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别动不疼的\在车上被顶得很舒服

(为第一位长老moveingsun加更!)

“有趣。”

神秘人饶有兴趣地打量了墨天微几眼,似乎想撬开她的脑袋看看这里头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他并不知道,对墨天微而言,剑道不仅是她的道,更是她的信仰而信仰从来不容亵渎。

她来到剑阁,便已经做好了陨落的准备,之前的努力是“尽人事”,而不代表她不能接受陨落的下场。

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墨天微很清楚,如果今天她退了一步,那么她的剑道可能就到此为止了。

一个无法弥补的错误,绝对会深深打击她的自信失去了自信的天骄,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永不后悔。”

她低声道,不知道是在回应神秘人,还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

神秘人没有重新回到云端,此时距离最后期限只剩下不到六个时辰,他也懒得跑上跑下况且,他很想看看这个女娃是怎么把自己作死……抑或是获得最终胜利的。

“很久都没有看到这么纯粹的剑修了啊……”他低声感叹,“她不是为了某个人而修炼,只是纯粹因为追求那玄奥的大道,仅此而已。”

他的目光忍不住在剑台边缘那九十八座石碑上掠过这些人,每一个都是他看着陨落或是离开的,或许他们也是一时俊杰,如今有些甚至已经在仙界也闯下赫赫威名,然而……

“他们没有一个如这个女剑修一样,对剑道有着舍生忘死的热情!”

他指了指唯一一座空白的石碑,“你不写点什么?万一陨落了……”

墨天微想了想,将腰上的玉坠摘下,双手递给神秘人,“如果我陨落了,能否请前辈将我的灵兽与寄居在我体内的那个天地灵物送离剑阁?”

神秘人随意地点了点头,伸手在虚空中一抓,将白龙抓了出来,然后塞进玉坠之中,“行吧。”

安排好了“后事”,墨天微正准备抓紧时间思索如何才能实现真正的【万法皆空】,不想又被神秘人叫住了。

对上墨天微疑惑的眼神,神秘人只能又指了指石碑,“真的不写点什么?”

“我没什么好说的。”墨天微笑了,纯净美丽的笑颜之中却藏着一丝深深的冷漠,“我曾来过,我已铭记,其余人……与我何干?”

她不需要留下痕迹以供后人缅怀那与她又有何关系呢?

她从不是为了名传万界流芳千古而修炼的。

神秘人不再多说什么,懒洋洋地摆了摆手,“去吧,望你成功。”

墨天微郑重地点了点头,走到一边坐下,开始入定。

既然之前所想的第二种方法是错误的,那么她能选择的也就只有第一种方法达到【一剑万法】的境界,一剑出而能够与天地之间三千大道共鸣,通过共鸣使万法成空。

不久前的真武仙会上,墨天微曾听风凝剑尊讲道,知道所谓的【一剑万法】其实就是【剑道共鸣】的终极形态而她如今只在剑法共鸣的层次,距离剑道共鸣都不知还有多远,想要在短短六个时辰内进入【一剑万法】之境?

绝无可能。

“或许,还有我未曾想到的第三种办法?”墨天微下意识地想到了在她之前十八个通过神鬼第三考的剑修难道我的天赋会比他们差?

他们能通过,我为何不能!

一定是还有别的路可以走,而我一时半会还没想到!

那么,究竟会是什么呢?

当墨天微陷入深深的思索中时,神秘人一只手轻快地敲着脚下冰冷的石台,一边想着:“年纪太小了,没经历过什么事情,所以眼界太小……真是个笨蛋,连【万法皆空】出自何处都不知道,怎么能找到真正的解决办法?”

“哎,所以说修士还是要热爱学习啊,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孤陋寡闻给坑死了呢!”另一只手支着下颌,他忧愁地想,“就好比我当年……”

剑阁第十层,神鬼碑附近。

“看来是不行了。”李尔拿着一根类似于胡萝卜的灵果吃得汁水横流,一边含糊道,“估计是要陨落了。”

“为啥?”刘骥嚼灵果的动作顿住了,“你怎么知道?”

尹月白早在李尔说“陨落”二字时脸色就变得不太好看了,刘骥的话也正是他想问的。

“很多年前吧,我宗门里有一位天骄就曾经进入过神鬼碑,他天赋很强,连破两关进入到最后一考……”说到这里李尔顿了顿,“然后在第三考失败了。第三考的题目究竟是什么,他并没有与人说起过,只道任何人在神鬼第三考时都只有八十一日时间,过了这个时间还没出来的,那就是陨落了。”

尹月白神色微微一变,今天距离钟鸣六响已过去了八十一日,难道……

“还有点时间呢,说不定还有机会。”墨天微和刘骥有没有关系,他重新吃起灵果来,漫不经心道,“生死关头,才有突破,说不定人家在最后一刻顿悟了呢?这也是常有之事。”

“景纯天赋极佳,如何会陨落于此?”尹月白暗暗安慰自己,“无须担心,他从不会让人失望!”

天已暮,月如初。

日薄西山,晚霞漫天,一层浅浅的橘红染遍这方世界,远处的千峰翠色已然在薄暮中氤氲成了一团浓淡不一的阴影。

墨天微睁开眼,九天剑横放在腿上,她并未站起身,只是静静看着那边遥远的暮色。

她来时与朝霞相伴,而却不能与晚霞同归因为当太阳彻底落入地平线下时,八十一日之期便到了,而她也会为之前的选择付出生命的代价。

准确地说,神秘人给的期限并没有八十一日,而是八十日多六个时辰。

“你还是没能领悟【万法皆空】。”

不知何时,神秘人已经来到她身边,就在一旁坐下,“怎么样,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今天心情好,再给你一次机会。”

“不必。”墨天微叹了口气,“如果过不了这一关,我的剑道也再不能前进,浑浑噩噩地活着,与陨落有何区别?”

她似是想到什么,复又露出一丝微笑,“我很胆小,宁愿作为一个天骄陨落,也不想在日复一日的蹉跎中辜负当年盛名。”

“我……不想那么狼狈。”

神秘人明白她的意思,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热情地给他介绍起陨落之后可以做的事情来。

“你这小娃娃挺有意思的,要是你陨落了,我就勉强出手保住你的神魂吧,虽然剑阁有规定你必须成为剑傀,但我这里的剑傀和外面那些废物可不一样……”

墨天微静静听着,不置可否。

霞光万丈,她忍不住想起许多年前那一次死亡的时候。

那时她感觉悬崖真的很高很高,因为她都已经将那乏善可陈的一生回忆完了,却还等了好一会儿才被摔得粉碎。

这或许也是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已经开始回溯往昔……

入剑宗,悟剑意,拜入师尊门下,受封真传弟子,令灵宝认主,与阴魂同行,斩杀邪灵……

忽然,墨天微一顿,她才刚刚回忆到离开小极乐天回到真定天时的情景,那时她曾与林冉昱一同前往灵机楼,在等待闻思禅师那场机缘的时候还与刘成宣闹出了一场纠纷。

不过重点却不在于此,而在于闻思禅师使用【浮世三生】时,她隐约听见的那些经文,其中有一句“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

墨天微豁然起身,她终于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了!

万法皆空,根本不是她最初以为的、与【一剑破万法】相似的那个意思,她真是从一开始就被前世那些坑爹的小说给误导了啊!

万法皆空,这明明是一句佛偈……

墨天微是真的要吐血了,果然是吃了没文化的亏啊!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这并不是类似于“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脑白金”这样的语病广告,这两句话表达的其实都是同一个意思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和合而产生的,并没有单独、固定、恒常的存在,万法缘起缘灭,即为因果。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剑修的考试要以佛偈为考题,但墨天微不会真的以为这个题目就真的只是佛家那边的理解其中必然掺杂了剑道。

“诸行无常,万法皆空,世间无恒定不变之物,唯有缘起缘灭有点玄乎……”

墨天微毕竟不是个佛门弟子,对这两句话的理解都来自于当日闻思禅师诵经时的“意境”,只能靠着自己的理解方法来摸索,“还是换成马哲的观点吧。”

希望佛门弟子知道我这么理解不会打死我。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处于不断的变化发展之中,不存在永恒不变。而事物的发展又遵循着规律规律就是因果,就是变化之始!”

“为什么他说领悟了【万法皆空】就能破解毁灭剑意?”不知不觉间,墨天微已经从在心中沉思到自言自语,“因为这一剑,应该是空非空之态,有因果故曰‘非空’,因果非恒定故曰‘空’,以之应对世间万法,使万法顺遂我之因果而改变,这就是‘成空’!”

“所以?”神秘人笑了,这个傻子,终于想明白了?

墨天微此时根本就没去想说话的人是谁,顺口就接道:“所以,我根本不需要【一剑万法】那么高深的境界,也不需要多么强大的修为,更不需要像之前一样折腾自己……只需要一点:扰乱因果!”

“扰乱因果?”神秘人有些懵了,因果该怎么扰乱?因果被扰乱后,那还是因果吗?

“对,扰乱因果,这应该是一种因果律武器……呃,我在说什么,这是个仙侠世界。”墨天微突然停住,看了神秘人一眼,不再说话,改成悄悄在心中思考,“假设我遭到任意一种攻击,首先确认结果该攻击于我无效,反推起因,于无限多可能性之中找出能达成这一‘果’的‘因’这个运算量很大啊,不过还好我有鎏玉冠,也许能靠它做到这一点……”

“不过这终究是外物,只要我努力修炼,早晚有一天我的脑子也会变成超级光脑,一切可能性尽在我掌控之中……”

想到这一点,墨天微忽而若有所思,“这……或许正是一种逍遥吧……”

不过,越来越暗的天色提醒了墨天微,她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请前辈随意出剑,我想我已经明白了。”

墨天微停下脚步,朝神秘人深深一礼,同时暂时要回了玉坠,从中取出鎏玉冠戴上。

神秘人虽然很生气墨天微说到一半突然间消音,但奈何确实很想知道墨天微的【万法皆空】是什么样的,于是也没多说什么,骈指便是一剑!

这一剑虽然没有动用飞剑,威力却并不逊色于之前那道毁灭剑意,而且两者可谓截然不同。

然而墨天微却是不慌不忙,但见她双眸之中爆发出一阵光芒,目光似乎穿透时空看见过去与未来,几乎是在那道剑意从神秘人指尖飞出的同时她出剑了一道神秘人之前也见过的剑意,沧海剑意。

“嗯?”

神秘人忽然觉察到不对,他的剑意在飞入沧海剑意的自成世界后,竟然发生了一些改变这改变很是细小,但却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发生,累积起来竟已经到了他无法忽视的地步!

剑意,正在不断地削弱、削弱,直至它终于飞到墨天微身前,已经弱小得不比一缕轻风更重!

短暂的惊讶过后,神秘人若有所思,旋即二话不说又是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一剑。

虽然开头不同,然而结果却是出奇的相似,剑意依旧在飞驰的同时发生了奇怪的变化,越来越弱,根本无法伤害墨天微分毫!

“哈哈……”

神秘人与墨天微对视一眼,忽地仰天长笑数声,忍不住为她喝彩,“你很好,很好!”

“我竟从未想过还能如此……”他笑着摇头,“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一考,你通过了。”

他伸出一指点在墨天微眉心,将她的修为恢复到金丹后期,“期待与你下次相会那时候,便是在仙界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