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快穿之女配跟男神h

丁晨感激涕零,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菲菲就把自己对付老赖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边,末了道:“算了不提上班的事儿了,哪天你去我家一趟吧,我不想再瞒下去了。咱好好跟父母沟通一下,我想做父母的没什么不能谈的,到时候好好表现。”

丁晨当然拍手称快:“天啊,我等这一天可是大旱望甘霖,他乡盼故知啊。”

服装店里,菲菲不停地让丁晨试衣服,热得丁晨满头大汗。

菲菲忍不住报怨起服务员来:“你们怎么连空调都不开?这大热的天,不至于省这点电吧?”

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现在停电了。”

菲菲继续找衣服,拿出一件粉色的T恤。

丁晨哀求:“菲菲,这件就算了吧。”

菲菲硬是把粉色的T恤塞进了丁晨手里:“让你试你就试!整天不是黑的就是白的,难看死了,怪不得我妈看不上你。”

“可是这个颜色我实在欣赏不动啊。”丁晨愁眉苦脸地说。

菲菲板起脸来:“你只负责穿,我负责欣赏。”

丁晨叹气穿T恤去了,服务员偷笑。

菲菲得意地对服务员说:“这衣服一穿,也人模狗样的。打扮好一点再去我家,给我妈留点好印象。”然后又冲着试衣间喊:“你再不努力改善一下关系,可什么都晚了,我跟你说,我妈正发动亲友给我一打一打介绍对象呢。”

忽然,她看到了一套西装,赶紧走过去摸了摸:“服务员,把这套西装给我取下来。”

服务员打量了余菲菲一会,为难地说:“小姐,我们试试别的吧?”

菲菲皱起眉头:“怎么了?这套不能试?”

服务员点点头:“这套西装要8800元。”

菲菲沉下脸:“8800,是人民币还是美元?”

丁晨穿着粉色的T恤走出试衣间,见菲菲正在跟服务员较劲,就拉了拉她的小手指:“菲菲,咱换一家店吧?”

服务员一惊,连忙说是人民币。

菲菲把手一挥:“那就不试了。你给我拿两套,包好。”

丁晨傻了眼:“菲菲!”

服务员也傻了眼:“你确定要吗?”

“不要不要。走吧菲菲。”丁晨拉菲菲,但菲菲站着不动,只顾命令服务员道:“赶紧包。”

服务员赶紧包好衣服,递给菲菲,哪知菲菲却不接,直接走到收银台前。

服务员无奈,只好抱着衣服跟着。

丁晨又叹气:“菲菲,要是给你买衣服,多少钱我都没话说,可是我用不着穿这么贵的。”

菲菲笑,故意掏出银行卡:“我刷卡。”

收银员尴尬地笑着:“对不起现在停电,不能刷卡。”

菲菲赶紧数落了他们一顿:“你们店连个自备的发电机都没有啊?还品牌店呢?算了,我们到别处去买吧。”

两个人走出了服装店,菲菲笑得弯下了腰,然后忽然又不笑了:“你说,刚才是我耍了他们吧?怎么我忽然觉得心里还是堵得慌呢?

丁晨拍了拍她的肩膀:“堵什么啊,不就是咱暂时没钱吗?现在咱俩开始努力,合伙攒钱,多大个事儿啊。娘子,放心吧,跟着我,保证让你连吃带扔,有穿的还有浪费的,扬眉吐气趾高气扬。”

却说郑州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大集团,正是欧阳的老爸所创办,因此也常被称作欧阳集团。

就在菲菲让父母准备好饭菜,说是要请几个朋友来吃饭的这天,欧阳的老爸欧阳自远就把一叠文件给欧阳说:“欧阳,你也不小了,爸想给你点事情做做。”

欧阳接过文件欢呼起来:“哦也,太好了,多谢爸爸啊!”

欧阳自远微笑这指了指女儿手里的文件:“这是尚软科技新提供的升级方案,你今天熟悉一下,明天开始着手,这件事你来负责,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与张经理商量。”

欧阳一愣:“尚软?我上次不是极力推荐和晟吗?”她一心只想帮丁晨,很着急啊。

欧阳自远摇摇头,然后笑眯眯地盯着女儿说:“我认为你选择和晟的理由并不充足,这家公司的实力不如尚软。”

欧阳眼珠子一转:“但和晟的服务好,而且尚软的实力强并不能代表他们的创新能力强——另外,如果这个项目要我负责,那选择的权利也应该给我。”

欧阳自远沉吟半晌,最后才勉强采取了一个公平的方法:“好,我可以给和晟一个机会。下午你安排一个会议,让他们两家当面做出展示,我希望和晟能够打动我。”

欧阳不依不饶地伸出小手指:“您保证公平?咱俩拉勾。”

欧阳自远大笑:“你真孩子气。放心吧,我说话算话。”

欧阳一听兴奋了,赶紧开车来到了和晟公司……

而和晟公司的人见是欧阳集团的大小姐来了,都殷勤得屁颠屁颠。

“欧阳小姐!欢迎欢迎,请坐请坐!”欧阳前脚刚进技术部,康松林就端上了一杯热茶。

欧阳把茶挡掉:“别那么多废话。把你们公司的人全给我叫过来,一个都不能少。”

康松林赶紧点头:“好的好的,请稍等。”

稍等之后,欧阳就被康松林请进了和晟的会议室,而总经理牛仲强已经笑眯眯地坐着了,全体员工也都毕恭毕敬地站列好了。

“欧阳小姐,公司的人都在这了。”康松林巴结着说。

牛仲强也一个劲地配合:“欧阳小姐,前段时间贵公司给我们说的升级的事情,和晟一直当作是现阶段最重要任务,现在方案已经完善,不过,欧阳先生一直没给我们答复。”

欧阳站起来,双手一拍:“那就行!我就知道选择你们公司是对的。你们都是技术天才,全天下最优秀的脑袋都在你们和晟。照这样下去,微软总有一天会被你们灭掉的!”然后伸手指一个个指过去,在丁晨身上停留的时间最长:“不但有本事,一个个还都长的那么帅!看看看看,有这么多帅气的才子,我们这次合作的事情就定了吧!”

被欧阳指过的人都喜形于色,拍手欢呼。

欧阳把尚软的文件扬了扬:“但是现在尚软要跟你们竞争哦,他们连方案的做好了,我爸爸好像很满意呢。”

康松林赶紧找到策划书,递给欧阳:“我们的方案也做好了,来,欧阳小姐,我给您讲解一下。”

欧阳装模作样地翻看起来:“我自己会看的。”突然爆出一声道:“这就是你们这群技术天才做的方案?狗屁!狗屁不通!你们,一个个是吃三鹿奶粉了还是用霸王洗头了?”

所有人都傻了,只有牛仲强还强打着笑脸。

“欧阳小姐!您看得懂吗?我们哪一点不符合您的要求?哪一点没做到最好!您根本不懂技术,还是我来给你讲解吧。”丁晨忍不住站出来说。

欧阳“扑哧”一笑,朝丁晨招招手:“就你吧,下午跟我去开会,把你们的方案跟尚软当面对比一下。”

众人再次傻掉。

欧阳转向牛仲强眨了眨眼睛:“牛总,刚才很抱歉。我爸爸也不懂技术,但是他会看人,基本上也是这么几招。看别人夸你的时候能不能沉住气,骂你的时候能不能保持自信,差不多就有指望了。你们刚才的反应我也看了,跟你们技术疯子谈人情世故还真有点为难,也就丁晨这么一个还差不多的。”

丁晨尴尬地抓了抓头发:“欧阳,我不是有自信,我是跟你比较熟,其他人都怕你呢……其实我也是新来公司,这个项目都不太熟悉呢。”

牛仲强摆摆手,丁晨不再说话,然后牛仲强带头给欧阳鼓掌:“我们感谢欧阳小姐给我们上了这么生动的一课!各位,你们的技术是有目共睹的,但是社会经验严重欠缺,来,让我们感谢欧阳小姐。”

欧阳摆摆手:“算了算了,别搞的那么邪乎!牛总,这对付我爸的招数就别用我身上了,你们把事情给我做好比什么都好!丁晨,你刚才说你还不熟悉,那你愣着干吗,还不赶紧熟悉去!”

丁晨立刻抓起了头发:“我……我就是把基本的功能模块搞清楚也得一天啊!”

欧阳扁扁嘴:“没那么多时间,半天,晚上你就跟我走!”

丁晨一愣:“晚上?晚上我还有事呢。”

欧阳走近丁晨,瞪着他眼睛:“你觉得是你的私事重要还是这个方案重要?”

……

再说余菲菲那边,此时,报社社长刘卫东正在主持广告部会议。他字正腔圆地说:“前面一段时间各位的工作卓有成效,欠款清理取得非常大的进展。接下来我们要主动出击,争取更多的优质客户,对于怎么推动业务发展,各位有什么想法没有?”

但大家沉默着,没有人配合他。

罗大川赶紧鼓励员工们:“都说说啊。”

但大家还是沉默。

罗大川怒道:“平时你们闲聊那么多话,关键时候都哑巴了?要我点名问吗?”

菲菲同事A照本宣科地说:“我们要努力学习,钻研业务知识,提升业务能力……”

大家笑,罗大川尴尬。

罗大川挥手让A坐下:“我是让你想办法,不是让你发表领导讲话。”

同事B说:“优惠政策可以继续完善,优惠力度也需要再大一点,可以借鉴银行、商超的做法,推出积分制度,积分等级和优惠程度挂钩。这样我们出去和别人说的时候吸引力也大一点。”

刘卫东点点头,罗大川见此心中稍感宽慰:“这个想法可以考虑,还有吗?”

许雯雯说:“马上就是中秋节了,我们可以考虑赠送一点礼品吗?礼品就相当于敲门砖,只要他收下了,再开口谈业务就容易多了。”

罗大川想了想:“这个办法也可以考虑。”

刘卫东转向菲菲:“余菲菲,你有什么想法吗?”

菲菲嫣然一笑:“有,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合适。”

刘卫东也笑了:“不知道是不是合适?这话可不像是从你口里说出来的,怎么忽然胆小了?”

菲菲谈了谈她的观点:“我想,别人在我们这里做广告,他要的不是能省多少钱,也不是在乎你给他们带什么礼品,他要的是效果,是一期广告做下来能让他挣多少钱。如果我们带着礼品上门,开口就是我们多么便宜,这样没谈正题气势就先弱了。噢,我不懂做业务,说错了大家别介意。”

刘卫东奇怪地看看她:“余菲菲,这不是你说话的风格呀,看来在广告部这段时间,你有进步。你的说法我认可,继续说。”

菲菲认真地说:“我们开口谈的时候根本就别提优惠,别提价格。只跟他们讲我们报纸的销量跟质量,讲受众群体,只要这点可以打动他,价格反而是次要问题。”

刘卫东微笑着点点头。

罗大川数落其他员工道:“看看,余菲菲说的多好,平时我也都这么跟你们说,但是你们这群歪嘴和尚白白念坏了我的好经。”

同事们撇嘴。

刘卫东一本正经地说:“余菲菲的思路是正确的,这是做事情应该有的自信心态。你再说一说具体办法,你没经验说错也没关系,大家可以帮你修正。”

“办法我还真没有,跟各位业务前辈比起来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菲菲犹豫着说:“不过倒是有个歪点子。”

罗大川挥挥手:“说吧,只要有用。”

菲菲提议:“我们先把已有客户做一下统计,找出他们的竞争对手,再去他们对手那里谈业务。去时候带上报纸,跟他们在我们这里做效果多好多好,你不信?不信没关系,你看,他们在我们这里做之后怎么样怎么样的。”

罗大川立刻拍手:“好,这个想法好。”

刘卫东满意地笑着:“办法倒也不错,思路正确,手段独特,所谓奇正相和——那今天就先说到这里,余下的工作具体由罗主任安排。接下来,我要说一下对余菲菲的处理。”

菲菲张大了眼睛:“处理我?”

“是。你要账的事,有不对的地方。”刘卫东咳嗽了一声。

菲菲赶紧应付,装出乖小孩的样子:“是,我错了。请领导批评,保证坚决改正错误。”

“那你先说说看,你错哪里了?”刘卫东打量了她一眼。

菲菲支支吾吾:“我……不知道。”

刘卫东轻叩着桌子:“你要账的手段具有很大的风险。这件事你没做错,但是你做的这件事很重大,重大到整个报社为你的行为承担风险。而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你没有跟任何人商量,你要知道,即便是罗主任,要做这么大的动作,也要先取得我的认可,集中我们全部人的力量来完成。你倒好,一个人全拿下了。”

菲菲站起来团团鞠躬:“噢!我给领导和各位同事道歉。”

刘卫东故意板起脸来:“你的处理结果是这样的,警告一次,奖金扣发百分之十。”

菲菲叹了口气:“能不能把警告给加重一点,换成严重警告或者记过,然后奖金就别扣了?”

刘卫东一愣,彻底无语了。

回说丁晨这边。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丁晨走进了牛仲强的办公室。

牛仲强奇怪地看着他:“有什么事?”

“牛总,我刚才想了想,还是得康经理去。”

“为什么?”

“我的能力确实不足,功能的实现机制我还不了解,就算现在学也来不及了。我不能让公司这么长时间的劳动因为我而失败。至于欧阳说的我心态好也不成立,那仅仅是因为我对她的做事风格了解多一些,至少我就觉得康经理心态比我好很多。我去找欧阳跟她讲,让康经理去,应该可以说通。”

牛仲强喝茶,久久不语。

丁晨忍不住叫了他一声:“牛总……”

牛仲强放下茶杯:“你是公司新人,对吧?”

“是。”

“这是公司一项重大项目是吧?”

“是。”

牛仲强淡淡一笑:一般来说,新人接受重任,想到的都是表现自己,证明自己。而你能在这时候还保持清醒,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还能想着不浪费大家的劳动成果,你能说你心态不好吗?”

“谢谢牛总指点,但是这件事很重要,不是我没自信。”丁晨着急地说。

牛仲强点点头:“你说的我也知道,丁晨,我可以跟你说说我的看法——我认为,即便是康经理去,我们拿下这个项目难度也非常大。与其如此,我们不如完全按照欧阳小姐的意思,起码可以争取她的好感和帮助。而且就算失败了又怎么样,公司多了欧阳小姐这个朋友,以后有其他项目我们还是有机会。你去吧,用平常心去讲解,但是要用百分力去准备。”

而此时,菲菲家正在热火朝天的张罗着,等着菲菲的朋友们来吃饭。

章月芳提着大包小包,里面都是菜。

余鹏程吓得咂咂嘴:“怎么买这么多菜?也不叫我一声。”

章月芳劈头盖脸地说:“你忙啊,您是越老越忙,我可不敢使唤你……老余,我听说菲菲又跟丁晨好上了,这次她会不会把丁晨也叫来啊?”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