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学不带内裤和胸罩 叔叔不要番茄资讯

“咳咳咳!”

随着一阵剧烈的咳嗽,刘学礼奇迹般的从重伤濒死状态活了过来。

而且那原本惨白的脸色眼瞅着就红润了。

不到一分钟,他就重新活蹦乱跳起来。

对此,张扬惊讶得下巴颏都快合不拢了,因为这完全不符合科学。

倒是钱牧云见怪不怪。

“多谢张掌门了,你这可是又一次救了我。”刘学礼在原地蹦跳了几下,很满意的样子。

“呃”张扬不知道怎么说,他能说你太谦虚了吗?

“其实我们天师虽然和地府挂钩,可以不断复活,但那也是需要很大代价的,比如如果我真的被杀死,就算复活也得几年之后,而且一切都得从婴儿开始,那很麻烦的,就好像他,之前可是玄级天师,死了一次,就得重新开始。”

“所以张掌门你能保住我的一口气,这真的让我很感激的。”

刘学礼说的很诚恳,张扬则目瞪口呆,他说呢,钱牧云这家伙吊儿郎当的,一副老油条的样子,感情曾经是玄级天师啊,这可是相当于金丹期的怪物了。

“好说好说,但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立刻出发!”张扬赶紧道,他可是很紧迫的。

“不忙,张掌门,我这假死一回也不是没有收获的,我刚才去了一趟地府,已经借助地府的传信台把妖城现身黑土原的消息传出去了,这个时候距离黑土原最近的两个修仙大派天元宗和大梦剑宗应该都会派出人手,至多明天一早他们就会抵达,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张掌门你还是决定要撤退吗?”

刘学礼此时就郑重的道。

“呃,我能问问这两大修仙门派会派出怎样级别的战力,元婴级吗?”张扬迟疑了一秒钟,就问道。

“应该会按照惯例,两个门派各三名金丹级,十名筑基级。基本不会出动元婴级,但在我看来,这已经足够。”

“那我还是选择继续逃吧!小命要紧。”张扬这么说着,目光却扫了眼钱牧云,貌似这家伙的判断更准确一些,但不知为何,他压根没有提醒刘学礼的想法。

“好吧!现在你是主顾,听你的。”刘学礼也不纠结,就再次放出牵星术,而这一回他却是给自己戴上了一个厚重的石头头盔。

这头盔很好玩,乍一看就像是猪食槽子,外形要多粗犷就有多粗犷。

但唯独一点画龙点睛,那就是上面寥寥几笔的画了一只眼睛。

这眼睛很瘆人,一眼看上去张扬就浑身冒鸡皮疙瘩。

“嘿嘿!我们天师也不是吃素的,实力不行,魂器来凑,这是用玄铜打造出来的睚眦必报盔,专门用来反弹各种诅咒,效果一直都很好。”

刘学礼这时候就介绍道,信心满满的样子。

然后张扬三人就继续按照牵星术来赶路,可不到半个小时,就听咔嚓一声,刘学礼脑袋上扣着的睚眦必报盔就裂开几条裂缝,那上面的眼睛更是暗淡了几分。

无疑,这又是一波诅咒。

“我凑,这些妖怪是疯了吗?老是追着我们不放!张掌门,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刘学礼终于觉得不对劲了。

“没什么呀,除了我有一个玄级怪异,但这你们都知道的。”张扬当然矢口否认了。

刘学礼还要再说什么,钱牧云却开口了,“这样跑下去是没意义的,你就算跑出黑土原也解决不了问题,除非你愿意加入某个修仙门派,但张掌门你却是宁为鸡首,不为牛后,你觉得你能躲得了多久?别忘了妖族还有妖女,孽女这种大杀器,锁定了你就别想跑。”

“所以我的建议是,你把你那个玄级魔语传授给我,然后我帮你做一场法事,把因果了结一下,这就一劳永逸了。”钱牧云一本正经的道。

“玄级魔语?张掌门你手中有玄级魔语?”这回刘学礼也激动了,两只眼睛瞪的溜圆。

“我拒绝!不管如何,我要先逃出黑土原,然后再说其它。”张扬就咬定一点,虽说这二人看起来很讲信用,但有些事情却不得不防。

听到此话,刘学礼二人互相看了眼,最后前者就下定决心地道:“张掌门”

“咔嚓!”

刘学礼头上的睚眦必报盔突然再次传来一声响,却是彻底碎开了。

“我凑!这帮龟孙还没完没”

刘学礼话都未说完,突然两只眼睛就再次爆开,甚至这一次格外来势汹汹,张扬都没来得及急救,刘学礼的脑壳直接就爆掉了。

这回真死了。

“逃!”

张扬都傻眼了,连那个钱牧云都一脸惊愕。

然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二话不说就开始撒腿狂奔。

因为事态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此时不跑就真的跑不掉了。

“大牵星术!”钱牧云也释放了一道牵星术,但与刘学礼释放的很不同,不过这时候不是深究的时候。两个人非常默契的选择拔腿就跑!

动作那叫一个快速。

而就在两个人逃出几分钟后,轰隆一声,一个矫健高大的身影笔直的从天空坠落下来。

这是一个有着大致人形,但身上覆盖着厚厚的鳞片,头上生着狗头的怪物。

这怪物在刘学礼的尸体旁只耽搁几秒钟,然后就锁定张扬二人离去的方向,一声低吼就追了上去。

少顷,也就二三分钟左右,张扬正没命的狂奔,突然心中警兆大作,他都根本来不及回头,只是跟着感觉,抓出三只替身小鬼,直接捏破。

下一刻张扬就飞了出去,一声凄厉嚎叫,却是两只替身小鬼被激活了,然后替张扬挡下来必杀一击。

“三重卸甲!”

“五重重甲!”

“三重卸甲!”

“三重卸甲!”

钱牧云的声音突然响起,几乎是在一瞬间,张扬也立刻催动三重金剑,锁定那怪物,一剑凌空斩出。

这是张扬最大的底牌!

因为他已经别无选择!

轰轰!

连续两声爆响,张扬看到的就是金光乱闪,火星乱窜!

那怪物只踉跄了半步,身上多了两道尺许伤口,却并未毙命!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