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翻你个磨人的小妖精_省长夫人朱丽倩全文

叶翕音记得昨晚洗过澡之后,就由红于和红竺伺候着歇息了。就连给陈乔的讲义都没精神写。

而此刻,她除了感觉周身充满刚睡醒觉之后清爽舒服,并未察觉出有其他任何异样。

叶翕音心里清楚,她绝佳的嗅觉绝对不会有错,甚至她还分辨出了其中的一味中药。

既然她服用的药丸中含有西霜子,那么很有可能昨晚一夜无梦好睡,与服用了这个药丸有极大的关系。

可又是谁,在夜半时分进入她的房间,喂她服下调养精神的药丸呢?

心底里这个问题冒出来的时候,在叶翕音心里同时浮现出两个字——景辰

但是随即又被叶翕音否决掉了。

眼下,景辰连从车上抱她回来都不肯,更别说半夜进入她的房间给她喂养神药了,这绝对不可能!

“姑娘?”红于换了一声,走至近前仔细端详叶翕音片刻,好奇道:“姑娘刚才想什么呢?想这般出神,我在外面唤你用饭唤了好几声,我还以为你不在屋里呢。”

“没事,走吧!”叶翕音缓缓站起身,随着红于走出了内室。

行至桌边时,叶翕音终是忍不住侧目看向对面房间的雕花窗格,窗格被弹墨绘竹的锦纱帘笼遮的严严实实,景辰或许尚未起床。

看来还是自己想多了,也许是昨晚晚饭的汤品中放了滋补的中药,她并未留意吧。

叶翕音收回神思,安静用完早饭之后,便带着红于,红竺以及叶清三人出门去了。

因昨晚临行前,叶翕音特地交代过陈大娘和巧娘今日出摊子的事情,又临时雇了几个劳力帮忙守摊子。

因此,叶翕音只将红于放在摊位上帮着众人打点收银钱,自己则带着红竺和叶清去忙别的事情。

走进一家票号,叶翕音将昨日买胭脂收回的账银,仔细清点之后,发现买胭脂连同白丁香粉以及其他香粉香膏加在一起,居然买了有六百多两银子。

叶翕音借了票号内的算盘大概算了下库存余货的数,以及昨日两次补货的总数,手中银钱的数目与出货的数目刚好核对上。

叶翕音将六百两银子分成三分,留下一百两做灵活周转所用,另外的五百两分别存了一张二百的银票和三张一百的银票。

揣好银票,叶翕音仍未赶去大集,而是让车夫赶车赶往郊外的李家窑厂。

叶翕音仔细盘算了昨日一天的出货量,对未来的销售和库存大致心里已经有数。

眼下大集才刚刚开始,除去第一天的抢购,就算后面的大半个月正常销货,她们库存的尾货也远远不够支撑过整个大集。

因此必须要加紧生产,而上一批装胭脂的瓷罐也用的差不多了,必须赶在年前赶制一批出来。

这次再来李家窑厂,叶翕音心里已经有了底,十分爽快地预定了一百两银子的瓷罐和瓷瓶,颜色样式皆照上次的不变。

李厂主将收下定银的条子递给叶翕音,随即对叶翕音笑道:“叶姑娘,李某想请叶姑娘帮个小忙,不知叶姑娘可否方便?”

叶翕音微笑:“李厂主但说无妨,只要我能做的,务必尽力!”

李厂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看了站在叶翕音身后的红竺和叶清一眼,对叶翕音赔笑道:“叶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叶翕音不觉微微侧目,见李厂主粗糙的脸膛居然有点微微发红,便含笑点了下头,随着李厂主进入旁边的隔间。

隔间开着大窗正对着待客厅堂,他二人进去时又没关门,叶清和红竺一眼便能看见隔间内的叶翕音和李厂主,俩人便没跟过去,只留在外面等着。

“此刻并没旁人,李厂主有何事请说吧”叶翕音见李厂主一张粗糙的脸越发红起来,不觉好奇这人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

李厂主吭哧了半天,低声道:“实不相瞒叶姑娘,我,我在济宁镇上有个相好的……”

叶翕音微微有些错愕,没想到李厂主居然会跟她这个并不算太熟的顾客说这个。

不过叶翕音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只静静地含笑望着李厂主,等着这个面色通红的汉子继续往下说。

李厂主见叶翕音面上并不见丝毫笑话他的神态,窘态比刚才缓和了几分,低声道:“我已经听闻叶姑娘做的是正宗的紫府胭脂,我那相好的也想弄一盒来用,只可惜昨日没抢上,晚上跟我好一通闹腾,我想恳请叶姑娘,能不能把你那胭脂香粉啥的给我预留两份?”

叶翕音呡唇笑道:“这算什么事!李厂主昨日为何不直接来寻我?即便摊子上卖光了,我就算差人再跑一趟,也得给你再取来啊!”

李厂主因碍着景辰,丝毫不敢在叶翕音跟前随意开口提什么要求,只是没想到他试探地刚提了一句,叶翕音却如此爽落。

李厂主心下欢喜,当即从怀里摸出二十两的整银:“这银子叶姑娘先收着,够买多少算多少,我下午差人上你摊子去取。”

叶翕音却并未接李厂主的银子,只浅笑道:“李厂主不必忙着给我银子,我也同样有一事相商……”

没想到叶翕音会这么说,李厂主也十分爽快道:“只要我这小窑厂能办到的,叶姑娘尽管提便是!”

叶翕音笑道:“我这个请求对李厂主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若日后有人来李厂主的窑厂提出烧制与我同样的紫色瓷罐,还请李厂主替我保密。”

“这个……”李厂主言辞之间变得有些迟疑。

叶翕音微抬眼帘,觑了李厂主一眼,樱色薄唇浅浅一勾,语声平静继续道:“我知道李厂主的想法,眼下我的胭脂正在市面上大卖,必定有其他商家想蹭着我的招牌,也做成类似的样式趁机跟风捞一笔。”

“过不了多久,必定会有商户上门来找李厂主,做与我的胭脂瓶罐相同颜色器形的瓷瓶。”

李厂主没开口接叶翕音的话。

他心里清楚,叶翕音说的这些的确是事实,以往他接这样的单子不在少数。也因此挣了不少钱。

如今市面上很多小商贩,专爱仿冒那些时下热卖的东西,趁着人家的热度造出一批类似的,价格和品质却皆十分低廉,专用以欺骗那些买不起正牌商品,或者爱贪小便宜的买主。

正牌商家很讨厌这些仿造的小作坊,但是,他们这些制作包装瓷器的却喜欢这些造假客商。

尤其像李厂主这种手里已经握着正牌配方的瓷窑厂,更可趁机狠敲那些仿冒者一笔,这样的大好商机,他自然舍不得放过。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