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道祖师和谐部分 避尘 小叔子舔我很舒服

凤倾城看着繁华的街道,街道两边是茶楼,酒馆,当铺,作坊。

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张着大伞的小商贩。街道向东西两边延伸。

没错,凤倾城被放出来了。

欧阳清风笑看着前面窜来窜去的女子。只见她风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润如温玉柔光若腻,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一身淡绿长裙,腰不盈一握,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间烟火。

凤倾城开心的咯咯直笑,笑声宛如银铃一般悦耳。

走到一个摊位,上面摆放着各种胭脂水粉,随手拿起一个,打开一股清香袭来,真香啊。

“摊主,这个好香啊,这是涂在脸上的嘛?”

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

没有得到摊主回应的风倾城微微皱眉。

抬头一看。“呀,你怎么流鼻血了,你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

说着凤倾城便要伸手去扶摊主。

一道身影挡在了她的前面。

“少阁主,你让开,摊主好像不舒服。”

欧阳清风微笑道:“倾城姑娘随在下来。”

凤倾城想说些什么,可是看到欧阳清风坚定的目光。便咽了回去。

“摊主,你要是不舒服就早些回家吧,你看你血流不止的。”

欧阳清风无奈摇头,拉起她的小手走进了一个店铺。

凤倾城一进去就被吸引了。

好漂亮的衣服啊,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衣裳,她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展漏无疑。

一回头,看到欧阳清风和掌柜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瞧自己,便凑过去想听一耳朵。

“姑娘这边请。”一个店里的伙计道。

无奈,只好随他走了,进入一间屋子,里面各种发饰。

凤倾城看看这个,拿拿那个。正想着怎么能让欧阳清风给自己买点。

这时,欧阳清风走了进来。:“倾城姑娘,累了吧?”

凤倾城连忙摆手。:“不累不累。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太喜欢这里了。”

欧阳清风微笑。:“喜欢就好。”

不多时,掌柜手里捧着一个锦盒走了进来,凤倾城看着他手里的锦盒两眼放光。

“这是什么啊?连盒子都这么漂亮。一定是个宝贝吧。”

欧阳清风看着她的贪财的小模样,轻笑出声。

凤倾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没有见过这些东西。我以前都不住在这样的地方。我住的那里都没有这些。”

欧阳清风看的她疑惑道:“姑娘可是想起了些什么?”

凤倾城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自己住的地方没有这些东西。可是从前的人和事都不记得了。没有想起什么。”

“姑娘住的地方一定是仙境吧,可是在深山之中。?”

“不不不。我住在很高的地方。”凤倾城心想。“我来自21世纪。可不就没见过这些东西吗?我住在27楼。可不就住在很高的地方吗?我可没有说谎。”

“欧阳清风一愣,:“姑娘住在空中?”

凤倾城不说话,调皮的笑了笑。

“不能再说下去了。一个谎言就要用另一个谎言来圆。越说越多,越多越错。不能再说下去啦。”凤倾城心里想着。

“这里面儿是什么呀?“她岔开话题的指着掌柜手里的锦盒道。

“姑娘这是面纱,公子特意让我准备的。”掌柜笑着说道

“用这个干什么?”她拿着手里的面纱看向欧阳清风。

欧阳清风不说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摇了摇手里的折扇。

凤倾城见他不说话。转头又看向掌柜。

掌柜笑着说道。:“怕是姑娘倾城之貌,公子不喜旁人瞧见吧。”

凤倾城转头看着欧阳清风。眨巴着大眼睛似在询问。

欧阳清风轻咳一声。“还是带上好一些。”

语毕,欧阳清风拿起面纱。帮凤倾城带在了脸上。

透明的薄纱之下流动着俏皮的眼波。  她咯咯笑了两声,小手要去掩嘴,罩着的白纱跟青烟似的颤了两下,脸部线条若隐若现。

欧阳清风不由皱眉。“犹抱琵琶半遮面,还是不要带了。”

凤倾城小手赶紧捂着脸上的面纱。

“为什么不带?我喜欢!”

欧阳清风懊恼不已。他觉得这样更加妩媚动人了。

就这样,两人走在前面。随从远远的跟在后面。

凤倾城突然驻足。面纱下的小鼻子动了动。“好香啊。”

转身对着身边的欧阳清风眨巴着大眼睛道:“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好不好。”

欧阳清风微笑点头。

两人走进了一间酒楼。酒楼热闹非凡,来往的过客游人甚多,上下楼层,底下一层是普通平凡人吃饭之处,上层为高档贵客食住之处,小二忙的焦头烂额数钱数的手发抖,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

走上二层。小二引着走进一间房间。这就是现代的VIP套房吧。凤倾城心里想着。

不多时,店小二就来上菜了,看着一盘盘端上来的菜肴,我忍不住垂涎三尺。

“我不客气了,你随意。”说完凤倾城便开吃了。

一旁的欧阳清风看着她:“那么好吃吗?”

凤倾城一边点头一边说。“很好吃。无公害,纯绿色食品。在我们那里是吃不到的。”

欧阳清风思索着。端起了一旁的酒杯。喝了一口。

凤倾城见他优雅的喝着酒,把身边的酒杯往他边推了推。眨着眼睛看着他。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好像在说着。给我倒一杯尝尝吧。

欧阳清风见状一笑。“想喝酒?”

她连忙点头。“嗯嗯,想喝。”这古代的酒,她还没有喝过。

欧阳清风道。:“只此一杯。”

凤倾城端着手里的酒杯。放在鼻下闻了闻。“好香啊。张开小嘴抿了一口。一点辛辣的感觉都没有。”仰头,一杯酒已进入腹中。

欧阳清风看着她的样子笑出了声。

片刻。

“少阁主。我头有点儿晕。有点热。”

欧阳清风快速起身。走到了凤倾城的身边。摸上了她的手腕。随后抬手摸向了她的额头。

“醉了?来人!”欧阳清风道。

随后进来两人。抱拳道。:“少阁主。”

去准备马车。

片刻之后。欧阳清风抱着醉酒的凤倾城。离开了酒楼,马车上。欧阳清风看着怀里的人儿。

她醉了,往常那双灵动的眼睛此时也迷离飘渺,似一潭深不可见的泉水,让人看不透,白皙的脸颊微微染上红晕,原本整整齐齐的发丝也零零散散的飘落,褪去了原先一尘不染的气质,反倒加上了些让人欲罢不能的感觉,更想靠近她。

欧阳清风俊美的脸慢慢的凑了过去。

“少阁主,我好热。”这时凤倾城嘴里嘀咕着。边说边去扯自己的衣服。

欧阳清风一惊。伸手按住了她不安分的小手。

“倾城姑娘,不要考验我,你这样太危险了。”

欧阳清风见她还是不安分的扯着自己的衣服。无奈握起她的小手,为她输送真气。

看着怀中的小人,脸上的红晕渐渐散去。欧阳清风放下心来。懊恼着自己为何要让她饮酒。

清风阁内一片喧嚣。小丫鬟七嘴八舌道。“你知道吗?少阁主今天把倾城姑娘抱了回来。”“不是不是。我听说呀。是倾城姑娘醉了酒。”“什么?少阁主带倾城姑娘去喝酒啦。”“可不是嘛。当初二公子把倾城姑娘带回来。我以为会和二公子在一起。没想到竟和少阁主在一起了。”

小丫鬟们围在一起讨论着,不料在树上看书的欧阳清羽,把这一切听在了耳中。

眉头微蹙。“兄长和倾城?”瞳孔微颤。翻身而下,走向凤倾城的院落。

凤倾城躺在床榻上,微微凌乱的发丝。欧阳清风就站在床边看着她。仿佛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仿佛一挪开眼球就会消失一样。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看着她,脸上毫无波澜。

欧阳清羽走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心口有些闷。还是不动声色道:“兄长。”

欧阳清风回头。看到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走出了房门。

“听说倾城姑娘不舒服。我来看看。”欧阳清羽说着。

“是我思虑不周。今天本想带倾城姑娘去游玩。却让她饮了酒。实属不该。”

欧阳清羽看着他:“兄长可是喜欢倾城姑娘。”

欧阳清风一愣。看向他“清羽为何对倾城如此上心?”

清羽并未答话。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欧阳清风。“兄长。她是个好姑娘,莫要因为她是凤女……”

“不是,不是因为她的身份。”欧阳清风打断了他的话。

“我从没有对任何一个姑娘如此。想把她保护起来。不被任何人看到。”说着眼睛盯着欧阳清羽,不在说话。

欧阳清羽一愣。眼睛里浮上落寞的神情道。“莫要强迫与她。她不是一般女子。对世间的事物都是那么新奇。可见她并不是生活在这个世间”

说完欧阳清羽转身离开。

站在原地的欧阳清风看着这个从来都是冷淡的弟弟,眼神深邃,不知在想些什么。

“头好痛”屋里的女子呢喃一声。

欧阳清风闻言。急忙走进屋内。

“你醒了?都是我不好。不该让你饮酒。”

凤倾城拍着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道:“我这是怎么了?哦,对了。我喝了一杯酒。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神马?我不是喝醉了吧?我就喝了一杯酒就醉啦。传说中的一杯倒?凤倾城心里想着。

凤倾城抬眼看了看四周。我们这是回来了吗?

“嗯,我们已经回清风阁了。”欧阳清风起身把桌上的醒酒汤。端到凤倾城面前。

“来,喝点醒酒汤。”

凤倾城乖乖顺从。把碗里的汤全都喝光后。

懊恼道。:“今天出去一趟。我什么都没有挑选到。就这样回来啦。”

欧阳清风笑道:“来人。”

只见一箱箱的东西抬进了凤倾城的房间,凤倾城下床。打开箱子。

“这是……这是我看过的衣服。”凤倾城打开另一个箱子,她摸过的发饰,待东西全部搬进来。凤倾城发现。这里全都是她摸过看过的东西。

“这要花多少钱啊?”转头看着欧阳清风

他轻笑“姑娘莫要在意这些身外之物,姑娘一笑抵万金。可还喜欢这些东西?”

凤倾城满眼都是衣服首饰,哪里听到他说了些什么,随口说道“喜欢喜欢,谢谢少阁主。”

欧阳清风道:“在下可以称呼姑娘为倾城吗?这样亲近一些。”

“可以可以没问题”凤倾城正拿着一个步摇欣赏着。

欧阳清风又道:“在下想今晚与倾城一起用膳。不知可否。”

“好呀。”她正拿着衣服在身上比来比去。

欧阳清风看到她这个样子,心情大好。第一次觉得贪财这么可爱,她的一笑,可以让人心甘情愿奉献出一切。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