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一群野狗轮流上/搞过,已婚女人的经历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怨恨你!

所以她到的时候,监控室里面还是一团黑。

“真是没想到,你现在竟然还有时间来找我,来看我,难不成是因为自己想明白了,所以想要放我出去了吗。”

莫玄琳看到言漾的时候,其实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她知道总有一天言漾是一定会来找她的,不管是怎么样的理由。

但是在她的认知里,言漾把她放出去也是迟早的事情。

因为古道总有一天会好起来,如果言漾真的偷偷摸摸把她解决掉的话,那么宋莲花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所以把她放出去时做的事情。

莫玄琳这些天也已经想的很明白了,所以也不闹腾也不觉得很烦,只要自己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呆够一些时日。

重见天日是迟早的事情。

只要她能够见到明天的太阳,那么给她伤害的那些人,迟早会把那些伤害都还过去的。

莫玄琳这个人自己从来都没有一些自知之明。

把所有的仇恨都强加在别人的身上。

她觉得自己现在变成如今的模样,跟这些人脱不了任何的关系。

所以她出去之后是一定要报仇的。

不然,她永远都不会甘心。

“你怕是想的太多了,你这样的人我怎么能把你放出去祸害人呢?”

言漾的语气淡淡的,她每次这么说的时候,莫玄琳的心里总是没底的。

“你不会真的还觉得自己可以不放我出去吧?别说我妈不同意了,我想古道也不会不同意的吧,毕竟他是我爹,不管我做了什么事情,他都会原谅我的,不像是你,你只不过是他的徒弟而已。”

莫玄琳一下子说了很多话,可能是因为自己心虚,所以想着把自己心里所有的话都说出来,这样可能自己才能好受一些。

这样才能够更加坚定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是他从小带到大的徒弟,你觉得是你这个虽然有血缘关系,但是丝毫不亲的女儿重要还是我这个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亲如父女的徒弟重要。”

言漾觉得自己心里要是真的不舒服的话,也一定要全部都说出来,既然眼前的这个女人不让她舒服。

那么她也不会让这个女人舒服的。

“瞧瞧你自己说的话,你自己都说了,你跟我师父是毫无血缘关系的,就算是亲如父女又怎么样呢?你们只不过也是亲如却不是真正的父女。”

莫玄琳冷笑了一句说道,“在你师傅心里面,始终都是我这个女儿比你这个徒弟重要的多的多。”

“你觉得自己用这样的话来刺激我?很有用吗?”

言漾笑起来,说道,“莫玄琳,你什么手段,我现在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也从来都是没有怕过你的,所以你还是省一点口水,没必要来用来刺激我吧。”

“谁刺激你了,我从来都是说实话的,再说了,我需要刺激你么?”

莫玄琳的脸色忽然冷下来说道,“言漾啊,你还是太单纯了,我不管做任何坏事,都有人在后面庇护我的,不是我的母亲,就是你的师傅。”

“我师父差点就被害死了,你作为他的孩子,还无动于衷的,你还指望我师父心里面有你么?简直就是笑话中的笑话!”

言漾不动声色的说道,“莫玄琳你死了这条心吧,不是所有人都是你想象中的在乎你!”

一个人,这样的作恶多端,竟然还在异想天开,简直真的是可笑至极。

“所有人都很在乎我,因为我的关系是血缘关系,可是你呢?你只是一个没父母要的孤儿,你这样的孤儿,谁会心疼你。”

莫玄琳从地上慢悠悠的爬起来,虽然样子有些狼狈,可是她本身就有些清高的样子,不允许让自己狼狈。

她冷笑着说道,“任何一个人会在乎你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心疼你的,你以为容少怀心疼你嘛?他只不过是内疚……”

“那就是嘛,那就他以前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情,如果他不是喜欢我的话,他需要内疚吗?”

言漾在容少怀的面前,是很不敢说出这些话的,因为说出这些话只会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的僵持。

也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必要的。

可是现在在莫玄琳面前,她就是不想示弱,就是想要把话都说出来。

似乎这样能够刺激到面前的莫玄琳,都令她觉得有些舒服。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她开始挑头的。

“容少怀喜欢得人是我,一直都是我,所以才会对你心存歉意,言漾,你以前看过他喜欢我的样子吧?”

莫玄琳双手紧紧地握着拳头,似乎多少还是有一些心虚的样子。

她咬了咬牙说道,“跟他现在喜欢你的样子完全是不一样的,你有何必自欺欺人呢?”

“自欺欺人的人是你,你不只觉得那个男人现在还喜欢你,而且还觉得我会放你出去?”

言漾不想讨论容少怀,只会让她觉得心里特别的烦躁。

“这是你答应了我妈的,我妈已经把解药都给你们了,你现在要是反口不放我出去的话,你知道她会让你付出怎么样的代价。”

莫玄琳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明显有些着急。

她现在就等着自己出去呢。

每天坚持在这个地方也是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未来自己会出去的。

然后会把自己收到的所有苦都加倍的还给言漾!

“你们莲花,反悔了。一件事情两件事情难得到我们的身上,我们就活该应该守着诚实的规矩?”

言漾低着头笑了起来,“你做了这么多坏事,我怎么可能会轻易放你走?”

“言漾!你这个小jiànrén!你答应过的,你这样只会让我更加怨恨你。”莫玄琳激动的说道,她恨不得现在就出去然后掐死面前的女人。

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女人的话,他怎么可能会受这么多的痛苦,而且还受了二十一天的毒药。

全都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女人,所以才会受这么多苦的。

以前谁敢动她一根手指?

可是现在呢?竟然沦落到了阶下囚!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