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尿出来没关系 啪啪写的很细小说章节

“不行。”林安拒绝,“我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想好,你也暂时不要跟你的族人说,一切等我们商量过后再做决定。”

送夏风到门口,林安说:“这段时间,你也需要想一想,如果搬到这里面来住,你们以后会怎么做?”

关上大门,林安开始着手造纸。

“巫师,雨季是不是快结束了?”林安问。

这样细密的雨下了好多天,养在墙上的荆棘都开始没有精神了,这样的天气,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按照往年的经验,这几天应该就要结束了。”巫师说,“看到一整天烈日的,那就是出了雨季了。”

林安专心想起造纸的事情,这首先得从原料开始入手。

造纸的原料多种多样,就她面前也有三种,用竹子,也可以用树皮,还可以用荒草。

目前最好处理的还是荒草,林安冒着细雨去割了好几捆荒草,用藤蔓皮捆好后,把它扔进了不怎么用的小池塘浸泡。

为了造这面高强,他们挖了三个大小不一的池塘,林安用的就是最小的一个池塘。

她计算着时间,虽然心里知道造纸的步骤,可是她并没有实际动手操作过,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好。

等了好几天,当然这几天她一直在细化规则,布上写不下,就写在多出来的土砖上,用骨刀刻上去。

不得不说,这样记录的太慢了,几次林安心里想了三四条规格,写完最前一条的时候,后面几条忘记了。

越是使用土砖记录,就越是觉得做出纸张实属必要。

荒草在水中浸泡七天之后,林安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将它取上来,在等待的这七天中,她每隔两天都会往里面扔几捆草,确保失败之后能马上补充原料。

在等到第一批荒草的七天中,太阳也出来了。

她这样的行为,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好奇,过来问林安她这是在做什么,林安想了想,发现找不出一种类似的东西来举例,“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了。”

浸泡好之后的荒草,放进锅中煮,煮过之后,用石臼捣碎,再放入清水池中。

林安的清水池,就是其中一个小池塘,将进水口堵住,把纸浆倒进去。

这当中又要做一种工具出来,竹帘,用接近竹子皮的部分,削成长短一致的长条,将它们捆扎在一起,起到滤网的作用,将它放进池中舀起纸浆,使原料均匀的铺在上方。

从水中取出后,先要稍微沥水,然后把竹帘上的东西贴到事先准备好的木板上。

接下来继续做下一张。

木板上的纸,有一定厚度后,将另一块木板盖上,表面用重物压住,使其脱水。

这样等了一下午,再将那些纸小心的一张张分开,稍微沾上些水,贴到了墙面上,这是要晒纸。

林安靠着记忆中的步骤来,她第一次做,不知道究竟对不对,反正纸的形状是做出来了。

每天摸着墙上的纸,林安觉得差不多了就把它小心取了下来,这下之终于做好。

前后算起来,小半个月过去了,而全程围观的众人,还是不知道林安做的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因为贴着土墙晒的,纸张背后难免有灰。又因为林安技术不佳,做出来的纸张厚薄不一。

但是不管怎么说,能用就行。

林安赶紧取出自己做好的‘墨汁’和‘蘸水笔’,把这段时间整理好的规则全部抄在纸上。

她使用的文字,少部分是巫师交给她的,更多的是她原本世界学会的。

毕竟这里的文字实在太少。

她所用的墨汁,是用烧制陶器的炉壁上的碳灰,加水不停研磨做成,蘸水笔呢,其实就是用树枝给自己削了一个笔的形状。

前几个字,她控制不好力度,几次将纸张划破,又因为摸不清墨汁水的含量,有几个字写上去,直接就在纸上化开了。

还好,她渐渐摸到窍门,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三种工具都能配合起来用了。

第一批做出来的十几张纸大纸,被林安卷起来小心保存,使用的时候用剪刀裁成大概A4纸的大小。

期间夏风和岑华来过一次,那天夏风和他同伴回去后,内心里都是各有考量。

路上那位同伴就一直在跟夏风说,他们也去河边住,就不用躲着雨季,也不用在冬天受冻。

当雨季过去之后,同伴又多了一条理由,住在那边的房子里,也没有这样热。

夏风恨不得从河边回来后,第二天就去找林安,但是想到林安郑重的表情,夏风还是认真的琢磨了起来。

可是他一个人想,想不出什么来,于是叫来了犊羊和岑华。

那位去过墙内的同伴,不断的跟族人们描绘着那边的好处,惹得好多族人都在议论,犊羊和岑华就听过好多,说要搬到河边跟红叶部落一起住的。

“他说的是真的吗?”犊羊问,“红叶部落的人松口了吗?”

他不能跟族人说的事情,却可以很犊羊和岑华说。

三个人围在一起商量,如果他们住到那边去,以后要怎么样做。

夏风和犊羊都理解成,以后能为红也不落做些什么,犊羊想到也跟夏风差不多,“以后他们的猎物,我给他们送。”

“这样的话我跟巫师说过。”夏风为难道:“但是巫师说,这事情要听林安的。”

岑华看的比较淡然,虽说他也想到那边去生活,但是他是个非常知足的人,既然不是原本的部落,在哪里不能住呢?这里好歹有个山洞,就算不舒适,也比刚开始来到大辛部落要好很多了。

“明天就去找她。”犊羊说,“我们最好尽快住到墙内去,那天闹过后,大辛部落不可能一直没有动作,他们抓了不少人,那些人虽然不知道咱们住在哪里,但是碰头的山脚离这里不远,他们迟早会找过来的。”

“但是河边不同,他们有高墙挡着,就算找到了,一时半会儿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犊羊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这件事情,夏风更是觉得时间紧迫。

越是郑重小心,反而开始害怕,有些不敢去了。

:。: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