煜通慧静在山洞 我在厨房干了同学母

“你说你朋友圈的人,和你画中的一样?”元亨惊讶的问,“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嗯!”崔要离点头,“我好像五岁那年就见过她了,不过我不觉得这是巧合。”冥冥中,他有一种直觉,从见到阿静的第一眼,他就有种直觉。

阿静就是他一直寻找的人。

“那传承司怎么办?”元亨一点一点把崔要离手中的话移走,俊美阴郁的脸带着刻骨的冷漠,“阿九,你别忘了你是崔氏的下一任族长,你身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你未来的妻子,只能是传承司司座。”

让人无法呼吸的低气压在俩人之间弥漫,元亨看着崔要离沉默不语的样子,就连心跳都开始变的缓慢。

“阿九!”元亨轻轻的喊了他一声。

良久,崔要离才抬眸,目光清冷的望着他,“我知道我是谁,更知道我该做什么。”

“阿九……”

“好了!你那么忙,可以走了。”崔要离忽然站了起来,背过身去连个眼神都没留下。

元亨没办法,只好下楼离开。出清明苑的时候,元宁正等在门口,看到自家大哥出来,幸灾乐祸的落井下石,“呵呵!惹阿九生气了吧!”

元亨冷笑,“我不能修理他,难道还不能修理你吗?”

元宁朝后跳了一步,做了个防备的姿势,“我告诉你,你可别乱来!”

元亨嗤笑,“没用!”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变态啊!”

“你过来。”

“干……干嘛?”元宁不情不愿的走上前,距离一步远的时候就被元亨抓住手腕一把拽了过去。手臂一拉一摔,元宁被他狠狠地砸在墙上,发出哐当一声。

元宁当成脸色都变了,脊背弯曲修长的身体因为疼痛下意识的缩着。

元亨居高临下的冷笑着,动作优雅的从口袋里拿出消毒纸巾一点一点,细致的擦着刚才攥住元宁的手,擦完后纸巾被他扔在元宁的脚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楼上书房,崔要离听到声音下楼时,就只看到消失的汽车背影。

“表兄,你怎么样?”崔要离弯腰询问。

“死不了!”

崔要离微微蹙眉,想说什么却还是没说出来。

“你到底是和他说了什么?把他气成那样?”元宁咬着牙站起来。

“他要我记住自己的身份和责任,我就把他赶走了。”

元宁龇牙咧嘴的笑了,好半晌才说:“他这是什么德性?用的着他来操心。真是没事找事,我早就看他不爽了。”也难怪会被阿九赶出来,换做是他也要赶人了。

这句话已经踩着阿九的底线了,当年阿九的父亲为了外面的女人,背叛了他的母亲。他是眼睁睁的开着自己的母亲自杀死在眼前的。

崔要离弯了弯唇,拍了拍元宁的肩膀,“走,去找阿静。”

“啊?”元宁脸都垮了,“你是真看上她了?”

“我这次来京市是为了寻找传承司的继承人,可是我现在不想找了。”崔要离微微眯了眯双眸,目光幽深而空远。

因为他要找的人,已经出现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