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木年华最全章节免费阅读—性饥渴的肥臀浪妇

尤逸醒了之后就兴冲冲的跑去敲了齐之轩的门,无论如何今天必须把人揪起来陪着自己去跑步,他这小身板必须好好的锻炼锻炼,尤逸很有信心一定能把齐之轩给锻炼好。

齐之轩倒是挺爽快的答案了跟尤逸一起去跑步了,他必须找点其他的事情来做好把他那不太好的情绪赶紧调整过来,运动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法子,而且感觉应该比较会有效果。

齐之轩跟着尤逸连跑了好几天,而萧扬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样也好,如果他回来了齐之轩反倒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萧扬无所谓甚至都不会在意不会提及,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可是齐之轩办不到,他不可能像萧扬那样的洒脱。

或许这就是爱着一个人时的卑微着的自尊吧,他卑微着但不代表他不骄傲。

本书来自(m..1a),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齐之轩已经让自己尽量看起来无动于衷了,就当什么事都没有生过吧。

但有些事情他越是想要抹去就越是牢固的刻在脑海里,萧扬的吻让他无法忘记,那是萧扬。

他喜欢了那么久的人,他小心翼翼的在心里放了很多年的人,或许他可以勉强自己只要萧扬开心他跟谁在一起干什么都无所谓,就像他听过萧扬跟别人上床的声音一样。

没有资格生气没有资格难过,他可以接受他这辈子都无法靠近萧扬,可是当你觉得一辈子都无法拥有的人突然闯进了自己的生活,你不可能欺骗自己说自己不想要,他想要,他怎么会不想要,但凡有一点点的得到的可能他都是愿意用一切去交换的,只要萧扬可以爱他。

可萧扬并不爱他,所以他不能不要自尊的往上贴,这样萧扬只会真真正正的看轻了他。

说来也奇怪,爱一个人或许就是这个样子的吧,无论他是怎样的人,哪怕萧扬那么的不堪齐之轩依然深爱,他不是不在乎,只是不被爱的人没资格去在乎这些,可他其实又没有勇气破罐破摔,他不希望自己在萧扬的心里也是不堪的,尽管在萧扬的心里或许他一直是不堪的。

尤逸又出去跟他的小潇洒去了,齐之轩却并不想去了,他记得萧扬说过的话。

萧扬说不希望在他身上闻到酒味,况且他自己并不喜欢喝酒,只是上一次几个年轻人在一起玩,他们都太过热情了他不好推脱,所以也就跟着喝了,其实他到现在都还在后悔。

那一天不应该喝醉,如果没有那天的事情也许他和萧扬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他不知道这样一个插曲对萧扬那样的人来说究竟算个什么?或许转头就忘了,毕竟萧扬身边的人太多太多了,他都担心萧扬连自己身边的人都数不清楚,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为此心烦。

可是萧扬不在乎不代表他自己就可以也不在乎,他必须承认他的内心里其实远没有表面的那么镇定,他的内心里早就已经翻起了惊天巨浪,如果说以前他只是无望的甘愿默默看着萧扬,那么如今他有了奢望,一个不太现实的奢望,如果有一天萧扬真的能看见自己,爱上自己。

齐之轩在萧家转了很久,心情依然难以平静,如果有个人能说说话就好了,能说心里话那种。

所以齐之轩也出了门,他想去看看萧章,萧章离开得太突然了,他原来以为这个人是可以一直陪着他爱着他的,上一辈的恩恩怨怨他知道的并不太多,但他知道萧章是真心对他好。

尽管他并不是他的儿子,他从母亲齐瑜的嘴中大概知道一些事情。

齐家几十年前在另一个城市是很出名的,他的祖父齐老大在当时是黑道之中混得最好的。

齐老大有一儿一女,但是最让人惧怕的是齐老大的那两个心腹,一个姓萧,一个姓顾。

如今的这两家在这一座城市中都已经算是豪门了,早就已经褪下了当初的那些背景成为了真正的生意人,至于当初他们两个人是怎么到达这座城市的,而关于在他们离开之后齐家的衰落这其中的缘由他知道的并不多,他母亲是齐老大的女儿,而齐飞是齐老大的孙子。

至于齐飞的父亲齐老大的儿子他却一点都不知道,从没有人说起过。

仿佛那个人根本就不存在一样,所有的人都不愿意提起那个人或许都有着自己的原因吧,他不愿多问而且一切也都与他无关,比较已经是过去的旧事了,说不定那个人已经去世了。

齐瑜当初来到这座城市投靠萧章的时候他还太小太小,至于当年生了什么他也并不知道。

他只知道他记事起他就有那么一个父亲,再大一些他明白了自己原来是一个私生子,再后来他知道他不是萧章的儿子,但萧章对他从未变过,一直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的看待。

是非对错他不想计较得太多,他一直觉的自己是幸运的,至少有母亲还有一个父亲爱着他,他觉得血缘关系这些并不是那么的重要的,只要是真心相待的其实是不是亲生的没关系。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