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插爽吗?-什么样的女人适合玩3p

“呃呵……”她死死咬着手背阻止自己嘴里再发出配合的声音,眼睛却紧紧盯着电脑屏幕上面淫糜的画面,再加上被音响放大了的靡靡之音,她还是被刺激得双眼都泛起了氤氲的雾气。

男人粗糙的手指不疾不徐地描绘着蚌肉的轮廓,“真美,真想埋在你体内永远都不出来……”他喟叹着,手指将肉瓣扩张开来,然后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个软毛小刷子,沾了沾杯子里的茶水,对准暴露出来的小核,快速搔磨起来。

“嗯啊——”她被刺激得几乎要哭出来,电脑屏幕上的小穴瞬间就开始情潮泛滥,穴肉微微抽动着流出大量晶亮的汁液,濡湿了她的后臀,甚至连她身下的西装裤上都很快就有了些微水印。

“没用的小东西。”他低笑着,手上的动作不停,只是在她的下体插入一指,稍作安慰。

“唔!真紧,操了你那么多次还是这么紧。”他皱眉,手指在她体内快速抽插,感受着她层层穴肉的推挤,一想到待会他的肉棒也会进入她的小嫩嘴内被她这么挤压含弄,还有同步的高清视频可以看,整个下体便憋胀得快要爆炸了。

女人微微抽泣地看着屏幕上自己被男人死死霸占住的样子,他的嘴叼着她的乳房又吸又舔,双手都挤在她大张的下体前肆意玩弄,而她不争气的身子早就软成了一滩烂泥,下身被他鼓捣得发出响亮的“咕啾、咕啾”的水声,她只感觉她的身体越来越空虚,下身的酥痒感一阵强过一阵,体内的手指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于她,她的臀部开始小小的磨蹭那根早就抵在她臀下的长棍,长棍早就处在一触即发的状态,哪堪忍受这般磋磨,一挺一挺地叫嚣着几乎要冲破裤裆弹射而出。

男人将她的湿臀微微抬起,将裤裆敞开,掏出自己的老二,连裤子都来不及脱就把自己猛地埋入她的体内,挺动下身畅快抽插起来,他捉住她的双臂挂在他脑后,两只手掰开她的腿弯,微微抬起身,奋力的冲刺,“看,看我是怎么欺负你的。”他赤红着双眼,强迫她和他一起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眼睁睁看着他紫红色的巨龙在她体内毫无障碍地进进出出。

“真可怜,看你的小嘴,被我欺负得直吐水。”为了适应他的巨大,她的小穴不断收缩吐纳,随着他抽插的动作一会被撑开一会又合上,前面的小核也高高鼓起露在肉缝外,他伸长手指一下一下地弹弄,不出意外地便感受到她体内更加疯狂的紧缩抽搐。

她的臀肉和他的肚皮撞击在一起的啪啪声,两人交合之处的粘稠水声,还有他们发出的低吼与呻吟,都清晰地在音箱中被放大,回荡在宽阔的办公室里。

“爽死了——”他享受着这无上的双重刺激,眼睛撇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嘘——会议要开始了。”

听见他的提示,她立刻吓得捂住嘴巴,他抱着她继续以交合的姿势重新坐回椅子上,用手点了一下电脑,将音频切回至共享模式,“开始吧。”他的声音听上去沉着冷静,又有谁能想到此刻他们的总裁怀里正抱着一个赤裸的女人一边行苟且之事,一边主持会议呢?

立刻,音箱里便传来杂七杂八的各种讨论声,男人听着他们的汇报,时不时地给出处理意见,完全让人感觉不出他刚才失控的情绪。

她开始自食其力,双手撑着他的膝盖上下挺动小屁股,找了个自己舒服的姿势,含住他的大肉棒有规律地做着小圆周运动,她咬着下唇,一脸陶醉,身姿极妖娆的扭动,像一条灵巧的美女蛇,这荡妇淫娃的模样,让后面一直注视着视频的男人忍不住了,他整个人向后仰躺在老板椅上,呼吸紊乱,迷醉的双眼盯着她形状美好的小屁股含着他的肉棒前后摇晃,紫红色的肿大在她粉嫩的臀缝中忽隐忽现。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尾声,他用仅存的理智勉强交代了几句,便仓促地结束了会议。

“你敢情是把我当人肉自慰器了?”他的胸膛紧紧贴上她的后背,咬着她的耳垂哑声质问,气息危险又致命,骑的正欢的她突然被他一把提起来,两人的结合之处猛然分开,发出“啵”的一声响亮的水声,她不明所以,困惑地眨眨眼,正准备回头看他在弄哪样,谁知他的手却突然一松,让她自己重重落下,他的昂藏像一把利刃一般猛地劈开她的肉穴,一捅到底,深深地顶入了她的子宫口内。

这种带着重力加速度的撞击方法,带给两个人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尤其是她,忍不住仰起来脸长长的娇啼了一声,眼泪被刺激的唰地一下便流了出来,他似乎也找到了新的乐趣,不断将她提起来、落下去,提起来、落下去,下面噗嗤、噗嗤的水声不绝于耳,她娇弱的身体哪里承受得住如此猛烈的插穴方式,受不了几下就哆嗦着泄得一塌糊涂,里面不断喷涌而出的大量热汁将男人的肉棒煨得愈发火烫,他只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都舒坦不已,正准备恣意畅快地驰骋一番,谁知却有人在此刻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电光火石的速度,男人猛地将椅子旋到后面,宽大的椅背正好挡住了赤裸的两人,“是谁!进来门都不敲!”他怒火中烧,紧要关头被这么一吓,是要搞出事情的,要是毁了他一辈子的性福,算谁的?

“对、对不起总裁,只是有一个加急的报告等您的批示,我一着急,给忘了。”炮灰被吼得一哆嗦,不知上司一大早哪里来的这么大火气。

怀里的小女人受到了极大的惊吓,湿透了的小穴正在拼了命地潮吹,“唔……”男人的喉头划过难耐的轻吟,她泌出的所有的热汁都被巨棒堵住了出口,此刻他的龙头全部浸淫在一泡滚烫的汁液里,酥的他四肢百骸都快要散架了,他难耐地咬紧牙根,强忍住跃跃欲出的精液。

“总裁,您不舒服吗?”不识相的下属居然还走近询问。

“滚!”

“是!是!”下属连忙退了出去,真是不知道平时冷静自持的总裁今天是中了什么邪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