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让我入了她-我真想成为小偷

背上背篓,徐堇依哀伤的看了一眼依旧还是刚刚那个姿势没有一点变化的徐耕牛,默默的走出了院子。悫鹉琻浪

山塘村背后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山脉,高高耸入云霄的山脉十分壮观,快要临近十月份的天气,秋风微微有些冷冽,打在脸上,有些刺痛!加上身上破了好几个洞的衣裳和裤子,压根就不耐寒,这样的天气虽不是春寒料峭,可也寒意满满。

山塘村背后这一片的大山之中,仙女山是可以说是山塘村的母亲,没有这座大山,这里好多人都得饿死!仙女山之所以叫仙女山,老一辈的人们传说,在仙女山的半山腰上有一座洞府,很大很大,偌大的大山,这座洞府大概就占了十分之一的样子。就算在十里之外,也可以看到那黑漆漆的洞口,传说那里就是仙女的洞府,里面真的有仙女!不过,这些都只是传说而已。至今为止,很多人都进去看过,但是,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进去,可是,最终出来的却不完整。进去的那些人之中,有几个毫无任何预兆的消失了,从此以后,人们对于这座洞府基本上就是半敬半恨,过年过节的时候,还会有很多老人会去洞口烧香。

翻过两座小山丘,徐堇依回头看了一下山脚下的山塘村,星星点点的散落着几户人家,被大大小小的田包裹着,在附近一片峡谷里的村落来说,山塘村的地理位置真的太············差了!

她的家正好在仙女山那山脚下,其实不用走这么远,但是,他们家后面没有路,那里是一片悬崖峭壁,仙女洞正好在他们家上面,只是悬崖上的一些参天大树将那个洞口挡住了,看上去除了一片白花花的岩石,就是十几株参天大树。好几人合抱的松树,不知道怎么会长在那里!

所以,要上仙女山的话,只能转一个圈,从另一边的小山丘上去。又走了半个时辰,徐陌陌来到一片坟地,高高矮矮、大大小小的坟墓显得十分荒凉,不远处,一棵泡桐树上站着十来只乌鸦,不时的发出几声叫声,令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

坟地的西北角,一座小小的坟墓很新,坟头的草都没有,黄黑色的泥巴微微有点干,小小的坟包在这一片并不特别。因为,在这一片角落,几乎都是这样的坟包包,只是没有一个坟包像这个这么新。

徐堇依放下背篓,来到这座新坟前,随手扯了两把杂草坐下来,坟前,还有一些烧成灰烬的纸钱灰烬,黑色的灰烬被露水打湿了,紧紧贴在墓碑前,烧完的香和蜡烛残缺的伫立在坟前,比起其他几个坟包,多了几份生气,至少证明一点,这里还有人拜祭,不像其他坟,杂草都不知道多高了!

这是山塘村世世代代埋骨之地,而西北角却是小孩子的,这里的小孩子是还未及笄就夭折的孩子。徐堇依的弟弟也就是虎子,正好属于这一片,这里在一个多月以前,多了它这座坟

轻轻的抚摸着墓碑,徐堇依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只要看到这座小小的新坟,心如刀绞般,疼的她死死抓着那块不大的石碑,指甲盖不知何时流出一缕血丝,暗黄色、纤瘦的手指紧紧抠着墓碑,似乎要将上面为数不多的几个字一字不落的全部烙印进心底。悫鹉琻浪鲜血顺着指尖一缕一缕染在墓碑上,混合着暗红色的血迹,显得渗人。

恍惚间,一道七八岁小小的身影还在眼前蹦蹦跳跳,他的身子有点小胖,但是白白净净的,很是可爱!他的胖乎乎的小手里左右拿着一颗煮熟的**蛋,朝自己飞奔过来,凑到眼前,甜甜的说道:“姐姐,虎子给你带了好吃的,你快吃吧!”

说着,献宝似的将手里的**蛋递给她的面前,可爱的脸蛋白里透红,带着男孩子该有的淘气,头上的发丝乱了,衣服上也挂了几个洞,贼兮兮的说道:“不过,千万不要让奶奶和爷爷知道哦,不然················”

就算他不说,徐堇依也明白,要是给龚氏和徐老头知道了,特别是龚氏,要是让她知道虎子偷了他们给的**蛋,这**蛋她吃不成还就算了,指不定还要被骂一顿,末了还会被龚氏告状,到时候仇氏和徐耕牛更是会狠狠的打她一顿。点点头,小声的问道:“这**蛋是················”

“姐姐,你就不要管了,快吃吧!”虎子赶紧把**蛋壳敲碎,然后使劲往徐堇依的嘴里塞,一边笑咧咧的说着:“这**蛋可不能冷了吃,不然一大股**屎味,难闻死了!”等徐陌陌整个咽下去之后,虎子又将手里的**蛋硬塞到徐陌陌的怀里,“姐姐,这是给娘的,你们好几个月都没有尝过**蛋了,给娘尝尝鲜。”

虎子说完,看了一眼破烂不堪的屋子,皱了皱眉,风一样的就跑了,余下的话语被风吹散在这个破旧的小院子里,若隐若现,“姐,下次还有好吃的我给你们留着啊!叫娘不要···············”

心再一次被撕裂的鲜血淋漓,徐堇依傻呆呆的站在这里,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每天都要来这里,似乎只要每天站在这里哭上一回,脑子里才不会那么想要离开,想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已近深秋,山中风带着侵人的寒意,呼啸着从耳边刮过,放眼看去,漫山遍野都是枯黄的小草和树叶,徐堇依静静的立在墓碑前,直到红红的眼眶再也憋出一滴眼泪,整个人毫无生气的坐在新坟前面。

虎子很淘气,徐堇依知道,但是虎子心地善良,对家人更是如此。小小年纪就知道给家人留吃的。从小虎子就很得龚氏和徐老头的欢心,两个老人看在徐耕牛只有虎子一根苗的时候,直接给接过去抚养。只是后来的事情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至于虎子溺水身亡的事情,给徐家造成的灾难也不是能估计的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