个人回应他,大家都目露颓丧,面带呆滞。

“怎么了你们?”男弟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阿欢,你觉得,我们能打得过魂树妖族,夺得了养魂木吗?”另外一个男弟子走过来,摸了摸阿欢的呆毛。

“打得过啊,阿沉,魂树是植物,不能动的,肯定比刚刚那些怪物好打。”阿欢高兴地说道。

“哎,你太天真了。”阿沉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他人就用很同情的目光看着阿欢,没有接话。

羽秋看到这一幕也忍不住笑了笑,她收回滴溜溜乱转的瓷瓶,“魂木我会去寻,你们只要负责看好这个瓷瓶就好,不要让他破碎了。”

“此言当真?”,“真的吗?”弟子们惊喜地看过来问道,都眼睛亮晶晶地看过来。

“当然是真的,我羽秋一言九鼎。”羽秋把瓷瓶往前一递,阿遥过来,慎重地接过。羽秋又道:“你们都不懂我的苦心啊!”

大家正高兴着,突然听到她这样说,都有些不明其意。羽秋继续说道:“如今妖强我弱,它们持续侵犯我人族,百姓死伤惨重。虽然修真者武力强大,不惧妖族,可百姓何辜?我就是看着这一切,心里不忍,才想促进妖族人族和平发展的啊~”

羽秋说的情真意切,众人都有些受到感染,可是理智尚在,一弟子骂道:“胡说,你促进两族和平就是要我们放弃这泼天仇恨,和那恶毒的妖族虚与委蛇,我们绝对不可能答应!”其他人也清醒过来,纷纷面露愤怒之色。

羽秋苦笑一声:“愤怒的代价往往是人命来填,你们可看着刚才的冰魇妖族,以前可能从未见过吧。它们也从来没上过两族战场。像他们这样的妖族,青秀山还有很多很多。如果继续打斗下去,谁知道会不会把这些隐藏的妖族都招惹出来,到时间即使是我,也双拳难敌四手,恐怕也打不过啊!到时候等待青秀山的,将会是灭门之祸!等待十国的,就是任遭妖族屠.杀啊!!!”

众人闻言,心里如遭大创,他们想到刚刚看到的恐怖妖族,将他们困了将近一天,无论如何都逃脱不了,那天然的战阵,那矫健的躯体,那锋利的爪牙,都昭示着这是无比强大的一只妖族。而人妖大战二十年来,确实没见过这样一支妖族,好像它们一直隐居暗处,不参与世间烦扰一般。

这样的妖族,如果有很多的话,真的还有人族活路吗?众人不禁这样想到,而后都感觉心中一寒。

“哎,我就是预示到这一点,才苦心积虑想要改变这一点啊~~”羽秋摇摇头,声音沉痛地说道。

“怎么改变?”众人不禁问道,心中有些期待。

“妖族躯体强大,但是他们比不上我们的一点,就是没有脑子。我的办法就是,从智商上打压他们,从文化上洗脑他们,从根本上让他们尊崇人族,不伤害人族,这样,才可以保得人族百姓平安,不会再有人们徒增伤亡。”羽秋抬头望天,好像心中装着天下事,为圣人基业,为人们谋福利,为百姓造福祉。

众人被她说的晕晕乎乎的,觉得似乎有些道理,但是又总觉得怪怪的。有个弟子问了出来:“那我们为什么不能打杀他们呢?这样把仇人当朋友,我觉得好难受╯﹏╰”

羽秋赞赏地看向那弟子:“你说的很不错,我们是可以打杀它们,可是之前说了,打不过呀。以前我们人族为什么可以当青秀山霸主,那是因为我们强大的峰主,有各峰门主,可是如今他们都消失了。我们打不过妖兽了,当然要用其他办法。难道为了心中那股郁气,为了报仇雪恨,就要鱼死网破,不能投鼠忌器一下吗?大家要为青秀山的百姓们想想啊!”

这一番慷慨陈词,说的众人都懵了,感觉是对的,但是又不对,但是大家都还没缕清楚,自然就没有来反驳她了。

阿遥心里倒是什么都清楚,可是他什么都不说。现在跟着毓毓姑娘走,可能是对青秀山最好的吧。

羽秋微笑,这一番话,其实并没有看到的这么有效果。不过有了阿川灵魂的铺垫,大家对她有了感激之心,又有了强大妖族的恫吓,可能从本心里就想认同她呢。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想着去寻死的,青秀山其实和妖族一样,是最高层领导开出指针,下面人服从罢了。青秀山众妖是服从虎妖参与侵犯人族大战,青秀山人族,又何尝不是在大长老的组织下防卫呢?

如果没有山头强行命令,不知道有多少胆怯爱命之人,会直接逃跑保命,不管百姓死活呢?

哎,民心啊!

其实羽秋说的话语,也不完全是唬他们的。相反的是,大部分说的都是真的。

一千年前,妖族侵犯人族太甚,最终被人族强者抹平全山。但是已经死亡的人族百姓,最终是活不过来了。而且当时也不知道是谁通知了人族强者,不一定他每次都会赶来。按现在的人妖局势,继续打下去,人族真的落不了好。

而且以全部人族的姓命,去换那人族强者的怒火,换得妖族全灭,真的值得吗?

一定要一起死吗?不能一起活着吗?

更何况,这是最好的结果,更差的却是,羽秋一人难敌全青秀山妖兽。人族被倾囊而出的妖兽抹平,人族强者却没有接受到信息,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未能赶来,人族死也就白死了。

这也是非常可能的。人族啊,目前还是太弱了啊!

一千年前,人族好歹是正常与妖族拼斗。现在却极其的不平等,妖族经过一千年养精蓄锐,已经无比地强大了。人族却经过三百年前倾覆之事,强者死伤殆尽,修真文明断绝,三百年了,还没有更强大的弟子发展起来。。。

这种情况,怎么可能跟妖兽硬拼呢?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