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光师张小北的小说65_师傅为什么会爱上徒弟

居山洞而苦练,燃山柴以获暖,食山栗以裹腹,耀日月金华银华,焠华剑绽放光芒缕缕,期何日兮得成修练?漂泊之士、华光瑞剑、仙野奇功。

一)  

正午冬日阳光温煦,为大山谷带来些许暖意。  

漂泊子不待歇息,先自在洞前空场朝阳处习武练功,历练午时焠阳剑路,逐次练习举火烧天、朝天一炷香、天乾刺日、鲲鹏翱翔、黑子淬火剑、斩天妖、朝阳剑、刺阳神、夸父拐杖、一箭射雕、后续三剑计十一个招数。  

蹭蹭蹭人走八步连环,嗖嗖嗖剑耀天光纯阳。  

悠忽之间周身上下已然有汗沁出,终于欣然完成午时耀光节段,便自腰间取下汗巾擦抹脸上汗渍。  

抬头去看他方才走过的路数印记,而那剑舞向阳剑锋仿佛还在眼前炫耀,忽觉眼前转幻成聚华真人演示耀阳绽月焠光双华神剑那潇洒身影。  

但那身影却是一闪而逝,师父当年剑法已是炉火纯青。  

他擦擦眼睛,希望方才幻觉再现,然而眼前伫立者依旧是不远处神仙般屹立的百年老榆树,于行风中挺立着高傲身躯。师父已成古人矣,自己终有一天亦会作古。  

他想起当年被火山派掌门风易离烧伤时情景,当时疼得坐卧难当,牙根咬碎半截,此后风风火火潜回燕支城。  

二)  

见到妹妹云秀玉时,秀玉大惊失色。  

听他娓娓道出缘故来,秀玉说:“我知晓了,往后不要再去做杀手吧,我在燕支城里为哥哥你买个门面,好歹卖些布匹皮张毛线什么的,总是可以艰难度日。”  

“还请妹妹不要把我回来的事告诉妹夫皇上。”他特意嘱咐说。  

可是第二天,贵为皇妃的妹妹还是把他回来的事呈报给燕支国王萧弘。  

萧弘传他前来觐见,单独邀他饮酒入席。  

萧弘并未提起杀手与逃逸之事,只是婉言相劝说:“朕盼望大舅哥秀逸你能够留在我身边,至少做个禁军都尉,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多谢陛下隆恩,”他当时就在席间跪下说:“我把妹妹托付与陛下,我这个人散漫习惯难改,做都尉一事容后再议吧。”  

几个月后,他迁到街井里一处偏僻住宅,整日习武操练拳剑,婉拒妹妹要他做生意的请求。  

夏日里有一天,秀玉乘凤舆来看望他:“哥,我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  

看她满面春风十分得意,他笑问:“何等好事足使妹妹这般高兴?”  

“哥你猜猜会是什么好诗情?”  

“好事嘛……给你寻到准嫂嫂喽是不是?她很漂亮吗?”  

“她呀,当然会十分漂亮,”秀玉揶揄地眨眨长睫毛,说:“可那是以后的事情呦,先把这位准嫂嫂存放在皇宫大殿里,且容日后再议嘛,今天这事呀可是要送哥哥倒插门入到山洞里呦?”  

“去山洞里?“他疑惑不解地问:“要我去山洞里?”  

“对呀,哥你不是昼思夜想梦寐以求茶饭不思一心想要去学武功,一心想要跪拜武林高手吗?”  

“着啊,妹妹你跟哥想到一处去啦,我说嘛这天下里就只有我妹最懂哥哥心思,你快说这位高人他是住在峨眉山还是住在终南山呢?”  

“我说出来,或许哥哥不信,”妹妹故意卖关子,“这位大神那,应该说是神仙吧,好像已有七十多岁的高寿呢。”  

“哎呀,这磨呀推碾磨似的磨蹭蹭急死个大活人,老神仙他到底叫什么大号,居住在何方啊?”  

妹妹真是好性情,依旧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地说:“去西界大燕山里的人回来说风传有位野居山人住在卧盘山卧盘洞内修仙……随后阿,我又派人到山洞附近打探砍柴人,方才得知此人道名唤作聚华真人,据传原是终南山玄元观掌门人,已在江湖失踪数十余年。”  

“真的?妹你说这位大神是真的?!”  

“那么多人在风传着,八成是确有其人。”  

“什么叫八成是呀?还是子午卯酉说不准曾。”  

“依我看,哥你还是亲自走一趟,秀玉怂恿着说:“耳听为实,眼见为虚嘛。”  

“话都说反啦,好了,唯有眼见为实才好定夺,妹子你给哥哥准备好马匹银两,哥于明早上路!”  

“我派两位将官陪同你去吧,”秀玉好生担心说:“权作保护保镖。”  

“人多碍眼,我已回来多日,火山派两名杀手早已离开此地,妹妹不必担心。”  

三)  

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他鬼讹到不再白昼出行,改成拂晓天明之前。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心态既如此,他确实担心大神小鬼们神秘尾随跟踪。  

于是干脆戴顶斗笠、蒙上面纱、穿件青袍、带把大剑,路上小心翼翼穿过集镇,从来不在酒家用饭饮酒,住宿甚至常常在大树之上。  

好在路途不远,三天后果然来到卧盘山。  

这里山势陡峭险峻,溪水淙淙流淌,这个是修仙成神好去处,怪不得聚华真人不远千里藏匿此山中归隐。  

当年,他就在一位砍柴三叟指引下找到磨盘洞。  

当时,聚华真人正在练剑,对于访客莅临全然不予理睬。直到老人家舞罢长剑,方才坐在石凳上擦汗休息,底气十足并不吁喘。  

“山叟见过道长,”那山叟上前躬身施礼道:“有位后生打听找人找先生您哪。”  

先师哦了一声,闪过炯炯目光打量来人。  

先师转而邀请山叟说:“山兄弟,请往寒舍之中饮杯山茶吧,”  

“不,不啦,”山叟推辞道:“我还有山柴等着送回山庄里去哪。”  

山叟转身去过,聚华真人目送他走远。  

当时,云秀逸想念着当时情景,他立马下跪乞求道:“师父在上,请收下不才云秀逸做个徒儿吧!”聚华真人并未理睬,自去土灶前举火淘米熬粥。  

赶紧爬起身,他勤快麻利地帮着抱柴添柴。  

不一刻,米粥煮熟,伴着咸菜就饭苦哉,聚华真人亲自动手盛出两碗,递给他一碗,淡淡说道:“喝下去暖暖肚寒,也好往家走转,走了就不要来了。”  

遭到拒绝,他好生难过。  

当时放下饭碗,他再度跪下苦求:“师父收下我吧,我是真心实意想学武艺啊!”  

聚华真人还是不搭腔不肯收留,自己折进洞内,坐到石尊之上翻看道家书简。  

他后来相继翻看过那些书简,诸如《易经》、《太上老君感应篇》、《道德经》等等大作。  

他跪伏足足有半个时辰,恰逢那天多云转阴,晴日被乌云遮掩,聚华真人没再出外舞剑。  

紧接着,西北方向乌云翻卷过来,电闪雷鸣风骤起,随后噼里啪啦雨点抖落下来。  

四)  

雨点紧锣密鼓打在山体上,打在他低伏的脸颊上。  

忽然,他看见聚华真人出现在洞门口,而且十分慈祥地说:“有句话我要对你说,你必须如实回答,不得有任何隐瞒。”  

“是,徒儿谨遵师命!”他跪伏着,未敢抬头。  

“你从哪里来?为何要求师习武?”  

“我从燕支城来,曾经做过杀手,承蒙阴山五毒派掌门田荣指点从武,杀戮为零数,因不愿杀戮逃离此门遭到追杀,躲归燕支,我妹妹乃是燕支国贵妃,如果弟子有幸与左右侍奉师父,一切生活用度皆可按时送来,弟子讲的句句皆为实情。”  

“嗯,你家族姓氏?你今年有三十岁了?”  

“弟子今年二十九岁,我姓云名叫秀逸,我妹妹名唤秀玉。”  

“往后,你就叫漂泊子吧,此身实在漂泊海内,此意则在深山修练习武……习武者很苦很累亦很枯燥,你可否挺耐得住?”  

“能!我能挺住!”他斩钉截铁般回应。  

“好,入我玄观门,你虽未入道教,但必须遵守道教宣示,心下务必割除恶端杂念,不得随意杀人害命,包括爱惜一草一木,天地之精灵岂可任他人随意涂炭?!切记谨记。”  

“徒儿刻在心上,记下了。”  

“故此,于习剑修拳之余,多多温习道家先贤书简,苦修己心。”  

“是,弟子谨记遵从。”  

“好了你起来吧,雨势不小啊,不要再跪着浇坏了身子骨,不是闹着玩的,进洞来吧!”  

“那么,”他兴奋地爬起来,欣喜地问道:“师父您是不是收下徒儿了?”  

“你说呢?”师父当时开了个玩笑说:“你已经喝下为师一碗米粥,你若不是徒儿呀,一碗米粥定要收取十个铜板哦?”  

他吃吃地笑着,立即跟随在师父身后进洞避雨。  

五)  

有师父在的日子多好啊,有师父引领着一剑剑焠阳焠月,尤其那一轮殷红夕阳行将落山之际,一整天下来的最后一轮舞剑;还有每当明月升空,剑蘸月华流影,有师父引领着习剑,真的是好爽好爽啊!  

这套日月双华剑真的是需要日积月累汲取日月光华,达到剑舞迸射华光烁烁之玄机……  

餐后一杯茉莉花茶,嗜好成一贯。  

妹妹送来之汉宫春佳酿窖藏,品其酒香回味无穷。  

午后,需按剑谱锁定日央方位与步伐,历练正剑熏日、反剑刺日,剑尖指日可待凝聚日光萃取青锋光芒。  

三杯香茶落腹,外面今日山风冷硬。  

他身穿深灰色道袍,脚上踏一双短靴,仗剑来到洞外空地。  

从以逸待劳而起剑,续之仙人指路。  

至今,他虽未正式加入道教,却早已是聚华真人爱徒之一,与玄元观金不换、无极子、玄机子并称为师兄弟。  

师父曾经嘱他从道教之规历练人生,似乎并不希望他往后不再成家立业。  

往后的事难以预料,师父亦曾隐约暗示过可以在此地建立道观,或可以在此处建一修道演武山庄,可娶妻生子繁衍后人,却是一件后事。  

苦哉,道观修炼之人;乐哉,无牵无挂,苦练天剑合一。  

日影渐渐西移,剑锋所向光芒闪烁。  

先师曾在某夜间舞剑,他手中那一把吕氏青锋剑于夜光下绽放的是一种淡银色浅蓝色光芒,格外耀人眼目。  

师父说明焠光原理者,历练者久久注目之双目部位其灼灼光芒。而外人者不知不知其故概分功夫不等目睹剑锋之后,双眼所受伤害不同,解避方法可带琉璃双尽镜片,或可内服醒目地黄丸。  

那夜,师父兴致极高。  

接连又舞玄观门大丹剑,次又献松溪门白虹剑。  

六)  

此后不久,他有幸跟随师父得以在夜间习练那些高妙剑法,又逐渐从师学得玄观七盘掌八八六十四双人对手掌,夜夜苦习双人对峙进攻防守招招式式,深谙道家玄观掌法剑法功法之精粹奥妙。  

日央剑舞罢,距红日西沉尚有半个时辰。  

漂泊子兀自坐在石墩上取过瓷壶,咂了一口宫酿红葡萄酒。  

大汗淋漓时,不可饮冷水。  

先师养生谆谆教诲,焉能忘忽?  

来不及烧口开水,一口甜酒足矣温润干渴喉咙。  

起身,他把事先备好的供香条放在挎篮内,另带上一壶酒一篮果、一篮馍,两束白绢紫花、一沓黄纸钱。  

沿着经他日夜开凿的小径登上卧盘山悬崖下古松间,那里师父原身长眠之地,也是师父神灵升天之处。  

中秋月圆那时节,他曾经持锹过来奉添坟土。  

眼下天寒地冷,需要待等清明前后祭扫修墓。  

其实,每隔十天半月,他习惯了为奉往坟头上斟上一杯好酒,他习惯了必然过来陪伴师父。  

在这里,在坟前跪拜之后,自家手心捧杯酒,把他自己心里话悉数叨念给师父听……  

孤坟,在这荒山野岭中傲立着。  

有迎客松相伴,有山腰的徒儿相伴,他老人家一定不会孤独。  

他放下手肘上筐篮酒壶,逐一往坟前石桌上摆放好,又是奉侍师父一斛酒,自己一斛酒。  

先放下,双膝跪地叩头三下,方才起身。  

点燃贡香,他坐下来,坐在石墩上。  

大墓前耸立有一块石碑,是他亲自动手早刻出来的有字石碑,上面刻有:先师聚华真人之神位。  

他把自己哪斛酒往师父那酒斛上轻轻一碰,眼儿里早已泪水盈盈,口里喃喃诉道:“唉……唉,师父大人在上,徒儿前来敬酒啦……过几天,徒儿想出山去看看,您老人家不是经常叨念着终南山啊玄元观,您在哪儿修道四十余载,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有着您怀念着,还有金不换他们,你说过人要重情重义的呀,给万两黄金收买不下您的这份心哪……对了,还有那个无机子,我跟您老提起刺杀他那天的情形,您正喝着粥啊,险些笑得呛到了呢,还有后臀开花那件丢人现眼的鬼样,您却说那全是历练磨难嘛,不经过那些磨难人是不会进步的呀!唉……现在想来,师父您的话呀句句贵重比金哪!”  

七)  

“妈妈,妈妈,我想舅舅了。”萧英拉着母亲的手告求着。  

每逢每季之初,云秀玉定会亲自前来卧盘山洞探望兄长,顺便带来各类物品。先前师父在世,她来得更勤,待到师父过世,玉秀改为每季过来一次。  

梦打心头想,近日她曾经梦到哥哥望着空空米罐发呆,醒来觉得还是该提前过来看看。  

决定下来请示过萧弘,萧弘笑着说:“其实我也是应该去看看秀逸过得怎么样,如果他愿意,说要讨个媳妇,朕可以把宫里包括大臣们府里的未婚女子聚在一处,随他挑选,即便他同时看中两位,就一同让她们嫁过去嘛,干脆就在那卧盘山下调拨百几百户山民建造一处山庄,由他来做庄主,岂不是很好一件事嘛!”  

“奴家多谢陛下如此关心我的兄长,”云贵妃长叹口气说:“哥哥给他确实很苦,不过哥哥他身上有着一种忘我精神,陛下的圣意妾身一定如实转告与他。”  

沿着这条之下而上弯曲小径,漂泊子缓缓走下山梁抬头看见山盘路转弯处过来一队人马。  

仔细看时不觉喜上眉梢,正是妹妹她搭乘车轿远路而来,由一队军兵陪护着,车轿前驾车的依旧是小太监吴生。  

他兴奋得大步流星往山下奔跑,并摘下棉毡道帽向下呼喊道:“妹妹!你来啦!?”  

吴生扬鞭加快马速,车轿立时加快行速,军士们加快马速。  

车轿停在半路,秀玉下轿,喊了一声:“哥哥!“  

萧英抢先扑上前来,他今年刚好七岁,个头却蛮高。  

他一下子扑到漂泊子怀里,亲昵地说:“大舅大舅!想死我了!”  

漂泊子搂紧他说:“想不死的嘛,咱爷俩这不是又见面了?”  

随后,漂泊子又与千总张强握手致谢:“小老伙计,感谢你让你受累,你是一年四季奉陪到底呀!”  

“没关系,不累不辛苦!”张强真心实意地说:“这是我等应尽的值守。”  

“好,各位洞里请!”  

“不了,我们还要立即扎寨,尔后埋锅造饭,”张强婉谢道:“请云贵妃进洞歇息吧。”  

八)  

“今晚大锅煮饭,”漂泊子安排道:“咱们几十口人聚在一起,共同享受一顿美餐!  

玉秀由丫鬟兰花搀扶着带着小英举步走进石洞,里里外外仔细打量一遍,方才面露笑容说:“行啊哥哥,没有嫂子帮忙呢,里里外外搞得满整洁哦!”  

四名军兵穿梭往来从马背上取下粮食盐巴等物品,陆续搬进洞内。  

“哥哥你真的是苦呀,“秀玉眼含热泪说,练剑是要坚持到底的,可是生活呢,也要有所改进的……圣上要我转告哥哥知晓,要为你在宫中物色女眷,而且还要在卧盘山下建立山庄呢!”  

“女眷的事,却是不要提起,双华大剑尚未练成,”漂泊子婉然道:“卧盘山庄当然是要争取早日建成啊!”  

“两件事,妹妹随时准备着,为哥哥求媳妇建山庄效劳哦?!”  

言讫,兄妹两人相视而笑。  

“萧英不在内室,”漂泊子笑道,“一定是跑出去跟着军士们搭建帐篷去了……”  

“要做多少菜肴呢?”她笑问,“我们总计来了二十三人,洞里面应该还是安排得下的。”  

“至少八道菜,二十多人可分两桌。”  

“好,我和兰花帮你打下手,好生准备一桌丰盛宴席!”  

“外甥他,近来还在练习武功呃?“  

“常常跟着张强走走刀枪而已,我在想啊是不是应该送他来到卧盘山来跟他舅舅历练呢?”  

“好啊,七岁少年风华正茂,“漂泊子不胜感慨地说:“况且前辈留下的武功,诸如日月双华剑等等,那是要一代接一代薪火相传的啊!”居山洞而苦练,燃山柴以获暖,食山栗以裹腹,耀日月金华银华,焠华剑绽放光芒缕缕,期何日兮得成修练?漂泊之士、华光瑞剑、仙野奇功。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