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好痛拨出去二哥|报复女生捡到遥控器

两人像是比着无言的耐力赛,只有喘息声及抽c声此起彼落。周围渐然升温,过度的欢愉导致痛苦,苏砌恆终于噎不住,溢出呻吟。「嗯啊……啊……啊……」

毕竟是唱歌的,声音好听是基本,尤其苏砌恆叫起床来软软的,格外挠人心肝。

初次时他还叫得挺欢,直到有次被做哑了声,隔日通告统统以感冒为由不得不推,便极力压抑;唐湘昔脑子也不是傻的,作为老闆总不能让商品卖不了唱,苏砌恆正职是艺人,副业才是陪睡的,于是喜欢但不强求,偶尔听个几次,当作福利,过头了甚至会阻止。

「啊……别碰……呜……」

唐湘昔不时拧他r首,揪弄他体肤各处把玩,男人一派轻鬆闲适,苏砌恆苦不堪言,不知持续多久,x前已被触碰至发麻,后x阵阵痠软、抽搐,肠道自发吞吐起男人r物。偏偏夹得再紧,唐湘昔依旧没有任何要s的迹象。

苏砌恆腰疼腿软,虚得不行,尤其今日舞蹈课他摔了好几次,膝盖还有点儿青,他清楚晓得要终止这无止境折磨的方式仅一种,可是……

他垂下肩膀,不再动作,喃喃说了一句话。

唐湘昔扯唇,揉着他耳垂,「说什幺?我没听清。」

苏砌恆耻得快滴下泪来。「我不行了……」

唐湘昔难得温柔地抚着他的腰,不错,长肌r了,不再是先前受皮猴的样子,他养的人总不能没点r。「然后?」

苏砌恆无力告饶,终于认命,挠男人x膛两下,冒出那句话:「……你干我吧。」

--

继续继续。(到底憋多狠)

谢谢收藏、送珍珠的朋友,不一一点名,但点滴在心,感恩。:)

《宠逆》12 h「……你干我吧。」

苏砌恆老实认输,儘管经过一段时日的训练,在体能上他终归差了男人一截,做到这样已是极限。

「乖。」唐湘昔捏捏他脸蛋,动作亲密柔和,可下一秒,他立刻直起身,咬住苏砌恆纤直的脖颈,青年不及抗议痕迹事宜,双臀就被掰开,男人开始由下而上,悍然冲动──

苏砌恆尖叫:「啊~~」

他yj坚硬,十分有力,那摆荡的幅度完全不是自己骑乘可以达到的,他抓着男人肩膀遭受阵阵颠簸,每回x腺均遭受残忍碾压,他都要遏止不住地叫出,唐湘昔已经决定明天放他假,自然是放任着来了。

「啊!啊!啊!」

狠c猛干,苏砌恆r臀一下一下遭男人大腿顶上,热辣的疼传开,唐湘昔就着这姿势c了一会,嫌不够兴,于是一个翻转,把人压在自己身下,扯开对方双腿,一个挺腰,粗直x具狠狠干了进去!

「啊──!」

苏砌恆眼前一黑,不及反应,男人整g抽出,只余g头,这次他慢动作捅进,原本摩擦到发麻发烫的肠r被不一样的方式对待,又有了异样感觉。

「嗯……哈……太硬了……」苏砌恆揪着被单,努力用喘气替代呻吟和尖叫,他感觉肚子里塞了g铁棍,男人的硬度总是令他恐惧,彷彿一不小心,就会遭受凿穿。

唐湘昔深入至底,直到y毛磨蹭着泛红rx口,遂停下来,享受里头自动夹吸的曼妙,褪下身上累赘衣物。

男人脱衣样子很随x,也很好看,他饱实的肌理完整呈现,身为演艺公司老闆,唐湘昔在外貌保养上极为注重,不输那些小明星。这让他在公司话题比旁人多上几桩,毕竟三五、三六的男人,没秃顶发福已属难得,他却有八块肌人鱼线,只差没抢艺人饭碗。

有回专访记者询问相关事宜,他只说:「在上位者不自控,在下头的人就是领了你的钱,心里未必敬你。」

女记者当场满眼爱心,管叔事后见了报导,通篇好话,溢美之词多得溺死人,不禁m鬚嘲道:「你小子魅力不浅,满口胡话,把人唬得简直在帮我们打免费形象广告。」

唐湘昔呵呵:「这不挺好?」

管叔白眼。

这小子有毛病,就是输不起,比成就权势不够,外貌都要比人好。

报导上唐家第一美男子头衔……瞧他面色不动,但内心肯定乐得开起牡丹园了。

管叔:「你身高矮了唐湘罭零点七公分。」唐湘罭就是唐济华最看重的大儿子,也是唐湘昔(单方面)最讨厌的唐家人。

果不其然,唐湘昔爆炸:「滚!!」

不管理由为何,唐湘昔确实挺爱惜自己的体态穿着,也不介意给枕边伴「欣赏」,尤其苏砌恆弯的,忒捧场,索x慢条斯理,脱下衬衣,再把下头裤子拽掉。

过程里,唐湘昔r柱始终没离开苏砌恆躯体,他被顶得不时轻哼,眼角泛红。

男色误人,无人不爱美物,而唐湘昔确确实实是一名美男子,正所谓人帅真好,一优点抵十缺点,即便男人除财富权力工作能力外无可取处,连床事都扔给小受自己学。

苏砌恆扭动着腰,不禁催促:「你……快点……」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