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拿出来回来我检查 两个父女之间的故事

这时,鑫乙也靠了过来!

他瞥了风图一眼,说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不就是客串樵夫的时候遭遇了冒牌的倚木鬼藤吗?人家千叶公子那样的高手连汤都烹得,咱们就丢不起这个人吗?”

“冒牌的倚木鬼藤?什么东西?”烈焚岩愈发疑惑。

倚木鬼藤这种奇葩魔兽,烈焚岩还真有幸见过,但也只是见过一小截幼生的刺藤而已。更深层次的东西他也不甚清楚。

但冒牌的······话说,这玩意儿也能假冒???

鑫乙又道:“千叶公子说,我们遭遇的乃是蛇蔓鬼触,但模样看起来跟书上说的倚木鬼藤很像。因为天色较暗,具体我们也没看清楚它的样子,千叶公子却讲的有理有据。······”

······

当下,鑫乙有把刚从宁誉那儿听来的魔兽常识跟烈焚岩简单复述了一遍,最后还忍不住加上的自己的惊疑:千叶公子怎么会知道这么多???

······

······

当众人映着火光谈论“千叶公子”的时候,宁誉则孤身一人找到了那个冒牌货——蛇蔓鬼触!

这里有他的一个任务目标——玉露籽!

古籍上有句话总结得非常好:有蛇蔓鬼触的地方不一定有金风木,但有金风木的地方一定会有蛇蔓鬼触!

风图他们错把蛇蔓鬼触认作倚木鬼藤,必是因为这株蛇蔓鬼触乃是倚木而生,而且是,枯木!

可这并不符合蛇蔓鬼触贴地而生的习性。

事出反常必有妖。

枯木,正正符合金风木的存在形式。

有蛇蔓鬼触守护的金风木,必然已经凝成了玉露籽。

宁誉顺藤摸瓜,自是不会空手而归!

“鸽卵大小,色泽墨绿通透,内中星光闪烁!成色不错!”宁誉捏着一颗玉露籽满意的嘀咕道。

他的空间装备里正静静的躺着三颗一模一样的极品玉露籽。

一株金风木,每百年才凝一颗玉露籽,他能一次得到四颗,也算是大丰收了!

“还好本公子知识储备充足,像这种只有古籍上才有完整记载的好东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获取到的!哼哼!既然本公子走到了这里,不如顺手再取些蛇蔓粉吧,这玩意儿拿去虐人,一定会令对方欲生欲死生不如死的吧!!!”

宁誉邪邪的笑着,很有公德心的扒了蛇蔓鬼触一层皮,尚未伤及根本。就连金风木中储存的液体——玉露,他都没动!完事儿就走人了!

还有几种灵草生在这赤木林的边缘地带,宁誉就顺手把他的部分任务目标一并搞定,至少林中空气清新,比跟那群臭男人呆一处舒服的多!

月光之下,密林之中,一袭白衣,飘忽不定!

多处值夜的佣兵以为自己因疲惫而出现幻觉,分明看到有一人影一闪而逝,紧张戒备时却又没发现任何异常,倒是搞的自己神经兮兮了。

宁誉搜寻了一夜,直至天光微亮,方才满载而归。

踏峦佣兵团的人早已离去。

宋元元和裴狼还在冥想。

陶硕无聊的挥着两柄木剑,然却毫无章法!

平沙佣兵团的人,则姿态各异的守着火堆,有几个还打着呼噜。

杜力已经醒了,看起来精神还不错!

宁誉一见陶硕模样,忍不住叹道:“哟!没看出来咱们小陶法师经还是以为武学奇才呀,连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左右互搏术都能有如此领悟,让你卡在魔法领域简直太屈才了!”

闻言,陶硕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顺手把剑扔给宁誉一柄,并道:“他们两个不理我,你陪我练咯!我可不想拖你们后腿,魔法修为我一时半会儿也难以突破,所以,楼主一定会不吝赐教的吧?!”

“难得见你这么上进,那就来吧!”

宁誉戏谑了一句,这便举剑来袭。

陶硕毫无抵挡之力。

“想要学好功夫,就必须先学会挨打,懂得避开要害!”宁誉边打边道。

陶硕的身上,很快就变得青一块紫一块的了,但他却没有要放弃。

因为陶硕很清楚,裴狼就是这样熬过来的。说不定,他心心念念的妹妹正是看上了裴狼肯吃苦这一点才下嫁于他的!

“噗——”

“砰——”

“咳咳——”

······

陶硕一次次的摔倒,又一次次的爬起,即便口吐鲜血,依然顽强坚持。

他相信,楼主绝不会让他就这样子负伤赶路的!

天色一点点的亮了起来,一个时辰的时间转瞬即逝。

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陶硕还在咬牙坚持。

简单的招式他差不多已能当下或避开。

宁誉在攻击陶硕的时候,亦在暗中替他治疗着剑伤。

不论是淤青,还是细小的划伤,很快就会复原,然后再出现新的伤痕。

但是经过了一个时辰的剧烈运动,陶硕仍能咬牙坚持,这让宁誉都不禁开始疑惑了:这小子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吧?!

“砰——”

宁誉又一次将陶硕重摔在地,并剑指其颈淡淡的说道:“时间已经不早了,我们还需要赶路,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休息,等有空了本公子定会继续对你‘不吝赐教’的!”

说完,宁誉又给了陶硕一枚药丸,那是助他恢复体力的。

陶硕很听话的服下药丸,就地盘坐冥想起来。

魔法师在修炼的时候,虽然都是使元素汇聚到魂坠里,但仍会有极少的一部分元素会从皮肤渗入,进而滋养身体。所以,魔法师虽然身体脆弱,但机体的恢复能力却还是比普通人要强上一些的!

见宁誉收剑饮水,吕素却是走上前来拱手一礼,道:“小女子不才,想要领教一下千叶公子的卸力之术,不知公子可否赐教?”

宁誉转过身,认真的盯着吕素,回道:“亲爱的,你确定?”

吕素抬起头看着宁誉的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真的很想切身感受一下,这位千叶公子口中玄之又玄的“力元素”。

“那便来吧!用你的武器攻击我,不必手下留情哦!”宁誉调笑了一句,直接就拉开了架势!

“也算我们一个吧!”

却是宋元元和裴狼一起围了过来。

他俩琢磨了一晚上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兴许只有亲身体验过才能有更深的领悟吧!

宁誉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将木剑横于身前,做出了防守的姿势!

宋元元是第一个出手的,之后是吕素。

裴狼则很明显的束手束脚。

兵器的碰撞声沉闷的让人难受,围攻宁誉的人比观战的更难受。

宋元元刚刚领悟的太极冰痕剑,竟在宁誉的普通木剑面前黯然失色。

她的每一招,宁誉都悉数接下,但眼见的和感觉到的却完全不是同一个画面!

宋元元的剑明明打中了宁誉的木剑,但身体的感觉却告诉宋元元,她的剑刺进了棉花里。虽然能感觉到实物,但那股腻歪劲儿仍是令她忍不住想抓狂。

吕素更不济,只出了不到二十招,自己就先把自己搞吐血了!

裴狼根本就没有真正要动手的意思,只攻了两招便已退出战圈!

所以这场战斗,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便已结束。

宋元元找地方去吐了,那种感觉令她头晕目眩,仿佛自己的脏腑都悉数移位了。

真的很难想象,同为六阶魂印师,那烈焚岩是怎么坚持一个时辰之久的!

如果自己对上烈焚岩,究竟能有多少胜算?!

宁誉给了吕素一颗药丸,道:“亲爱的,你还好吧!”

吕素回了一句“我没事”,便服了药调息起来。

只有真正交手过,吕素也才真正明白,当年烈焚岩若不是有意要放她离开,她绝无可能走的掉。

一个老变态,一个小变态,不禁令吕素开始怀疑起了人生!

当年的老变态,吕素乃是被其掳了去,不得已要面对。而现在的小变态,她却是自己送上门给人家“玩弄”的。

这两个人的恐怖,吕素根本就不敢想象!

这时,阿康壮了壮胆子,一脸谄笑的来到了宁誉的身边,那一口黄板牙,实在让人倒胃口。

宁誉皱着眉头表情嫌恶的侧移了两步,并没好气的说道:“有事说!”

阿康支吾了一阵,小心翼翼的问到:“千叶公子,您是不是传说中的救世主,是链印同修的大能啊?”

“救世主?这我可不敢当!不过本公子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宁誉挑了挑眉说道,“听说过······星匙守护者吗?”

“星匙守护者???”阿康疑惑地摇起了头。

那是宁誉自己起的名字,别人听说过才是咄咄怪事。

不过这名字听起来很拉风,比天罡七匙的叫法更符合大家的身份。

天罡七匙所对应的称呼不就是天罡北斗吗?而封印石在解封过程中也的确有星痕出现过,但那样一个名字,听起来更符合守护兽的职称!

所以,在那之后宁誉就琢磨出了“星匙守护者”这样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文献记载的名字,拿出来唬人似乎也蛮见效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