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在朋友家里操他媳妇

严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收起你惊讶的表情,我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你闯祸了?”

“哎,这种事情不好细说。”林浅夏眯了眯眼。

“喂,别想了。大不了中午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

严白本来还有一丝顾虑,这丫头平时不像会闯祸的啊。

但是有一句话说“民以食为天”,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食物过不去。

“你想吃什么?”

他们并排走在街上,没有亲密的动作,林浅夏也细心的问他想吃什么。

“火锅!!”

严白已经馋了火锅好久了,他是一个特别喜欢吃辣的人,奈何他身边的人都不吃辣,也没有人陪同。

幸好林浅夏也是一个吃辣的高手,和林浅夏吃过一次火锅,他自己都自愧不如。

“好啊。”林浅夏欣然的答应了。

“两位客人里面请!”服务员热心的招待着他们。

“你好,请给我们一个包间。火锅要特辣锅底。”

“好的,里面请。”

服务员积极地给他们点好了餐,林浅夏和严白吃的倒是挺舒服,殊不知林家正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该死,这林浅夏到底给我跑到哪儿去了。还不快去给我找!!”

林父气急败坏的杵着拐杖,他动了很大的怒气。

没想到被自己的女儿给算计了,居然还敢忤逆他们的意思,带着户口本就逃的无影无踪。

“这可怎么办啊,要是顾总那边怪罪下来......”

现在可不是林浅忧未来的事情,顾家总裁一旦动怒,这不是开玩笑的。

“我早该知道,这死丫头不会那么轻易嫁给顾家。”

“反了天了。”

“这...林浅夏真是太不懂事了。”

林母非常焦急和不安,毕竟顾桀寒那边已经确定好了时间,这下让顾总等林浅夏,这可真是棘手了。

“老爷,夫人!”管家急匆匆的跑过来。

“说。”

“我们这边收到消息,顾总的手下已经展开全面搜索大小姐了。”

“战严这可怎么办呀!”

林母忐忑不安,顾家那边已经派出手下的人,这算一件大事了啊。

“我能怎么办!”

“这丫头一时半会儿是出不了A城的,先让他们去找,找到了再好好的去赔礼道歉。”

林父现在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

“老爷不好了!”

“又怎么了?”林父神经现在无时无刻都是紧绷着的。

“顾...顾总来了。”

“你说什么?”

这下完了,林父瘫坐在沙发上,这顾桀寒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快,快去接待顾总。”

“是,老爷。”

“战严!!!”林母无助的叫着林父,这要是顾桀寒动怒,他们整个林家都得完。

“权宜之计,只能好好接待顾桀寒,否则我也没有办法了。”

“顾总。”

林母看见顾桀寒面色非常难看的走了进来,

“张姨,还不快去泡茶。”

顾桀寒的眼眸黑沉而深邃,

“听说林小姐并不在林家?”顾桀寒发问了。

“顾总啊,我们家忧忧现在的确是不在家。”

“顾总,忧忧应该一会儿就回来了。”林母附和着。

他们已经加派了大量人手寻找林浅夏的下落。

“是吗?”顾桀寒眼睛尖锐,

“顾总!我们已经找到林小姐的下落。”

鬼陌拿出了一个ipad交给顾桀寒,里面播放着林浅夏和一个男人亲密的走在一起,一起沿路走进了火锅店。

虽然林浅夏带着黑色的口罩,但是还是能分辨出她的身形。

“那真是太好了。”林母喜形于色。

“顾总,我们这就去把忧忧接回来。”林母正准备吩咐管家派人去把林浅夏接回来。

“不用了,我亲自去。”

顾桀寒迈着大步走出了林家。

“啊!太爽了!”严白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好久没吃到这么美味的火锅了。

“你至于么?”林浅夏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发笑,

“简直美味。”他已经无法用言语形容了,专心致志的吃着火锅。

这顿火锅他们两个都吃的非常爽,

“你好,先生。请跟我来。”

服务员把顾桀寒带进了林浅夏的包间,

对于服务员突然开门的行为,他们都以为是自己加的餐到了。

可看到进来的人,林浅夏不淡定了。

她一直咳,“你呛到了啊?”严白没良心的发问,虽然他也不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不过看他的眼神却是很危险。

“没事。”林浅夏遮着半张脸。

“该死,居然找来了。我隐蔽的还不够好?”

“林浅夏!”顾桀寒慢慢的走到林浅夏跟前,

“你们认识?”严白一脸看戏的表情,嘴里的火锅也没停下过。

林浅夏站了起来,不敢直视顾桀寒的眼睛,逃避着他的眼神。

顾桀寒突然拉起林浅夏的手腕,强行把她拉出餐厅,

从看到ipad的时候顾桀寒已经很不高兴了,她不仅逃婚,还和男人在一起有说有笑?

所以看到严白的第一眼他就一直憋着怒火,

“喂!就走了啊?”

严白无力的叫着,这顿火锅又只有他一个人享受了。

“顾老师...你放开我。”

对顾桀寒林浅夏此时还是很尊重的,称呼一声顾老师,另一方面是想让顾桀寒知道,他们不合适,他可是自己的老师。

可顾桀寒并没有理她的意思,一直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腕。

“顾桀寒!”

喊了几遍过后顾桀寒还是不理她,她最终还是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怒火,发泄了出来。

“顾桀寒!你听到没有,你弄疼我了。”

顾桀寒放开了她的手腕,粗暴的把她扔进了车里,关上了车门,自己从另一边上车。

“顾桀寒!”林浅夏像个暴躁的猫咪一样。

“你再多说一句,我不保证我不对你做些什么。”他冷冷的,没有一丝表情。

林浅夏听着他的话还是有些后怕的,这男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呀,这样都能被他逮到;

她终于不闹腾了,乖巧坐着,可心里还是隐隐不安。

车子开了一会儿,看见了一个大招牌。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