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鞍上固定玉势 把女人的p曰肿

虽然他很想不顾一切的拥抱眼前的所有,但安安不是个容易屈服别人的人,也没有什么能真正的拴住她的心,即便他态度强硬一些能得到更多,但他怕会为此失去参与安安未来的资格。就是因为他知道纪安安的性格,所以才一直用温水煮青蛙的政策,先慢慢的温暖她,待时机成熟最后再利索的吃掉她!

在周冲说纪安安买了验孕棒时,他就万分懊悔,他一边责怪自己不该这么拖拖拉拉的煮一只喜欢瞎跑的青蛙,一边祈祷事情不要像他想的那样。不可否认,从地上捡起病例本后,赵知白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停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触碰到纪安安惊慌失措的眼神那一刻,他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把纪安安带走藏起来,不能让她在自己无法掌控的地方生活下去,那样的话,他早晚会疯掉的!

眼下,他要用尽一切高效的手段让纪安安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边,尽量的让纪安安喜欢上自己,离不开自己,将她的心牢牢地拴在自己身上,防止她又一次的逃脱。并且要想一个办法,让她离别的男人远一点儿,特别是余少风那厮!

良久,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柔嫩的唇瓣,赵知白侧过身将仍僵着背的纪安安圈在怀里,轻描淡写般地说道:“公司最近一段时间很忙,我不能在这里耽搁时间,明天一早我就得出院了。”

纪安安的头抵在他的胸前,神态迷离,清秀的脸蛋跟脖子根儿上红晕都还未退去,赵知白的话却让她一下子清醒了几分,想起医生的叮嘱她连忙反驳道:“不行,医生说你要小心一点儿,还得有人看着……”

“不行也没办法,今天我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大半天,许多事情也没交待好,明天再不出现公司那边就要出来抓人了。”

其实公司里面并不忙,赵知白之所以这样说心里是有一个小算盘的:你纪安安不口是心非吗?我就好好折腾自己让你看看,让你看得直心疼,这样你才会因为我过得不好而牵挂我,舍不得再满世界瞎转悠!

沉默了一会儿,纪安安又问他:“阿玄会在公司里跟着你吗?”如果阿玄一直在他身边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在!”赵知白回答得很是干脆利落,断了她的这个念想,“他这一阵子都不在公司里!”

纪安安没词了。

想想也是,赵知白下午就说没有人会过来陪护,想来是公司里真的是很忙而他又没有几个真心的朋友,在公司里也不可能有什么固定的人可以二十四个小时跟着他,万一他在没人的地方晕倒了又没及时被发现,那可就糟糕了!

赵知白等了许久不见纪安安说话,看了她一眼后才瞧见她正在打瞌睡,眼睛要闭不闭的样子全没了平时的疏离感,看起来呆呆的,很是乖巧可爱。折腾了这么久早就过了凌晨两点,不仅是纪安安连他自己都有些疲惫了。

拉上被子,又紧了紧环抱她的双臂,赵知白轻声在她耳边道:“睡吧……”

这一夜不同于第一次和纪安安同眠时的那般别扭,赵知白睡得格外踏实安心,而纪安安却恶梦不断,她梦见自己被一只大螃蟹追赶着,大螃蟹的两只硕大钳子一直在她身后挥舞着,终于,她慌不择路的跑到一个死巷子里,被两只锋利的钳子死死的夹住身体,一动也不能动……

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是大亮了。纪安安迷迷糊糊的坐起身迷蒙的眼睛扫了病房一圈,病房里面很安静,只有她一个人,想到昨晚赵知白说今天要去上班,心里不禁有些失落。

“醒了?”洗手间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赵知白穿着白色衬衣和黑色西装裤从里面出来,额头上的伤口处有重新处理过的样子。

看到赵知白还在的一时间,纪安安失落的情绪莫名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安慰,又想到昨晚两个人的亲昵,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赵知白扬唇一笑:“出院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你快去洗漱一下吧,呆会儿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两个人出了医院找了个小餐馆简单的吃过早饭,纪安安就被赵知白带到了一个大商场里,转了一圈儿,纪安安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

赵知白带她来逛的都是男装店,虽然不知道赵知白的消费水平有多高,但她随便翻了一个打了七折运动装的吊牌,就又连忙摆好了衣服!真是太他妈贵了!打完折还要九千多!

这赵知白分明是想要讹人!不就是不小心挨了一下子砖头吗?又不是拍到黄金上了,竟让她出这么大的血?

不远处和导购小姐正在交谈的赵知白冲她招了招手,她一边慢吞吞地走过去,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赵知白小心眼。她没听见赵知白跟导购小姐说了什么,但导购小姐回头看了纪安安一眼,便笑着点头像是理会了什么事情。纪安安走过去的时候,导购小姐盯着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后冲她微笑了一下,快速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我今天没带多少钱……”纪安安的言下之意就是告诉赵知白,她虽然愿意赔偿,但是在讹她的时候最好拿捏分寸,别跟个刚下山的土匪似的宰人!

赵知白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她的意思,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摸着下巴又对着面前的衣服挑了起来。没一会儿,导购小姐就拿了一套黑色西装过来,赵知白提起来看了一下扭头问纪安安:“好看吗?”

“不知道。”纪安安如实回答。

她没买过男装,不知道西装怎么区分好与不好,因为在她眼里西装除了有颜色差别,其他地方都是一个样子的。“不过,我估计你穿不了,”接过西装,纪安安踮起脚往赵知白身上一比,又说道:“你看,又短又瘦!”

在纪安安的背后有一面试衣镜,赵知白透过镜子看见纪安安微微仰起的小后脑勺,还有努力踮起脚尖想要证明给他看衣服不合身的样子,心中漾起了柔柔的涟漪。

大手宠溺的按了一下她的小脑袋瓜,将衣服推到她面前,笑道:“这样不就刚刚好了?”

喜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