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边走边做和尚,用手把女人水弄出来

到了电梯里,苏筱铭朝他眨眨眼睛不说话,似乎期待他对方才自己的评价,cyri1笑了出来,耸耸肩,说:“损人可比前几年厉害多了。”

她无所谓的摇摇头,叹气道:“我也只能这样面对顾危了,至于卫亦柏嘛她活该。”

苏筱铭也知道卫亦柏处在这种身份的难处,可是于她而言,总是觉得卫亦柏把自己弄到今天的地步,只能用一句话解释“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她今天对卫亦柏的这些想法,或许是从洪其失恋时就开始形成的。那件事情让洪其整整消沉了半年时间才复原,不止苏筱铭,就连樊微也有几次想扇这个女人大耳刮子。

cyri1帮她整了整刚才弄乱的领子,有些感慨道:“想的太多,反而是自己亏了。”

“我一直觉得待在熟悉的人旁边是种莫大的幸福。不喜欢生硬干涩又故作熟络的感觉,也懒得把我自己那些破事再一遍遍从头掰扯,身边有几个懂自己的就够了,也幸而有你陪着我不放手。我现在只要管好我们的事情,就已经足够了。”

苏筱铭说完这句话,才现自己和cyri1都没有按下楼层,不免讪笑一声,伸出手指快触碰了“2”,这才感觉到电梯慢慢上升的步伐。

刚出电梯门,就看到满脸戒备的肖晨迎面走来,语气略带着埋怨:“苏大小姐,你可知我等了你多久”

苏筱铭用眼神扫了扫四周,大约是自己的到来很引人关注,旁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自己身上。她也不在乎,只是浅浅的勾起笑容,先对cyri1小声说道:“我应付完他们就去找你。”

cyri1了然的点点头,从路过侍者手上的托盘中拿出一杯红酒,对着苏筱铭举了举,像是碰杯的样子,过后就往场地的深处走去。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苏筱铭才对着肖晨撇撇嘴,一同往前走去。“刚才在一楼大厅里碰到顾危,聊了几句,可能耽误了点儿时间,不过也算我没迟到。”

肖晨同样端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递给苏筱铭,接着说道:“顾危也真是不解风情,林婉诗都怀孕了,这样的场合明摆着不适合她参与,你刚才见过他了,看着婉诗的气色如何”

苏筱铭轻抿一口酒,摇摇头说:“林婉诗没来。”

肖晨先是点头,而后又慢慢皱起了眉头,看着地面说:“啧,不对呀他顾总晚上会带女伴,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了。”

“有女伴是没错,只不过不是婉诗...

36、疯情,疯戒训

“苏总不在的这段时间,她的工作暂时由我与洪其共同负责,为了避免权利坐大或者其他的嫌疑,有请各位监督我们的工作。”

肖晨对这些事情看的倒是淡然,在他的思想中,玩心机不过是走上这条路的必然选择,他也不需要过多的钱,每个月的工资有剩余就够了。再说苏毅一直对他很好,似乎只要他一开口提要求,老爷子就会尽全力满足,小时候是这样,到现在亦是。

苏筱铭默默的坐着鼓掌,双腿很谨慎的并拢,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一直无声而缓慢的随着别人拍掌,眼神却一直盯着洪其,他被看的实在是浑身不舒服,看着她重重咳嗽,苏筱铭这才回过味儿来,嘴角又添上一丝违心而违心的笑容。

卫亦柏就在顾危身边的消息,她还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告诉洪其,犹豫了好几次都没能开口,心里的坎儿一直过不去,而肖晨这边,还有肖轩的事情搁着让她烦闷,或许这次出差是暂时逃避这些问题的唯一办法,深呼吸一口气,正想站起来说话,大门却突然被很重的推开,穿着墨蓝色裙子的女人扶着门喘气,会议桌上人头攒动,似乎都想站起来看个究竟,被苏筱铭一掌拍下,都缩了回去,安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不说话,不过还是伸长脖子,想看这场好戏。

苏筱铭这会儿才想起来为何觉得眼熟,这个女人就是她在电梯里看到那位,她不说话,等她喘过气来解释这是什么情况。肖晨皱着眉头,似乎有什么现,正想告诉苏筱铭,却现她一脸的淡然,许是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便也坐下,看她怎么应付。

“不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我先自我介绍,我叫詹越,今天第一天上班,我是财务科”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