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感的小花核冒出头|嗯嗯啊啊啊,用力舔,好爽

不过眼看现下自己不济被他逮住,不如先把画拿回来,等会儿趁其不备再偷溜。

吴邪心中计画已定,也就不挣扎了。他转过身,顺势甩开对方的手,紧闭着眼,手一伸,说道:「把画还我。」

不能看他眼睛……他想起那天光怪6离的体验和张起灵的提醒,双眼闭得死紧,连一丝缝隙都不敢撑开。

泷烜看着少年打死不睁眼的模样,有些失笑,但当他的视线往下移,扫过那白皙颈子上的点点青紫,以及少年身上那眼熟到不行的水蓝色时,他唇边的笑意便消失了。

张起灵,你可真爱玩作印记的把戏……你真以为这样做了,我便不敢动他吗?

他悄无声息,猫步接近死闭着眼的少年,手臂环向他後脑勺……泷烜缓缓弯下腰,将唇轻轻贴上少年的......

唇上的触感让吴邪疑惑地微微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放大的脸孔,让他彻底崩溃加炸毛。

「你这混……!」他也顾不得禁忌了,瞪圆了眼,脱口便要骂,後脑勺那候着的手掌就在此时压了上来—男人密密实实地吻住他,还伸出了舌头……

太恶心太恶心!他要吐了!吴邪拼命压抑反胃的冲动,奋力地挣扎,混乱中男人咬破了他的唇,然後松开了他。

吴邪怒瞪正轻佻舔着唇的男人,手背奋力地擦着自己的嘴唇,巴不得将方才对方碰到的地方全都磨下来。

是他太大意了!!果然贼人就是贼人,什麽卑鄙的手段都使得出来!吴邪恨恨地想。

泷烜视而不见少年想杀人的目光,舔了舔唇,刻意做出意犹未尽的表情,笑着说:「你瞧!你这不是睁眼了也没事吗?」

吴邪瞪了他一眼,心说都被他轻薄了还能说没事吗?!这人真是会将黑的说成白的。

他一手擦着嘴,一手平伸,没好气地道:「还我。画。」

他目光落在对方手中抓着的画纸,不想再多费唇舌。

泷烜似乎这才想起手中的东西,他拿至眼前瞧了瞧,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你画这作啥?」这是机关设计图,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为何画这东西?

吴邪毫不掩饰地翻了个白眼,明明不想同他说话,偏生自己的设计图落在对方手上让他备感无奈。

「我就爱画,你管我。还我。」他不耐地再次催促。

泷烜一张张地翻,越看越觉惊奇,他觉其中有几张画纸,上头有着朱砂笔评点过的痕迹。他抬起头,问道:「张起灵知道你画这个?」

也许……不只是知道?他可能还指导过这少年……?泷烜越推想越觉不可思议。

吴邪不晓得对方是从何现的,但这问题他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回答,於是他伸直了手臂,兀自沉默。

他的沉默则被泷烜当成是默认,後者笑了起来,说:「张家是世上顶尖的盗墓世家,张起灵更是高手中的高手,你不觉得奇怪,这样一个顶尖的盗墓贼,为何要教你设计这种东西?你难道不怕他心怀不轨吗?」

吴邪本已打定主意不回答他任何关於张起灵的揣测,但对方的最後一句话终究还是激得他反唇应道:「这有什麽奇怪!我爷爷说过:但凡一个人,专精於某种技艺到达了一种境界,若想要再突破,必定得跳脱以往,循另一种途径。所以他想透过我,从另一种角度去了解这些东西,也没什麽好大惊小怪的吧。」

他早在一开始,便隐隐约约猜出张起灵的目的为何,但他并不认为这谈得上什麽利用不利用—爷爷不准他下斗,所以他的设计天赋其实英雄无用武之地,现下有个好此道的人可以提点他,与他切磋,没什麽不好,何必想那麽多逼死自己。

泷烜敛起了笑,深深注视着眼前的少年。

该如何是好……他越来越想得到他!若不是张起灵,若不是张起灵……

吴邪再度不耐烦地催促:「喂,你不打算还的话我要走人了。」他开始觉得这人是在和他瞎耗。

泷烜回过神,再度扬起那看似温和的笑,说道:「你帮我转达一句话给张族长,画就还给你。」

吴邪狐疑地看着他。「你自己跟他说不就得了。」

这主客两人是在搞什麽鬼,还要中间人传话?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