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两大个男人吃奶 哥哥快一点我要

听进去一点,也不至于留着兰枝害了二爷。兰枝就在这时候消失,自己居然也没有起疑心,还担心她。

小六子有些没反应过来,刚想过去拉住小安子问问,林沐拦住了他,“你别太自责,那兰枝一路温柔贤惠,谁都没想到会有问题,我们都没看出来,何况是你呢!”

小六子说,“再说,这都是还不确定的,只是暂时怀疑是她。”

突然不知道谁又说,“闻天呢?”

小安子和小六子先是浑身一愣,随后又双双放松了下来,“在屋子里睡觉呢。”这么说完后感觉又不太放心,下楼向屋子走去。开门看到大床上躺着一个熟睡的男孩,心里才真的放心了下来。

银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闻天是野人,与野兽为伍,靠自身捕猎,夜里的视线,还有……鼻子。”

小安子不喜欢别人叫闻天野人,但是听着听着,觉得有理。便看救星一样,看着床上的人,“快起来!闻天,闻天!闻天!醒醒!”

如果能叫醒闻天,让他闻一闻二爷的衣服是不是就可以找到二爷。

小六子,却觉得不可以,“他是闻天,又不是哮天。”

林沐说“试试吧。万一行,那不是就好多了,二爷跟公子肯定在一处。”

几人努力了大半天,眼睁睁的看闻天换了一个姿势又一个姿势,睡得更熟了,方才的推搡就像是摇着哄睡一般了。

听着逐渐响起来的鼾声,小六子小安子林沐银夙长盛的心,拔凉拔凉的,

“这是哪?”齐赐感觉头疼,眼前却一片漆黑,只是隐约有一些暗暗的光,但看不清楚,他这是在哪?

动了动,感觉双腿动不了被绑住了,脑海里浮现起一个不好的念头:被绑架了?!

脑中回想了一下方才发生的事,有些回想不起来,本来是去看看余无凉和那兰枝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的,到了房门口,看到那兰枝趴在他身上,接着,脑后一疼,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兰芝肯定有问题,跟现在的情况肯定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不行,得去告诉余无凉!

挣扎着,却发现绳子好像越绑越紧。

“嘿!醒了?”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声音离自己不远,自己在黑暗中,耳朵却格外的灵敏,就是不远,就像在身后,等等马上余无凉的声音。

只听见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次,“你醒了?”

没错,就是他!“你没事吧?怎么样了?”

这种情况,连眼下的情形都看不见,自己又被捆的,结结实实,想必他也应该是如此。

余无凉,好像是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急促,担忧。心里不免有一些暖意,“尚可,你呢?”

齐赐听到他这么说,还是没有放下心,他身子那么单薄。“咱们在哪?”

余无凉说,“你不是应该问,这是怎么情况吗?”

齐赐说,“哼,还用猜吗?这不就是你那个路上捡的丫鬟的圈套吗?”没说你还中了人家的美人计。“你知道?”

“怎么能不知道?”

“对了,你怎么在这?”余无凉问道,听方才他们的谈话,可以肯定的是这帮人,只是求财而不害,也就放下心了,有什么生命危险?而这个时候客栈里肯定发现了他和齐赐失踪。

“我……有事去找你,被人一棍子敲晕了?”躺在麻布袋子里的齐赐,看不见那人的表情,也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别扭。

……

“你找我什么事?”余无凉问道。

“我……额……哎呀,什么事来着,糟糕,被一棍子敲迷糊了。”(总不能说是去捉奸的吧,傲娇脸)

“知道我们在哪吗?”都被麻布袋子捆着呢。

齐赐他知道如今他们应该是在一个山洞里,说话都能听见彼此的回音。

被关在一个山洞里,也没有听到其他人的声音,这得是多不放心啊,

“山洞里?”

“你怕吗?”从开始到现在,除了二人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出现过了,知道自己在山洞,可究竟是怎样的山洞。

“这有什么可怕的,那些人只是求财,不敢有大动作的。”齐赐说,余无凉到底觉得他是有多娇弱?!

余无凉觉得不好玩了,这人,一个贵家公子,被绑架了,好歹怕上一怕啊,还端着那临风不乱的风度有啥用,于是,余无凉起了歹心,

“唉,可不一定啊!”

齐赐听着这语气了怎么愁思万缕,难道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此话怎讲?”

“你说要是求财,她直接接近银夙不就够了吗?”余无凉说道。

齐赐听了,一想,也是,银夙一看就很好钓,也有钱,不对不对,“兴许是人家姑娘看上你了,没瞧上银夙,你看,当初是我救的她,转身投进你的怀抱。您余二爷魅力大啊。”想起那一幕,兰枝摸着余无凉的轮廓,面色怀春。

又听余无凉说,“可余某哪有公子的肤如凝脂,玉树临风啊?充其量也就是个看的过去。”

“您客气了,人家都愿意以身相许,可见对二爷是真心的啊。”

“唉,真心有何用,奈何明月照渠沟啊,”余无凉假装苦恼的说。

“所以啊,这不是为情所伤,才有这出吗?您要是知情识趣点,如今可是如花美眷比翼双飞呢。哪有这阶下囚的份儿!是不?”齐赐动了动手腕,绳子捆得着实难受,想翻个身都没法,只能,“你……踢我一脚。”

“啥?!”余无凉以为自己听错了。

“踢我一脚,翻翻身。”俩人都是躺在地上的,余无凉寻着声音把自己滚过去,用同样被绑着的双腿探索着,“是这吗?”

“不是,上面一点,这是腿。”

“那是这吗?”

“错了,这是背,下面去!”接着又是“余无凉!你碰哪儿呢?!!!”

“哪?”余无凉不解的问道,再次试探了那是何地。

“不准碰那!”齐赐红着脸,恼羞成怒……

霎时间,余无凉似乎是懂了什么,不敢再动了,

空气就这样凝固了片刻,尽管是在麻布袋子里,但是透过缝隙能感受到外界的一丝光线,不知是谁打破了沉寂,

也许是谁咳嗽了一声,惊动了外面的人,“老实点!”

这下俩人被外面突然传进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还有人?”

齐赐笑了,“当然,费了那么多的心思把我们抓来,又是苦肉计又是美人计的,就差碰瓷了吧。到了这一步怎么可能松懈。”自己这辈子连个耗子都没残害过,居然能落到这个地步,定是余无凉那无良奸商方着了。

余无凉“那位小哥,给我们解开呗,”商量着。

谁知外面没声音,可两人知道,外面的人一定听得见,“啊哟,再这么绑下去,爷这双手得废了不可!”

“少说话,别耍花样,再说话老子非得一人给一棒子!”外面传来的男声凶神恶煞,

余无凉断言,“这家伙肯定没老婆。”

“有老婆也没孩子!”

“有了孩子也不是他家的。”

“是他家的也不一定是他的。”

俩人就这么一言一语,气的那人提着板斧就进来了,“老子真是给你们脸了!瞧见没有……”刚想让他们看看自己手里这板斧,却看见两个麻袋,他们也看不着,上头交代,看管好了,要是人没了,提头去见,“你们几位啊,等着吧,等我们老大回来了,想些法子,就放了你们。”但这又是大财主,难伺候。

齐赐眼珠一转,“想要银子吗?”

“银子谁不想要啊,怎么?你有?”

“这话说的,你以为那人是谁,那可是震惊渝江的大财主,银子算什么,一万两黄金就搏美人一夜相陪,”感觉自己说话越发的像另一个麻袋里的人了,这还是在他面前,齐赐有些难为情,

片刻前还凶神恶煞的男人,此时有些不敢相信,没有被前面的人搜出来?居然还能落到这一层,有这种好事?“你是说真的?别耍花样!”

余无凉说,“被绑着怎么耍花样?”

那人没有说话,应该是有些纠结,余无凉见此,再添点火,“你要不要?不要我就问问外面其他的人了?”人没有不贪财的,更何况是这种本来就捞不到的人,肯定是渴望天上掉馅饼,可又怎会同意与他人分呢?

果然奏效,听着脚步声那人上前,放下板斧的声音,“老实点!”褪去麻袋后,看到余无凉,没忍住,笑出了声。余无凉不明白的被嘲笑了,看向齐赐,谁知齐赐也是一副憋着的样子,

“咋了?”都跟吃错药似的,这位大哥麻烦你严肃一点。

听到齐赐说,“这袋子,以往多半是用来装煤的。”

余无凉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看见手上漆黑的灰烬,想想也知道,是什么模样了,在里面蹭了那么久,衣服也未能幸免。

这样欢快的气氛并没有能持续,很快,那汉子恢复先前的凶狠,“把钱交出来!”齐赐无奈,“看错人了,看谁呢?有钱的主儿在那儿呢!”看向余无凉,担忧之情在眼中浮现,又忘了给了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你不给我解开,我怎么给你拿?”先骗他给解开,肉都勒成一块一块的了。

那汉子也不笨“哈?老子可以搜身!”提着板斧,在余无凉眼前晃荡着,希望余无凉能识点趣,就吓吓,也不能真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