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军门狂妻 项圈摘不下来

(你以为人生最糟的事情,失去了最爱的人。其实最糟糕的事情却是,你因为太爱一个人而失去了自己,情浓时,海誓山盟;情淡时,形同陌路。情在浓时淡不了,情到淡时却难浓。情事难面对,也就是情何以堪!)

没一会儿,我缓慢的松开了手臂,看着孔茜穿着一套黑白相间的棉睡衣和一双镶有小白兔的拖鞋,就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你不会是打算国庆节就呆寝室睡一天吧!我笑着说。

你不是说你来不了了吗,我们寝室就我一个人,所以,所以就多睡了一会儿,孔茜说。

我这不是来了吗,本来确实是来不了了,因为我把买好的票让给了一位老奶奶,老奶奶年过七旬,她孙子过生日,我不忍心看着老奶奶一个人在墙角哭泣,所以便把票让给了她,不过好就好在回到寝室之后,我们室友帮我在铁友火车票上抢了一张站票,要不然真的不一定来的了。

不会吧!你从北京火车站站了一宿的火车,你是不是一夜没睡呀?孔茜怜爱的说。

岂止一夜没睡呀!我一下火车以后又站了俩个多小时的公交才到你们学校呢,到你们学校门口之后边走边问,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宿舍楼。

好了,知道你千里迢迢过来一趟不容易,那一会等我回宿舍换身衣服,洗漱以后陪你去我们学校食堂吃好吃的,孔茜笑着说。

好,那你快去,我在这里等你。

说完之后,孔茜转身开心的奔跑向宿舍楼,回到寝室之后精心打扮了一会儿,不过打扮的还算比较快,有可能是体恤我,不想让我多等吧!

打扮完毕后,孔茜从宿舍楼走了出来,看着她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衣和一条黑色短裙,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凸显出女性的曲线美和说不出的心动。

她笑的时候脸颊的俩个小酒窝和洁白的牙齿透露出一种说不清道不出的朝气蓬勃,让人看了之后都会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她走到我身边一只手挽着我的手臂,不时的将脑袋依靠在我的臂膀上,我们就这样缓慢的有说有笑的走着,快到她们学校的第三篮球场时,篮球场上有一个男生向孔茜跑来。

喂,孔茜,他就是你时常挂在嘴边的男朋友何远吧!我还以为你国庆节没有去的地方的话,可以和我一道去这里最有名的风景区玩玩呢!不过现在好了,你男朋友过来了,就可以好好陪你了,上官仪笑着说。

正当我准备问孔茜他是谁的时候,他自我介绍了起来,你好,我叫上官仪,是孔茜大学同班同学。

你好!我叫何远。

嗯,你好!你的名字我们可是如雷贯耳啊!孔茜时常提起你呢!今日一见果然是气宇轩昂呀!上官仪说。

你过誉了,有点言过其实了,我说。

对了,你们国庆节打算去哪儿玩呢,我对省城比较熟悉,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几个好地方!比如……上官仪说。

正当上官仪说个不断时,孔茜看了看我阴沉的脸色,便叫停了上官仪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之前就已经规划好了,何远刚从北京火车站站了一夜过来,一夜没吃没喝,我准备带何远去我们学校宿舍吃点东西,你要不要也一起去吃点。”

不用了,我还要陪几个哥们打篮球呢!就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了,上官仪说。

那好吧!那你忙,拜拜,孔茜说。

看着上官仪拿着篮球跑向篮球场时,孔茜感觉我有点不开心,就连忙解释道:“何远,你不要误会了,他就是之前我和你说的那个军训的时候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唱民族风的那个。”

没有,我没有想多,就只是觉得他挺乐于助人的,我笑着对孔茜说。

嗯,上官仪的话不仅仅乐于助人,而且还热情好客呢!之前我们班有一个女生想买火车票,都是让他帮忙找的关系才好不容易买到票的呢!孔茜说。

那他应该挺有家庭背景的吧!我说。

嗯,听说他爷爷好像是那个部门退休的领导,他爸爸是上官家族集团的董事长呢!孔茜说。

你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呀!说的好像你认识了他多久一样呢!我说。

没有,我也是道听途说了,孔茜连忙解释道。

很快走到孔茜她们学校食堂时,孔茜一一向我介绍到她们学校食堂里的各种美食,食堂里有一家火锅特别好吃,要不我们一起去他家吃火锅,你看怎么样?孔茜说。

嗯,都可以,只要能有吃的就好,饿了一夜,浑身提不起劲来。

那好吧!那我们就去他家吃火锅,一会我多给你点一些肉,这样可以帮你补充一些体力,孔茜说。

好,好,好,一切听你做主,包括我也任你处置,可以了吧!我笑着说。

必须的,你那么大老远过来,肯定不能怠慢了你,嘿嘿,孔茜笑嘻嘻的说。

走进火锅店找了一个离窗比较近的地方坐了下来,孔茜熟练的拿起菜单点了许多好吃的菜,没过一会儿,服务员将菜摆放在我们眼前。

看着这各式各样的美食,我拿起了碗筷不停的吃着,孔茜看着我吃的那么快,便提示道:“你慢点吃,没有人跟你抢”。

在说的同时,孔茜用她自己的竹筷从锅里夹了一大块肉放到了我的碗里,然后随意夹了一点放到自己的碗中,小口小口的咀嚼着,不时的看着我狼吞虎咽般的吃相,嘴角处露出了自然的微笑。

吃完饭后,由于一夜没睡,整个人感觉特别的疲劳,就连走起路来也会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孔茜怜惜我,便主动说:“何远,你一夜没睡,身体吃不消,不如我陪你去找一个地方,你先睡一会儿,养足精神,至于玩的话可以明天再去也可以,反正国庆节还有6天时间。”

就这样孔茜陪我走出了校园,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一家酒店,走到酒店门口时,孔茜不自觉的羞红着脸蛋,走到酒店的柜台边上,一个看起来不是特别老的大叔笑着看着我和孔茜说:“你们俩是要单间还是双人间?

我看了看孔茜的脸色,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有可能是因为那个大叔的表情有点邪恶的缘故吧!

为了避免让孔茜尴尬,我独断专行开了一间双人间。

登记好身份证后拿着房卡和押金单乘坐酒店电梯到了5楼20号房间,用房卡打开房间以后,踏着红色的地毯走进一看,有俩张摆放整齐的床铺和一台悬挂式电视机,以及一旁放置着一台电脑和几瓶矿泉水和水杯,一侧还有独立的洗澡间和卫生间,整个房间布置的看起来就像一个小型的温暖小屋一般。

由于整个人太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孔茜就坐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我熟睡的样子,有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听到孔茜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笑。

就这样一直睡到了夜晚9点左右,我才舒缓地伸了个懒腰,坐立起来,看着孔茜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电脑桌面上睡着了。

看着她睡着了的样子是那么的迷人,本来想叫醒她,陪她一起去吃晚饭,但是看着她睡着时嘴角的那一丝微笑,便不好打扰她,当我脱下外套准备披在她的肩膀上时,她却迷迷糊糊的醒了起来。

看着我睡醒了,便问我有没有好一些,我笑着说:“睡了一个好觉,只不过肚子又有点饿了”。

孔茜也乐呵呵的看着我说:“不是中午吃了那么多,那么快就饿了,你可真能吃,这以后要是谁嫁给你,做饭做少了都怕不够你塞牙缝的”。

我也笑着说:“没事,我相信你以后肯定做的很好”。

谁以后要做给你吃呀!我,我,我又不会嫁给你,孔茜吞吞吐吐的说。

你不嫁给我,你嫁给谁呀?我挑逗的说。

不和你贫了,你不是肚子饿了吗?那我们就出去吃点东西吧!孔茜说。

说着说着,我和孔茜走出了房间,离开了酒店,走到了附近一家饭馆,走进饭馆找了一个地方随意坐了下来,服务员礼貌的拿着点菜单走了过来,孔茜拿过一看,便点了几个炒菜,点完之后将菜单递给我,示意让我再点点我喜欢吃的。

我看了看孔茜点的菜差不多了,就没有点菜,而是点了俩瓶唯怡,便将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接过菜单后便走向了厨房。

没多久,一道道美味可口的饭菜摆放在我和孔茜面前,我拿起碗筷时,孔茜还以为我会像中午一样吃的狼吞虎咽,便笑了起来。

我问孔茜为什么发笑,她解释道:“不知道怎么的,看着你拿起碗筷,我就想起中午吃的那顿,你狼吞虎咽的样子”。

就这样我和孔茜有说有笑的吃过了晚饭,饭后回到酒店里的房间,面对面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羞红着脸低下了头,手指不时掏了掏手机或者摸了摸床铺。

看着时间一分一分过去,我便主动说:“一会你睡那张床,我睡这张,说完之后便关灯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睡着,互相在黑暗中注视着对方,聊着大学军训一些有趣的事情。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大概到了凌晨3点半左右,耳旁被一种声音莫名其妙的吵醒了,仔细一听,好像声音是隔壁一间房间里传来的声音,声音中能够听的比较清楚是呼吸的急促声和床摩擦时产生的支吾声,有时又传出一阵呻吟声,就这样一直持续了10分钟左右,这10分钟的阵阵呻吟声和床咯吱咯吱的响动声使我难以入眠,由于墙壁的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有时又听到男子粗喘着气的声音,还有不时的呻吟声与床咯吱咯吱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我仿佛浑身一股热流流遍了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下体本能的升起了国旗,使得浑身燥热不堪的身体更加难受。

看着孔茜睡在离自己只隔一床之间的距离时,更加剧了燥热的涌动,呼吸越来越急促,口齿之间越来越干渴,便控制不了自己,从床上坐立起来,走到孔茜的床边,看着眼前美丽动人的孔茜,便吞咽着口水。

当我准备亲吻孔茜时,她仿佛间感觉到了我的存在,便睁开了双眼看着我,我当时吓了一跳,但是浑身的燥热依然没有半点消退,便准备主动亲吻她,当她的嘴唇与我的嘴唇碰撞到了一起时,感觉产生了一道道电流,流遍了全身上下。

见她没有一丝反对,我便准备用手隔着她的衣服准备往下抚摸时,她用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一下反应了过来,便停止了一切动作,然后坐立起来,双方在黑暗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又不时低下了头。

最后,我主动对孔茜说:“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那样冲动的,我们俩彼此最美好的第一次应该留到将来结婚的时候”。

说完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着,孔茜看了看我,想了想我刚才说的话,便也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就这样我们俩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