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沙发-女房东能上吗

天广手只是轻放在他的背上,根本没有抱紧,好几次都

差点松开手掉下,他只好紧紧的缠在胡天广的身上,喘着气被继续菗揷小o。

当胡天广好不容易走到床前,方霖凡已经气喘吁吁,软软的倒床上,胡天广随即不客气的压在他的身上,“老板,你

用的什么牌子沐浴露这么香。”

鼻尖故意在方霖凡的脸上磨蹭,胡天广从他的脸开始,顺下嗅着他身上好闻的沐浴露香味,是清爽的薄荷味。

“恩啊”方霖凡一动不动的平躺着,让他嗅着自己身上的香味,鼻尖轻磨下巴,喷着热气又嗅上脖子,舌尖

在喉结上轻舔,方霖凡不由自主的吞咽,那条舌头就舔上滑动的喉结,玩了好一会儿,才又往下嗅。

鼻尖轻触胸膛,亲一口咬一口,都那么的细致温柔,方霖凡轻声shenyin,直到鼻尖蹭到肚脐眼,舌头舔上肚脐眼,方霖

凡抓住床单,张开着腿的扭动腰,胡天广闻了闻的性器,干净的性器一点儿异味都没有,“老板,你连老二都洗得这

么香,是不是就等我舔你的老二”

“啊你不会嫌脏”方霖凡挺起性器,勃起的性器流着汁的等待男人的怜爱。

胡天广却没有舔上性器,嘴唇覆在柔滑的大腿内侧吮吸舔吻,丝毫不碰方霖凡最需要爱抚的股间,任凭性器分泌yin液

,更不管最能取悦男人的小o半软的微张着嘴。

大腿内侧的刺激让方霖凡焦急难耐,他抬起腰想让自己的性器碰到胡天广的嘴唇,渴求嘴唇吻上亲吻舌头舔弄性器,

即使只是碰到他的脸也好,至少身体不会那么难受,但胡天广全然无视他的渴求,抱起他的大腿舔着那里细细的嫩肉

,涩情的吻着嫩肉,直把细白的嫩肉吻出数不清的艳丽红痕。

胡天广响亮的亲一口大腿,手掌轻柔的抚摩大腿嫩肉。

眼前的男人做着种种让他忍耐不住的事,方霖凡握住自己的性器,腰拼命的往上抬,性器好不容易凑到胡天广的嘴前

,喘气的说:“舔我”

等待这一刻的胡天广看着性器下方饥渴不已的小o,佯装出为难,“我只想舔老板又骚又浪的小洞。”

方霖凡睁大眼睛,因这句话产生无限的快感,浑身不停的颤抖,下面的小o猛烈的收缩。

指头兴奋到发颤的掰开tunbu,褶皱细致如菊的小o被轻轻拉开一条细缝,上班午休时被干了两个多小时刚才又被插了

半天的小o红肿着,颜色红艳,方霖凡勾出媚笑,“欢迎来舔”

一个“欢迎”直令气血方刚的胡天广欲火滔天,全部冲到下面的肉帮,双手抓住方霖凡的大腿,将大腿猛往两边压去

,鲜红的双眼只看得见被方霖凡指尖轻抚的小o。

嘴巴覆盖小o,第一次舔男人这里的胡天广觉得自己至少会有点儿厌恶,排斥许久才会舔,可是等嘴唇碰上小o,他

心里满满的都是如何把这个小o舔湿,把银荡的老板舔到尖叫不止。

“该死的连洞都是香的**的就是洗好屁股等老子ganni的是不是是不是还想老子把你干得屁股都懂喷水”

“恩啊”此时此刻,方霖凡一点儿不掩饰自己想被舔xue的yuwang,光是想象那种不同于被坚硬肉帮干到高氵朝的快感

,他的小o就一缩一松的兴奋。

潮湿的大舌头舔上一道道褶皱,胡天广看着自己的口水舔满小o,透明的水光使小o颜色越发艳丽,早被肉帮撑松的

褶皱很快松软,xue口微张,舌头试着刺进。

感觉到一条软软的湿湿的活物进入甬道,自己的肠肉被舌头一寸寸的舔湿舔热,肠道顿时变得异常敏感,全部集中精

神的感受被舌头舔弄的美好滋味,方霖凡激动的抱住胡天广的头,本能的抬臀,希望他能舔的再深一点儿。

舌头模拟ng茭的戳刺小o,胡天广的口水一次次送进小o里,舌头又在小o里一圈圈搅动,方霖凡从来没有享受过这

滋味,没有肉帮进得那么深,但是自己的每一处都被灵活的舌头仔细爱抚,一阵阵的发麻发酥,发浪的蠕动。

粗长的手指伸进小o里,指头勾住xue口,将小o往两边拉开,拉平褶皱,里面红色的肠肉沾满口水,口水一点一点往

xue口挤,胡天广头一次那么仔细的观看方霖凡的小o内部。

自己下面被一个男人从内部仔细的观看,方霖凡脸露难堪,“别看”

“我喜欢看。”胡天广着迷的欣赏内部的反应,原来这就是一直shuangsi他的小o,在他的眼里并不丑陋,只觉漂亮,想

好好的疼爱这个洞。

舌头伸进小o里,舔上肠肉,肠肉激烈的蠕动,肠道缩紧,口水尽往外挤,似乎想喷出口水。

“啊啊啊”方霖凡大腿发抖,肠肉互相摩擦的快感直达脑海,脑海空白一片,舌头却在此时舔弄肠肉,使肠

肉动得更厉害,快感汇聚成狂潮,吞噬方霖凡。

血管的血液沸腾,脑海想不出任何形容此时自己状况的词语,方霖凡把胡天广的头往自己的股间按,神色崩溃的说道

:“使劲舔我,求求你使劲舔我的小洞”

说到最后已哭喊出声,显然快濒临高点,舌头大力的舔着小o,无处躲藏的肠肉被舌头挤开,纷纷欢迎舌头玩弄它们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