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痛 恶魔 不要了/女子私密会所小说

杜屿感觉心情有些沉重起来,这个发现让他心里产生了非常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要发生。他不敢再做休息,连忙起身向集合点赶去。

就在杜屿跑到半路上时,天地开始震动——并不是地震,甚至不是实物上的震感,而是一种源自心灵的感觉。

他下意识抬头回望,就见壮观澎湃的灵河仿佛受到了剧烈冲击一般忽然之间开始飘散,无数异兽惊慌逃窜,远处传来人类逃避攻击的惨叫声。

……这是成功了?

他一时有些恍然,仍然不敢怠慢,赶到时就见司未楠尘落一行人已经到了集合点外,而场面却很混乱。

这是小区内的一间“运动器材商店”,不大的门头,旁边就是健身房,杜屿曾经跟随何图回家时许多次路过过,今天才知道这竟是国家异能部门的据点。

先来到的一行人都聚集在这里。

司未楠的手心里攥着一只拳头大小的珠子,此刻正散发出夺目的光芒。几乎实体化的灵气迅速的由四面八方传来,被吸入其中,甚至刮起了风。一些人受了伤跌落在四周,尘落喘息着挡在司未楠面前,他的身上同样有伤,双眼正愤恨的看着前方。

而陆沉风拿着剑,就站在那个方向。

杜屿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如果用修仙小说里的说法,国家异能组织的大部分人其实都是纯粹的法修,战斗依赖灵气而身体单薄,这让他们在无法发挥异能时并不会比一个特种兵好上多少。

而灵气的抽取对变异动植物来说是一场灾难,对依赖灵气战斗的他们同样如此。只是之前从没想过会有其他敌人,加上只要灵气消失,国家后续的支援力量十分钟内就会迅速到达现场,所以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个问题。

这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尘落在面对陆沉风时左支右拙,面对上百米的异兽都能游刃有余的他在中年剑客面前笨拙的几乎像个孩子,不过一会儿功夫身上伤口已经越来越多,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陆沉风甚至没有拔剑,仅用剑鞘并剑气攻击,已经让其他所有人毫无还手之力。

杜屿这才发现,他的剑法竟然十分精妙,每一次出击都轻描淡写却又恰到好处,让他看着都仿佛感受到了一种杀伐的美感。

“何必呢?没有灵气,你们打不过我的。”长身而立的剑客淡淡说,像是劝降,又像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

这时的他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让人感觉温和而亲切的中二感,只剩一身强烈的剑气,冲天而起。

“少废话!”尘落咬牙气道。

杜屿连忙赶上将砍向他的剑架住。

此刻他才惊讶的发现这里面战斗力保存最完好的竟然是他自己。

只是这也并没有什么用,杜屿以往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强,依靠魔法书,他在没有灵性材料的凡人的范围几乎做到了极限。所以他才那么迫切的想要寻找灵性材料,想要踏入超凡的领域,甚至因此邂逅了何图。然而此刻,在同样无法利用灵气、同样只凭凡人的身体和技巧战斗时,他终于知道了自己离凡人的极限差的到底还有多远!

每一次攻击都仿佛能预判般被化解,每一次被攻击都能落在他不得不救之处,让他每多一个回合便多失一寸阵地。

如果不是剑未出鞘,杜屿怀疑自己或许早已败北!

“你说你不会剑法?”他甚至荒谬的想这人当时到底怎么说的出口这种话?

而陆沉风微笑起来,神色坦然:“尚未入道,不敢自称会剑法。”

不似自谦,也不狡辩,仿佛真的这样想。

就在两人对峙之间,司未楠趁机一把将正在吸收灵气的珠子扔了出去:“何图,接着!”

杜屿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何图也已经赶了过来。

一道光华忽然闪过!

没有人反应过来,已经习惯了陆沉风以鞘为剑,长剑却在此时猛地一分为二!剑鞘依然架在杜屿身前,剑身却忽然抽了出来,直奔刚赶到的何图而去!

太快了!何图能够预测,身体却已经完全反应不过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一刻杜屿感觉自己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画面仿佛都变慢了一样......他挡到了何图面前。

看上去像是奋不顾身的行为,但杜屿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冲动,甚至于在这0.1秒的时间里他认为自己经过了深思熟虑的思考。

他只是在电光火石间,忽然想到了那只布娃娃的用法。

之前他问过对方,何图承认他会想做一个“替身娃娃”。而在上一段显示的文字里,何图将布娃娃送给了一个濒死之人。

他是怎么想的呢?“希望你不要经历这样的痛苦”,杜屿并不觉得何图是个会将这样价值的道具送给陌生人仅仅只做安慰作用的人。他既然说了不会经历这样的痛苦,那就表示娃娃确实会让对方不必经历这样的痛苦。结合之前何图关于“替身娃娃”的说法,杜屿大胆猜测,这个娃娃或许是一个可以替人去死的娃娃!

那是何图因为某件事情受到了刺激,专门为他的“白月光”做的娃娃。

这仍然有些冒险,虽然杜屿常常自信于自己的推理,但涉及生命哪怕有90%的把握,一个失误便是死亡。

但如果他不这样做,何图几乎100%的概率会死。

这是一个简单的数学题,他不想何图死,并愿意为此冒10%的风险。

思考的时间很长,然而以陆沉风的速度,这不过是短短一个瞬间,长剑便已从杜屿的胸口洞穿而过。

鲜血染红了风衣,中年剑客惊讶的看着他的选择,接着摇了摇头,轻笑起来:“这样也好,可以结束的更快一些。”

没有杜屿,这里再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

骨节分明的手握住剑柄,将长剑从胸口抽出。

杜屿的身体从剑上滑落下来,何图这才连忙将他抱住,双手慌忙的堵住伤口,却堵不住汩汩而出的鲜血。

年轻的命运眷顾者此刻再也不复习惯的淡定,只剩满脸惊慌失措:“杜屿!”

终于,所有的人都躺下了,陆沉风提着剑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灵珠。

“一个星期前,国家从古战场遗迹里发现了这枚珠子,它可以吸收一地灵气。凡在其范围之内,一切灵性生物不可幸免。”他看着手中氤氲的灵珠,轻声说。

“重则死亡,轻则重伤,捡到它的人将它命名为……‘通杀’!”

杜屿感觉全身的体力都在迅速流失,他并不喜欢这种等死的感觉,虽然计划中或许还能活过来。

不知道一生顺遂的何图是否能承受住这种打击呢?他想着,思绪渐渐变得不清晰起来,耳畔传来越来越遥远的何图的呼喊,灵气吸收在这时也终于进入了尾声。

原本飞翔于天空中的庞大妖兽一个个挣扎着掉落下来。

长着翅膀的灵蛇、身长近百米的飞鱼、张开翅膀铺天盖地的大鸟,远处的大桃树、石化的母子像,高耸入天际的松林……无数在这四天中变异、成长的妖兽和精怪们,无数受灵气异变影响的生灵或事物们,纷纷在此刻如倒带般死亡、虚弱、被打回原形。

结束了它们辉煌、错误、短暂的一生。

无数生魂在呐喊!

整个城市在哀鸣!

杜屿在弥留之际,只听到脑海中无数提示音疯了一样的轰炸着他的神经:

“获取灵性材料118……”

“获取灵性材料3742……”

“获取灵性材料……”

“……获取灵性材料累计3000万,‘天道之书’开启。”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