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行我做不下去了小说 我与隔壁大姐的一夜激情

又过了一天,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到痕迹了,我这才去了肖辰家,他这几日也都在忙,婚礼的确是一件很繁杂的事情,即使一切从简,也有好多事情去考虑、去做,我去的时候,他在写喜帖,见我来了,笑着把我拉过去,

“小溪你看看还有没有漏掉的人的名单。”

我摸了摸他的脸,

“你累么?经常这么用眼,不会累么?”

他怔了怔,

“小溪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就连子航都不知道的秘密。”他神秘的说,“其实你现在看我的眼睛这么明亮这么的帅气,都是表面的,两年前,对了,那个时候你还没来杭州,我的眼睛总是会剧烈的疼痛、流泪,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是眼角膜发炎,也就是真菌性角膜溃疡,是由真菌感染引起的一种顽固的致盲率很高的化脓性角膜炎,我还以为自己会瞎,那个时候我骗所有人出国旅游,其实是去做眼角膜哦移植手术去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好心人愿意把眼角膜捐给我,没想到竟然跟我的身体很融洽,恢复得也很快,可惜我不知道那个好心人是谁,不然一定好好的感谢他。”

“咦?小溪你怎么啦?”

我连忙拭去了眼角的泪水,那一刻,心里感慨无限,小锦,这一切,都是你冥冥之中安排的么?

“没事,只是替你担心,所以你别用眼过度啦,一定要多休息听见没,还有啊,烟必须戒了,酒也要少喝,电视也不准看时间长了!”

他感动的抱着我,故意惨兮兮的说,

“管家婆,还没进门就这么霸道了,你进门以后,我不是连人生自由都没了?”

我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

“那当然,难道你想后悔不成?”

他把我抱得更紧了,

“怎么会呢,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感动你能管着我,我觉得被自己心爱的人管,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小溪,我爱你。”

我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一切,心里无比安详,小锦,我们终于能永远在一起了,我真的,好开心,好幸福。

婚礼请的人不多,只有双方的家长亲人吴子航和黎珊,我很想小柔来参加我的婚礼,不过我却迟迟没有决定,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所以发喜帖的工作也很简单,我跟肖辰决定,一定去给吴子航送请帖。

自从我从北京回来,就一直没有见过他,这几天来,我也一直不去想起他,我希望能够借着时间慢慢的淡忘他,我也相信我一定可以。

他看见我很吃惊,看到了肖辰更是吃惊,结巴着喊肖辰的名字,

“肖辰……”

这么久以来,我知道他一直都在内疚,也很担心肖辰,如今见我们一起来,聪明如他,一定也知道了些什么。

肖辰像以前一样拍了拍他的肩膀,

“子航,才多久没见,你就不让我进门了?”

他这才回过神来,

“快进来吧。”

我们三个人坐在客厅里,谁也没有先讲话,气氛很是尴尬,我估计吴子航很想要问肖辰这些日子以来去哪了,或者想要解释上次在丽江的事情,可是他又不知道改如何开口,眉毛一直拧着,手脚也显得有些不自在,我出声打破了这沉默,将喜帖递给他,

“子航,我跟肖辰要结婚了,婚礼在下个月初八,记得来啊。”末了,我还故意加了句,“记得包个大红包哦,呵呵。”

我瞥见他的身子轻轻的颤了颤,可是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于是强忍着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震惊程度,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从没想过事情会突然发展成这样,所有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外,我也没想过,我会亲手将喜帖送给吴子航,两个相爱的人,一个是新娘,一个,是伴郎。

“呵呵,子航,伴郎的工作,就麻烦你啦。”肖辰提醒他说。

吴子航反应过来,连忙说,

“噢!好,好,没问题。”慌乱的看了我一眼,对着肖辰说,“恭喜你们了。”

我想起曾经要面对他跟孙倩倩的尴尬局面,没想到如今当时那种心酸的感受,他也会有机会了解,这世上的事情,真是有够讽刺的。

没有多留,我们便告辞了,临走前,我瞥见吴子航的床,想起曾经的过往,竟然觉得恍如隔世,那一切,似乎都已经离我很遥远了,我不知道,吴子航的办公室里,还有没有我的小发夹,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原来我爱他的时候,他不爱我,如今我往决定跟别人结婚了,他才来后悔,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分割线==========================================

隔了一天,离婚礼只有十天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是夏欣,

“你的事我跟付哥说了,可惜被我料到了,他不同意,还怪我多管闲事。”

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失望,如今看来,想要夺回“Face“的所属权似乎不太可能了,不过她还是帮了我的忙,而且还被骂了,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还是谢谢你了,夏小姐,对不起害你被骂了。”

她一副很无所谓的样子,“像我们这种人,高兴的时候拿出来玩一玩,不开心的时候打骂是很正常的。”她似乎犹豫了一下,补充了一句,“不过他要我告诉你,如果有诚意的话,就当面求他。”

咦?难道事情有转机?是不是只要当面求他,他就能帮肖辰拿回酒吧?

她把付展龙的电话给了我,末了,补充了一句,“我劝你别去找他。”然后挂了电话。

我一头雾水,实在搞不懂这个女人的思想,不过就算只要有希望,我都会尽力去争取。

挂了她的电话我马上拨打了付展龙的电话,过了很久他才接,

“喂。”

再听到他的声音,我突然感到一种恐惧感,没有由来的,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应了一句,

“喂,付哥,我是安若溪。”

电话那端突然沉默了,就在我以为电话断了的时候,他开了口,

“我就知道你会找我。”

我想起上次他强迫送我回来的时候,跟我打的赌,他说,他会让我主动找他,当时嘴硬的我,还心想绝对不会有这种可能,这才几天的功夫,我便如他所料,找到了他。

“付哥,上次是我喝多了,说话有些冒昧,您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放在心上。”都说有求于人的人都不是人,这话一点没错。

他干笑了两声,

“噢?是吗?可是我当了真,就看你道歉的诚意了。”

我知道他故意在找机会整我,

“不知道付哥觉得我怎样做才有诚意。”

他高深莫测的说了句,

“至少,要请我喝酒吧。”

我松了口气,连忙说,

“没问题没问题,不知道付哥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今晚就有时间。”他想都没有就回答。

今天晚上?明天是跟肖辰一起去试婚纱的日子,如果今天喝多了,明天怎么有精神?先不管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帮肖辰拿回酒吧,我怎么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好的,那在哪里呢?“

“春色满苑,到了会有人来接你的。”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我坐在那里庞然若思,春色满苑?是临江的公寓,据说那里是杭州房价最高的地方,真正的寸土寸金,那里住的全是本市最有钱的人,可是,那里是他的家么?为什么约在他家里见面呢?想起上次他跟我打的赌,他说一定会让我主动找他,我当时还拍着胸脯表示肯定不会有这么一天,谁知道命运偏偏要捉弄我,难道他……想起夏欣最后对我的忠告,她劝我最好不要去找他,难道她知道付展龙会对我图谋不轨?

那么我晚上要不要去赴约?

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我相信付展龙这么一个有头有脸位高权重的人应该不会做这么下三滥的事,而且他曾经也跟我说过,从来不会强迫女人,所以我还是决定去,任何一个有希望的机会我都不会错过。只不过临行之前,我还是揣了一把瑞士军刀在身上防身……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