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教下乡师\妈妈叫全红

“不错!”路西法露出激赏的眼神,“姜由,奖励。”

里头躺着一次性注射器,还有瓶透明液体的药。

关心妤骇然,“你要做什么?”

“给你的奖励。”路西法邪恶一笑,拿起注射器,注入药物。

关心妤骇然后退,跌到地上,又是一阵刺骨的疼。

路西法扬眉。

两个保镖过来,把关心妤架到床上去,按好。

路西法残酷一笑,一步一步地走过来。

“路西法,你想做什么?叫他们放开我!”

这渣男,想给她注射什么?

毒*品吗?

所以他才会说,要让自己生不如死?

关心妤挣扎。

无奈,她现在头晕目眩,全身绵软,根本使不上劲。

再加上,保镖的手就像铁钳,紧紧地箍着,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路西法,在床畔坐下。

路西法挤压了下注射器。

透明的液体,缓缓被推出来,沾在针头上。

日光灯下,晶莹的液体,闪着森寒的光芒。

关心妤露出恐慌,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拼命地摇头——

“不要过来!放开我……不要……”

关心妤语无伦次,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毒*品和毒蛇猛兽是一个级别的,只要沾上了,就绝对没有办法脱身。

它会让人失去自尊、失去意志力、失去反抗能力……失去一切。

为了得到它,人会狗一样,跪着乞求。

关心妤不敢想象,自己沾上那种东西后,变得卑微、摇尾乞怜的样子——

那简直比杀了关心妤还让她难以接受!

关心妤重新来了力气——

“放开我!路西法,你这个人渣!叫你的手下放开我!你敢给我注射毒*品,我一定会让你比死还难受!”

“你是第一个,敢在我面前,提死这个字的女人。”路西法提着她的下巴说,“所以,必须奖——”

尾音猛然曳去。

关心妤发狠地咬住了他的手,牙齿深深陷进去。

“该死的这女人,你活腻了吗?”

保镖围过来。

路西法黑眸一眯。

保镖退回原位,垂头,战战兢兢站好,不敢造次。

身体被完全制住,居然还可以露出獠牙?

眸中异光一闪,路西法看着紧咬自己不放的女人,心情很好突然变得很好。

这女人,真的很懂,怎么勾起男人的征服欲啊。

“松口。”路西法淡淡地开口。

关心妤不松,咬得更紧。

手被咬破皮了,血渗出来。

路西法却一点也不觉得痛,表情自若无比。

甚至,还邪魅地朝关心妤微笑。

“想咬断我吗?”

声音突然变得暧昧。

第19章:又想玩什么花样

第19章:又想玩什么花样

关心妤皱眉。

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松口的!

最好能把他的手给咬断!

“比起手,我更喜欢,你咬我其他的地方,那一定很带劲……”路西法浅笑,说得话越来越暧昧。

注射器随意一丢,长指,若有似无地,划过关心妤饱满的xiōng。

无耻!

肮脏!

下作!

关心妤看着路西法,恶心至极。

使唤出全身的力气咬他。

血不断地渗现来,满嘴的腥味。

“不错,蛮有毅力的。”路西法赞赏。

长指,在关心妤的xiōng口,划来划去,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挑钮扣。

想用这个方法,逼自己松口?

门都没有!

关心妤再咬。

血流得更多了,滴下来,在关心妤纯白的衣服上,晕开一朵盛开的莲。

而且,范围还在慢慢地扩大……

姜由看着,急了。

“少将,你先去休息,这个女人交给属下——”

路西法冷冷一瞪。

姜由噤声垂头。

“掌嘴。”

“是。”姜由到一旁掌嘴去了。

“你打算一直这样咬着我不放?”路西法转回来问关心妤。

“……”

“不怕牙齿废了?”

不关你的事!

关心妤用眼神回他。

“我倒想看看,你能够坚持多久。”

路西法邪邪一笑,大掌罩住关心妤的xiōng。

关心妤全身一震。

人渣!

无耻!

下流!

关心妤欲张口开骂,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立刻打消这个念头。

路西法玩味地看着眼前这比牛还倔的女人,隔着衣服,在她xiōng上,揉搓……

“……”渣男,快点放开你的手!

关心妤双眼喷火。

“想要我放开?”路西法一眼就看穿了关心妤正在想什么。

对!快点把你的脏手拿开!

关心妤怒火狂炽,恨不得在路西法身上,瞪出一个洞来。

路西法不痛不痒,继续揉。

动作很大,扣子都扯掉了,看到了浅色xiōng*衣。

保镖对这种情形,早就习以为常,目不斜视,一点表情也没有。

关心妤却羞愧想去死!

今天晚上所受的污辱,比她过去二十三年承受得还要多!

如果能活着从这里出去,她一定会把这一切,加倍地讨回来!

关心妤在心里发誓!

路西法继续揉搓,一颗一颗地解开扣子。

他每解开一颗扣子,关心妤的眼睛,就瞪大一分,充满了恨意。

好几次,关心妤都险松口,直接破口大骂了。

一想到,咬路西法,是自己现在唯一的反击,极力忍住了。

非人的折磨,还在继续。

衣服扣子被解了两颗,xiōng*衣完完全全暴*露出来——

包裹着饱满的丰润,极具视觉诱惑。

路西法厉眸一眯,黑瞳深处,闪过一抹异光。

关心妤恨得牙都快咬碎了。

无耻的渣男!

竟然这样羞辱自己。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