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舒服 好 粗 好硬 儿子在妈妈睡觉时

看着身边的人个个都开心乐在享受的样子,苏夕却想出去透透气,刚刚喝了不少酒,白皙的脸上泛着微红,配上今天穿的黑色裙子,整个人透着优雅迷人的气息。

她拿起黑的棉服披在身上,走出了会场,刚离开喧嚣的世界,就看见晓燕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手中拿着文件。晓燕穿着长长的棉服看不见礼服,她似乎刚刚从外面回来,两个脸颊跑的通红,现在还在气喘吁吁的。

“晓燕,你干嘛去了,累成这样?”苏夕问她。

“我刚刚回公司拿文件呢,杨总让我把这份文件送上808房间,他今晚要用。小夕,你帮我送上去吧,我的包忘了拿,还没给出租车钱呢。”晓燕把文件递给苏夕又转身急冲冲的跑了。员工总是在任何情况下奔跑忙碌着老板交代的事。

苏夕上了电梯,按下了顶层的按键,这个场景好熟悉,是一个多月前,在公司,也是送文件上高层,那时候还知道了杨文轩就是老板的事实。

电梯门打开,整个楼层安静的可怕,即使这样依然彰显着豪华的气息。

“805、806、07、808、、、这里”苏夕找到了808房间。

整个楼层只有6个房间,房间之间间隔的距离很远,可见每间房的面积很大。杨文宇的门是开着的,刚刚拦秦悦的时候忘记了关门,里面的一切都可以看的真真切切,顶级耀眼的水晶灯吊灯,奢华的家具,上等的皮质沙发,这要是住两晚,得用掉将近半年的工资吧,苏夕的心里想着。

“铛铛、、、杨总,在吗?”即使门是开着的,苏夕依旧站在门口敲着门礼貌的问着。

“杨总,我是苏夕,来送文件的。”苏夕又朝着里面喊了一声。

“杨总?”这次苏夕确认了里面没人。

她走了进去,将文件放在了桌上便立刻走了出来将原本敞开的房门关上。

苏夕往回走,突然整个楼层一片漆黑,苏夕本能反应的有些害怕,向后退了几步,想找到墙角靠下。即使心里害怕,她也不能大喊。

苏夕手摸到了墙体,准备向后退,结果却扑了个空,直接摔进了后面的屋里,屋里冷的出奇,不是应该有空调吗,苏夕着实被吓到,准备爬起就走,结果门却灵活的自己关上了。屋里一片漆黑,正当苏夕摸到手把准备开门时,灯亮了。

她本能的转过身,结果却正好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里,那个人光着个上身,穿着休闲裤,露出结实充满诱惑的腹肌,头发还在低着水珠,苏夕抬起头,瞳孔放大了两倍:“老板?”她立刻退后了两步,逼到了门上。

“对不起老板,刚刚停电,我给杨总送文件,结果就摔了进来,不是,是不小心摔了进来,对不起,我现在就走。”苏夕低着头语无伦次的解释着,这个场面太不雅观,怎么会让她撞上?突然她又想起自己棉服还在地上,弯腰伸手就去捡:“啊!”一声惊吓,苏夕被杨文轩压在地上的地毯上,虽然屋里很冷,可是杨文轩的身上却烫的可怕,他的眼角很红。

“老板,你放开我。”苏夕的神经都快崩溃了,大脑一片混乱,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用力的推着杨文轩,可是却一点用也没有。

杨文轩看着身下的苏夕,他真的很难受,浑身热的好像要把自己吞噬掉,可是看着苏夕惶恐的眼神,他推开了苏夕:“走!”苏夕立刻抓起衣服准备跑,可是出门的那一瞬间,她好像感觉到杨文轩不对劲,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却在强忍着,毕竟杨文轩也救过她。

“老板,你怎么了。”苏夕抱着棉服,有些胆怯的问躺在地毯上的杨文轩。他好像很热,不会生病了吧?现在就她一个人,总不能丢下他吧,会不会明天就被炒了,可是刚刚、、、、、、苏夕有些顾虑,可是责任还是战胜了忧虑。

苏夕跑到了桌前倒了一杯水端了过来,跪在地上用手托起了杨文轩:“来,喝水。”苏夕身上淡淡的香味充斥着杨文轩头脑,他喝下了整杯水,他喝了很多了,可是还是口渴,看着眼前的苏夕将杯子放在桌上,她真的很好看,苏夕的样子似乎已经定在了杨文轩的心里。

“老板,我打电话给杨总,带你去医院吧。”苏夕准备从棉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可是下一秒,她后悔她不走的决定。

杨文轩将苏夕压在了身下,吻上了苏夕,他紧紧箍住了她挣扎反抗了身体,苏夕的大脑一片空白,后悔了刚才没有快速的离开房间。杨文轩炙热的吻顺着脸颊渐渐移向了脖子,喘息着。

“你放开我。”苏夕反抗着。

杨文轩将唇靠近苏夕的耳边,凭着最后一丝清醒:“对不起……”下一秒再也控制不住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结束了这场荒唐错误的情事。苏夕抓起了凌乱不堪的衣服逃离了“屠宰”她的现场,出门的瞬间,刚回来准备进房的杨文宇看见了苏夕仓皇而逃的背影,心里闪过一丝疑惑。

杨文轩看着浅色地毯上那一片鲜红,灯光下刺眼的难受,药劲过后的作用使他沉睡了过去。

苏夕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她跑累了,跑不动了才停下,夜晚的风更加的刺冷,吹在脸上犹如刀割却不及心里痛。

刚刚她的老板在她身上索取着原本他妻子该尽的责任。

刚才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一切都好像噩梦一样发生了,让她无法接受,凌乱的头发飘拂在脸上浸着泪水,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起,泪水模糊的眼睛看见熟悉的号码按下接听键。

“喂,小夕,你跑哪去了?”年会散场,晓燕和佳佳寻了好久都没找到苏夕,从送文件到散场就没有再见到她。

苏夕抹去脸上的泪水,装作一副没事的声音:“我有点不舒服就先回家了。”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晓燕担心的问。

“可能刚刚喝了点酒,有点头痛,回家睡一觉就没事了。”苏夕说着,眼角的泪水还是止不住的流下来了,她想说可是却无法说出口。

“好,那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再看你。”

“嗯,你们回去路上也小心点。”

挂了电话,苏夕却看见了手机屏幕上的全家福照片,自己的家人,这些全部都是她坚强的后盾,如果父母知道自己的事情,肯定会接受不了。

苏夕擦干了眼泪,站起来,整理了下自己凌乱的头发,“没事的,什么事也没发生,苏夕,没事的。”

苏夕安慰着自己,当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时,她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收回了眼泪,她难受,她想哭,可是现在她得回家。

她朝着家的方向走去,因为家里还有人在担心她,她的懂事孝顺,不允许她这么做。

家门口,苏夕放慢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打开铁门进去了。

“小夕,你回来了。”苏妈从屋里急忙走了出来,已经十一点多了,她和苏爸担心到现在。

“是,妈,我回来了。”

“妈,我上去睡觉了,太困了,明天再说吧。”苏夕快速的跑上楼,她还是不敢面对母亲,怕控制不住自己哭出来。

“慢点,别摔倒了,好,你先洗洗睡吧。”苏妈虽然觉得很奇怪,可是太晚了,也许苏夕真的累了。

苏夕跑上楼,立刻将门反锁,脱下外套钻进了浴室,镜子里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当目光落在脖子上,一块红色的印记显得格外刺眼。

她用力的想抹去,可是皮肤变得通红生疼也依然那样清晰,苏夕打开了淋浴,蹲在那里咬着自己的手背哭了起来,她不敢哭出声,怕自己的母亲听到。

大脑里全是杨文轩的样子和刚刚放大的脸孔,抹也抹不掉,从救命恩人到老板再到刚刚和她发生关系的人,杨文轩,杨文轩,全是杨文轩…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