苞小说小说-老板办公室里直接做

齐思雨处世洒脱,不拘一格,他从来不喜欢勉强自己做什么选择,今日也是一样,他心里清楚,齐思南说这么多,不过就是要他不再参与百里溪的事情,他大哥的脾气,他可不敢妄想让他改变主意,既然他劝不了他大哥同意,那也就不劝了。

齐思雨冲着齐思南笑了笑,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坐在椅子上不再动弹,也不说任何的话。

齐思雨了解齐思南,齐思南又何尝不了解自己的弟弟,齐思雨这副样子,摆明了是,你走了,我就要逃!

但他又有不得不走的理由!

于是,齐思南犹豫片刻,叫人用着铁链把齐思雨锁了起来,临走之前只说了一句话,“好!好!这回你要逃了,我也就不拦着你了!”

齐思雨悠哉悠哉的挥挥手,“大哥,你要说话算话呀!”

这一来一往,齐思南又是生了一肚子的气,却也只能是甩着袖子,走人了。

齐思南走了,齐思雨表情也是立刻难看起来,他低头看看锁在自己脚踝之上的铁链,满面愁容。

“这玩意,可怎么开啊!找人来?”

可是这外面必定是会有守卫,想传消息出去而不被发现,太难了!

时间一点点流逝,齐思雨尝试开锁第十次失败。

这间屋子窗户密不透风,也都被厚重的窗帘遮挡住了,铁链的长度也不够他去窗户的距离,他想做点什么都是不容易,除了发呆。

“真是的,连个月亮也都不给我欣赏一下。”齐思雨忍不住的唠叨一句,瘫倒在椅子上,顺便扯扯自己的衣襟,让自己凉快一些。

百无聊赖之际,那窗户突然传来咯吱一声,齐思雨立刻戒备的望了过去,厚重的窗帘后探出一个小脑袋。

齐思雨看着此人有些面熟,随即反应过来了,“你不是赌坊那个小丫头吗?”

来人正是在赌坊同齐思雨一起玩过骰子的女扮男装的小丫头,花馨儿!

花馨儿是一路跟着齐思雨来到此地的,这喝了酒赌了钱,又来这里享乐本也是标准常态,花馨儿本也是这么以为的,可是她是眼见着齐思雨进了这间房子,不多时候出去的却又是一个看起来高高大大男人,她有些疑惑了,可转瞬她又即刻反应了过来,难道,这里……嗯,一定是了。

于是花馨儿在自家护卫的帮助下从窗户翻了进来,一眼就瞧见了齐思雨和锁住他的脚锁链。

齐思雨看着这小丫头翻了进来,确认屋内没有人后走了出来,先是围着他转了一圈,啧啧几声。

齐思雨忍不住的开口问她,“丫头你来做什么啊?”

花馨儿一伸手,拍拍齐思雨的肩膀,拉了拉他有着大敞四开的衣襟,“我叫花馨儿,你叫我馨儿吧!我来呢,来救你的呀!”

齐思雨嗤笑出声,“哎呦,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救我?”

齐思雨又是抬抬腿,将锁链彻底露出,“你能打开?”

花馨儿没点头也没摇头,和齐思雨对视,表情有一点古怪,好像很惋惜又好像觉得很不可思议。

齐思雨又是问道,“你那什么表情啊?”

花馨儿嘻嘻一笑,“你们这里的人可真会玩?用锁链来绑你不怕伤到你吗?话说,你虽然长的还算可以,但是身材太过高大了,不太适合啊!”

齐思雨一头雾水,花馨儿又是继续说道,“啊,我明白了,刚出去的那个人肯定是故意找你这样身材高大的,所以才能玩些特别的手段,一定是的!我可真的是太聪明了!”

花馨儿给自己鼓鼓掌,齐思雨却依旧是不知道眼前的人在搞什么鬼,“我说小丫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花馨儿对齐思雨的话很是不悦,“你怎么能说我胡说呢,你不就是个男宠,刚才出去的不就是你的恩客,他用锁链锁住你,你们不就是在玩一些特别的东西吗?”

幸亏是齐思雨一口酒还没喝下,不然肯定全都喷出来,男宠,恩客,眼前这一位年纪轻轻怎么满脑子都是些如此不堪的东西!

“我可真的是服了你了,你一个姑娘家家的知道的可真多啊!”齐思雨开口讽刺。

花馨儿却是得意洋洋,“嘿嘿,那是我画本看的可多了,知道的当然多。”

齐思雨白眼一翻,终于是忍不住了,“刚出的是我亲哥,不是我的恩客。我说这位姑娘,把你的天马行空的想法收一收好嘛?”

花馨儿讶异一声,更觉惊讶,“啊,原来你们是兄弟……这,这,我的天呀!那是因为你不愿意,你哥哥才把你绑起来的吗?他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亲弟弟呢?”

齐思雨完全被眼前的人蠢的要崩溃了!

唐隽此时从窗外一跃而入拯救齐思雨于混乱之中,他是花馨儿的护卫,也知道自己主子的性情,偷听听到这个时候,也是强忍着嗤笑出声。

他站在花馨儿身旁,对她低语解释,这才是让他的小主子明白过来,眼前的人并非男宠。

齐思雨,终于是活了过来!

“哈哈,哈哈,抱歉啊,我画本看多了,想差了!”花馨儿乖乖道歉,抬手挠着自己的脑袋,十分不好意思。

齐思雨还能说什么呢,跟一个小丫头生气,还不如用这功夫快点逃出生天。

“姑娘,道歉我接受了,那你能帮忙打开这个锁链吗?”齐思雨耐着性子说道,虽然他其实不抱什么希望。

“好呀好呀,唐大哥,你来把他放出来吧。”花馨儿对着身旁的刀疤护卫唐隽道。

唐隽虽有犹豫,却还是点了头,蹲在齐思雨脚下。

齐思雨好奇的低头看着他动作,只见他单手握住他脚踝锁链,运气行走,一声从胸腔之内涌出的闷哼之后,锁链应声碎裂,齐思雨大惊,开口感叹,“好气力!好内功!”

“那是!”花馨儿蹦蹦跳跳的凑了过来,“我唐大哥是我们那里有名的大力士,可以以一敌百呢?”

世界之大,奇人异事众多,可是亲眼所见,齐思雨还是觉得难以相信。

最近他是有了什么运气,怎么的见到的都是有本事的人物。

齐思雨重获自由,心里对唐姓男子有了笼络之意,不过一扫旁边的花馨儿,又觉得可能性不大了!

“多谢这位壮士相救,不过,不知道两位是因为何事跟着齐某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